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容易誤診的疾病(二)

                                          牙痛
常規診斷:牙周炎。
可能疾病:鼻竇炎。

阿特金斯博士表示,鼻竇與牙齒根尖距離很近。如果是鼻竇炎引起的牙齒酸痛,那麼使用緩解充血的噴鼻劑會有一定幫助。他建議,患者不妨先用一側鼻子呼吸,然後用另一側鼻子呼吸,以判斷牙痛是否為鼻竇炎所致。醫生可以拍X光片,並做進一步檢查,以明確診斷。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耳鼻喉科主任楊明介紹說,鼻腔與口腔是鄰居,鼻腔的健康也會影響口腔的健康。鼻炎患者如果牙周炎反覆發作不易治癒,要注意是不是鼻腔疾患引起的。
雙手刺痛麻木
常規診斷:腕管綜合征。
可能疾病:胸廓出口綜合征。
美國加州霍格骨科研究所整形外科專家邁克爾‧謝帕德博士表示,胸廓出口綜合征是指鎖骨下動靜脈和臂叢神經在胸廓被壓迫而產生的、類似腕管綜合征的症狀,患者可感到麻木刺痛等。

疼痛科主任周建斌介紹說,其實與胸廓出口綜合征最容易混淆的是肩周炎。門診上至少有三成肩部疼痛的患者都誤以為自己是肩周炎,甚至連一些缺乏經驗的醫生都會誤診。
 
這類患者的主要症狀是因為臂叢神經受壓導致的,雖然患側肩部及上肢疼痛,肩外展及內旋時疼痛加劇,有些像肩周炎,但是病情發展的嚴重程度比肩周炎更厲害。胸廓出口綜合征的臨床症狀主要是手臂冰涼、容易疲勞或肩手臂或手有鈍性疼痛,一般較難鑒別,建議患者要及時就診。

氣喘吁吁呼吸困難
常規診斷:哮喘。
可能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病。
病人一用力就氣喘吁吁、呼吸困難,逐漸加重,且伴有慢性咳嗽。常誤診為哮喘。哮喘與慢性阻塞性肺病的共同點是呼吸困難,但哮喘的特點是今天有明天無。測肺活量是必需的檢查。

呼吸內科主任李芳介紹說,不少早期慢阻肺患者無明顯症狀,常錯過最佳診療時間,甚至誤診。一旦等到出現反覆咳嗽、呼吸困難等症狀時,病情多已發 展至中晚期。目前業內公認的診斷“金標準”是肺功能檢測。但常規體檢中往往沒這項。建議長期與廚房油煙打交道的家庭主婦、經常抽煙的“老煙槍”這兩類人群即使無症狀,也應從40歲開始每年做一次肺功能檢測。

肩膀僵硬 動作緩慢
常規診斷:肩周炎。
可能疾病:帕金森病。
帕金森病症狀有肩膀僵硬、動作緩慢,70%的患者伴有顫抖、姿勢失常(身體過分前傾)、步伐變小。常誤診為肩周炎、原發性震顫。

神經內科主治醫師張林介紹說,除手腳顫抖,還有一些容易被忽略的非典型表現值得大家關注。長期腰腿疼痛是帕金森病的早期症狀之一,但一般易被患者們所忽視。比如早期部分老年帕金森患者會突然出現身體的疼痛,除了肩膀疼痛之外也可能會出現如後背疼、腰疼、腿疼等症狀,所以患者自己和家人往往首先想到的是肩周炎等其他腰腿痛疾病,所以,如果這些疼痛經治療沒有明顯改善,要注意到神經內科就診進一步明確病因。

月經不調
常規診斷:痛經。
可能疾病:子宮內膜異位症。
子宮內膜異位症的症狀有痛經、經血量大或月經不規則等。70%的患者會被誤診為腸易激綜合征、痛經,甚至“心理疼痛”。

婦產科主任劉德佩介紹說,如果人到中年或者是原來沒有痛經史後來產生痛經的女性一般考慮是繼發性痛經,多是由於婦科疾病產生的,比如子宮內膜異位症、子宮肌瘤、盆腔炎、附件炎、子宮內膜炎等等,而且不同疾病痛經特點各不同。比如子宮內膜異位症誘發的痛經特點是繼發性、進行性加重。疼痛多隨局部病變的加重而逐年加劇◆

(上文於本月19日本專欄刊登)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六味地黃丸。(示意圖源:互聯網)

六味地黃丸這樣吃才有效

六味地黃丸源於宋代的《小兒藥證直訣》,由熟地黃、山藥、山茱萸、澤瀉、茯苓、丹皮等六味藥組成,是滋陰補腎的代表方劑。不少人把它當成“補腎秘方”和“保健品”長期服用,容易“越補越虛”,一些症狀越來越重,嚴重者還會出現腸胃問題。

醫療成果

非血緣造血幹細胞成功移植

〔本報消息〕昨(16)日,市輸血與血液學醫院公佈已成功進行我國首例非血緣的以外圍血液造血幹細胞移植手術。

大水鑊醫院展開機器人手術系統

〔本報消息〕昨(23)日,本市大水鑊醫院已展開機器人手術系統,成為全國第3家展開上述系統的醫院。大水鑊醫院的機器人手術系統為美國製造的現代設備,經費為710億元,取自本市刺激需求貸款。

新抗體可攻擊 99% 愛滋病種

綜合報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所(NIH)和製藥大廠賽諾菲(Sanofi)合作發展出一種新的抗體,可以對抗99%種愛滋病病種、防止病患受到感染 ,這個抗體已在猴子身上試驗成功,明年將開始在人體上進行測試。

宮頸癌ⅢB期,經3次複診,腫瘤細胞全部壞死

2015年11月20日,在一番精心梳妝後,娜娜與先生驅車出發至朋友家。高速路上,汽車在飛馳。娜娜心情不錯,隨電台裏的音樂哼起了小調。半小時後,他們到達一個加油站。正準備下車,娜娜驚叫了一聲,意外的一幕出現了:車座上印著一灘鮮紅的血,再摸褲子背後,手指上也沾滿了血。“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經期一直都很有規律,這次怎麼提前了半個月?”娜娜不由緊張起來。“趕緊去醫院。”待車子加滿汽油,丈夫熟練地調整汽車方向,並用力踩了一腳油門,按原路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