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鼓勵年輕人學藝

學藝與大學文憑相提並論的時期已經來臨。如同許多國家的新加坡正在爭分奪秒採取措施以避免面臨大學生畢業後無法就業問題難以控制的局勢。

一名工人在新加坡某一微芯片製造廠監控生產過程。(圖源:路透社)

一名工人在新加坡某一微芯片製造廠監控生產過程。(圖源:路透社)

在開始過著宿舍生活的前一週,新加坡學生Sean Lee決定放棄大學學業以選擇攝影事業-是他在完成預科大學培訓班之後所發現的愛好。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所拍的照片卻成為他事業中的轉折點。這使他於2011年榮獲新加坡最光榮的Icon De Martell Cordon Bleu 獎項。7年來Lee慢慢接到更多拍攝訂單,並擁有固定的客戶量。Lee自信地說:“從事自由攝影工作是很艱苦的,收入不穩定,但現在我覺得很幸福。”

不能光靠文憑
實際上,像Sean Lee這樣的例子在新加坡不多見。我們要知道,去年該國持大學文憑以上者佔勞動力量35.5%,然而於2007年此數字只達23.3% 。

具有學士與碩士程度的人數猛增,使新加坡管理家擔憂早晚會出現勞動市場供過於求的現象。這也是亞洲各發展經濟體要面臨的問題。

失業、工作崗位短缺等,可造成年輕人對政治制度感到不滿,後果讓國家失去了穩定局面。在時代快速變化的背景下,此問題更為迫切。例如,人工智能技術導致許多行業很快就過時。

新加坡早已認清此問題並於2015年已啟動 SkillsFuture國家計劃,其中教育官方都承認,熟練某學藝(廚藝、編程……)和拿到大學文憑的一樣好。但向來的亞洲人對文憑太重視了,難以改變。甚至在一些發達國家,如:新加坡,大多數民眾仍認為學到高文化水平,拿到文憑,然後事業中順風順水是夢寐以求的願望。

總理不必有大學文憑
監察SkillsFuture計劃的新加坡教育部長Ong Ye Kung 承認,很難改變重視文憑的觀念。他相信,新加坡應該追求多方面職業模式,而不是像瑞士教育系統一樣要明確區分“學藝”與“翰林”。

此前,Kung 部長曾說出這句名言:“總有一天,新加坡政府總理可以是沒有大學文憑的人。”

在一次接受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記者採訪時,Kung部長分享:“無論你拿到什麼文憑,但僅僅靠此養活自己一輩子是不夠的。實際上,在新加坡,無論選擇什麼道路,你必須學到一門技能,並在終生勞動過程中,把其做得淋漓盡致。請指出哪個行業不要求審美及技巧因素。目前,這樣的行業很少。沒有什麼可稱為純粹管理人這種說法。若你是純粹的管理人,你的人生會很無聊的。你管理什麼?”

不等到SkillsFuture計劃落實,當亞洲金融危機過後,新加坡教育部門於1998年已鼓勵和促進培養勞動者鍛煉技能活動。

最近在某份報告上引述,去年使用SkillsFuture計劃所支出的500新加坡元以參加補習班的新加坡人人數已增加,與2016年相比增了一倍。於2016年1月,自上述計劃啟動至今,共有28萬5000人參加。 

Maybank King Eng銀行Chua Hak Bin 經理專家認定,要花很多時間來改變看重文憑的觀念,但在新加坡歷代領導者的努力下,該趨勢正有好轉跡象。該專家預報,當選擇走向非傳統的事業道路而獲得成功者出現,當招聘企業也優先僱用有工作經歷及經驗豐富者,此時,很多改變也會隨之而來◆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學生們聆聽演講者分享選擇職業的經驗。

將來我做什麼工作?

日前,河內學生自行舉辦一系列名為“暴風”的職業輔導事件,旨在給年輕人回答:“應該追求夢想還是選擇就讀最容易賺錢的職業?”的問題。

青少年園地

大勒之旅

我是一個旅遊愛好者。每次只要爸媽提出去旅行,我必定舉起雙手贊成。就這樣我去了許多出名的旅遊勝地。我覺得每個地方都有它們各自的特色和文化,而去年的大勒之旅,就是我難忘的一次。

陳佩姬 —— 您的名字永垂不朽!

我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隨著文友們參觀團來到抗戰紀念館。這是一棟不很大的房子,但裡面保管著無數的革命歷史事跡、英雄烈士的照片及轟轟烈烈的感人故事等等。

談孝道

啟秀華文中心 曾韻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