一個卵巢癌患者的樂觀與堅持

蘭迪雅尼,印尼泗水人,今年51歲,因患卵巢癌,於2015年11月17日來到聖丹福廣州現代腫瘤醫院。在聖丹福廣州現代腫瘤醫院接受了3期的治療,腫瘤由原來的11釐米縮小到6釐米。治療後,她的生活品質得到了明顯改善和提高。

蘭迪雅尼和彭曉赤主任。

蘭迪雅尼和彭曉赤主任。

病情一波三折
蘭迪雅尼對自己被診斷為卵巢癌並無意外。在1998年,她的卵巢便已有異常。當時她每月都會出現劇烈痛經情況,在當地醫院檢查,因卵巢疾病取出了一個卵巢,而得以健康地生活了多年。

但在2014年,卵巢劇烈疼痛再次纏上她,這次甚至伴有出血。在印尼醫院確診為卵巢癌二期,腫瘤大小約6釐米,她在醫生的建議下接受了手術治療,卵巢內的腫瘤也得到了有效控制,但好景不長,2015年,檢查中發現她的腸內也出現腫瘤,印尼本地醫生因她的病情太過危險而放棄手術治療。

2015年11月,蘭迪雅尼來到聖丹福廣州現代腫瘤醫院時,她的病情已經惡化發展到了第四期,腫瘤增大到11釐米,並伴有腸道轉移。此時,她身體疼痛感強烈,大小便困難。原先化療的副作用在她身體也表現得格外明顯:噁心嘔吐,光頭程亮。

微創療法,讓晚期卵巢癌患者不再痛苦
卵巢癌不是婦科腫瘤中發病率最高的癌種,但卻是死亡率最高的婦科腫瘤,具有婦科第一“兇”癌之稱。卵巢癌死亡率高的原因首先與卵巢的位置太深有關,卵巢在盆腔腹腔裏面,早期發現很難,很多卵巢癌患者發現時就是中晚期。此外,中老年女性中比較常見的卵巢上皮癌對化療不敏感,甚至出現了耐藥的情況。而且卵巢癌對女性的身心傷害都是巨大的,手術、化療更是加大了卵巢癌患者的痛苦。蘭迪雅尼便是深受其害的女性之一。 

根據蘭迪雅尼的病情,手術很危險,化療反應大療效差,因此聖丹福廣州現代腫瘤醫院MDT醫療團隊商討決定,為蘭迪雅尼制定了微創綜合療法:微創介入+微波消融。

微創介入是在不開刀暴露病灶的情況下,在血管、皮膚上作直徑幾毫米的微小通道,或經人體原有的管道,在影像設備的引導下對病灶局部進行治療,具有創傷小、靶向性強、副作用少、療效顯著的優勢。更加適合像蘭迪雅尼這種不能接受手術的中晚期卵巢癌患者。微創介入療法配合目前滅活率最高的腫瘤非手術物理療法微波消融術,將治療副作用減弱,而治療效果卻得到了最大化。

事實證明,微創療法對蘭迪雅尼明顯有效,在第一次結束治療後,蘭迪雅尼的腫瘤就開始縮小,精神狀態也在轉好,原本脫落的頭髮隨著後面的幾次治療也開始慢慢長了出來。目前為止她接受了5次介入和2次微波消融,腫瘤已經縮小至6釐米,病情基本穩定。

樂觀堅持,終見希望
蘭迪雅尼是一個開朗樂觀的患者,對於自己的病情非常瞭解,並且可以理智樂觀地去接受,當在治療陷入絕境時也沒有放棄。最終來到廣州現在腫瘤醫院找到了生存的希望。但是很多患者都談癌色變,對於治療也都半途而廢,使生命最終因癌症而隕落。

根據現代的醫學來判定,癌症並不等於死亡,它更多的可以定義為一種慢性疾病,而如今的微創技術,對於中晚期癌症有很大的療效,他可以控制病情發展,甚至是轉好。

樂觀,堅持治療,帶“癌”高品質生存並不是難事。

聖丹福廣州現代腫瘤醫院通過美國JCI標準認證,是嚴格按照美國醫療管理體系運行的國際腫瘤專科醫院,在多個國家和地區開設辦事處,是癌症患者出國治療的最佳選擇。越南當地患者可以直接到胡志明市第一郡貢瓊街102C號二樓諮詢,或撥打熱線028-66882233預約諮詢◆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常熬夜的人如何做才能長壽?(示意圖源:互聯網)

常熬夜的人如何做才能長壽?

長期熬夜對身體的傷害是不可逆的,不論吃什麼補品、睡多少覺,都難以挽回健康,所以長壽和熬夜不可兼得。但現在生活節奏快、壓力大,許多人不得不熬夜,學會盡可能減少熬夜傷害至少比坐以待斃好 ……

健康-飲食

氬氦刀冷凍治療癌症:不用手術 勝似手術

氬氦刀冷凍治療是1998 年美國FDA、1999年中國SDA批准的新一代特色療法,以徹底滅活腫瘤細胞、消除腫瘤負荷為目的,其最大特點是可以把深低溫引入體內,而且不損傷其他組織,屬於綠色微創的物理性腫瘤治療手段。

每天睡幾小時死亡率最低

當今社會,如何保證睡眠質量已經成為一個十分火熱的話題,我們總用各種方式讓自己儘快入睡:避免把電器放到臥室;睡前1小時關閉電腦;每天固定時間段做運動等等。保證睡眠質量固然是重中之重,可是據《ELLE》雜誌報導,傳統意義中8小時的睡眠,並不利於身心,那麼睡多久才合適呢?

4招防治腰肌勞損性腰痛

生活中有一種最為常見的腰痛,即痛在以腰骶關節為中心約一巴掌大的地方,或隱隱作痛,或酸痛不適,早晨起床時減輕,活動後加重,腰部活動受限,彎腰困難,不能久坐、久站,到醫院做X光檢查、驗血等也大都正常。這種腰痛,中醫常稱之為腎虛腰痛,也就是腰肌勞損性腰痛。

身患癌症,病人家屬該不該對患者實行隱瞞?

佩玲妮是一名多發性骨髓瘤IV期患者,經過治療後她的精神非常好,她笑著說:“我現在感覺很好,我相信我可以活下去,我會跟著醫生們一起打敗癌症!”佩玲妮很勇敢,想起當初其孩子為了避免她胡思亂想,特意向她隱瞞病情,似乎並沒有必要。

醫療成果

宮頸癌ⅢB期,經3次複診,腫瘤細胞全部壞死

2015年11月20日,在一番精心梳妝後,娜娜與先生驅車出發至朋友家。高速路上,汽車在飛馳。娜娜心情不錯,隨電台裏的音樂哼起了小調。半小時後,他們到達一個加油站。正準備下車,娜娜驚叫了一聲,意外的一幕出現了:車座上印著一灘鮮紅的血,再摸褲子背後,手指上也沾滿了血。“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經期一直都很有規律,這次怎麼提前了半個月?”娜娜不由緊張起來。“趕緊去醫院。”待車子加滿汽油,丈夫熟練地調整汽車方向,並用力踩了一腳油門,按原路返回。

南非一愛滋病兒童“功能性治癒”逾8年

據新華社報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當地時間24日宣佈,南非一名出生後被診斷出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在嬰兒時期接受該機構支持的抗逆轉錄病毒藥物治療後,實現了“功能性治癒”,迄今已有8年半時間沒有接受藥物治療,而體內病毒仍被抑制。

一根冰冷的“鐵管”迸發著生命的“火花”

食管支架“躺”在胃裏將近半個月,打嗝不斷的食道癌患者林雲峰決定要把它取出來。2017年5月12日這天,林雲峰同往常一樣,帶著焦慮和忐忑的心情接受了印尼當地醫生的胃鏡檢查。當醫生用鑷子穿過食管,再伸至患者胃部把長約12.5釐米,直徑2釐米的食管支架鉗取出來時,醫生驚歎地表示:“真神奇,食管上的腫瘤竟然看不見了。”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食管支架為何又會出現在患者的胃部?事情得從去年說起。

寨卡病毒可用於對付腦腫瘤

據新華社報導,寨卡病毒雖然惡名遠揚,但它或許能幫助一種癌症患者。英國癌症研究會19日宣佈,將測試用寨卡病毒來對付膠質母細胞瘤,以便開發治療這種腦腫瘤的新方法。膠質母細胞瘤是一種惡性腦瘤,現有治療方法的效果有限。原因包括在腦部血管與腦組織之間有個“血-腦”屏障,一些藥物無法穿過這個屏障;還因為藥物劑量不能使用過多,否則容易誤傷健康的組織。劍橋大學學者哈里‧布爾斯特羅德領銜的一個團隊獲得了英國癌症研究會的資助,將在實驗室中測試用寨卡病毒攻擊這種腫瘤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