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聾啞兒童教英語

有這樣一個特殊的班,該班上沒聽到老師的講課聲音,也沒有同學們交頭接耳地談話,只有朗朗的笑聲。

HUN項目的老師們所開設的特殊英語班一瞥。

HUN項目的老師們所開設的特殊英語班一瞥。

該班的老師是一名很年輕的人,他在追求做一件大家都認為不可行的事情。那就是進行給聾啞兒童教英語這個“不尋常”的計劃,旨在讓聽障者獲得平等教育,從而向社群傳遞愛心,並給聽障者建立生活中的自信。

為何聽障兒童也要學英語?
在約有260萬聽障人或聽說困難者中,許多人學業半途而廢,甚至有的因身體不健全而從來不能上學。若干家長還有因子女不健全而把他“藏”在家裡的心理。他們不相信,那些連自己的名字也不能說的兒童卻可以學會外語。若幸運能上學,那些聾啞兒童頂多也只能完成小學五年級。因為初中和高中畢業考試都要求英語是必考的課目。

在我們正規教育系統中好像忽視了聽障兒童。因此融入社會時,他們缺乏信心。目前,本市約有15所專門給聽障者授課的學校,大部分學校只開辦到小學五年級,若干學校設有初中班但沒有連續開辦。因此,於2015 年初,黎廷孝與Hear.Us.Now(HUN) 項目中的工作組成員已給從8至15歲聾啞兒童開設英語和電腦操作培訓班。

剛開課的首班只有若干學員,而且他們經常曠課,這讓開創人很失望。有的學員休學以學習手藝,因其家屬感到失望和認為沒有足夠能力供他們完成初中課程。阿孝的親朋好友也有著這樣的疑問:“給聾啞兒童教越南語已經很困難,更何況教他們學英語呢?”。
 
然而,於2017年底,在初中九年級畢業考試中,已有本市英明特殊私塾學校的10名聾啞學生跟其他學校的健全學生一起參加,其中包括參加英語考試。考試成績出爐後,有3名學生以出色成績畢業、7名學生以良好成績畢業。此結果給熱衷於Hear.Us.Now(HUN)項目的老師們高興得流下淚來。

沒有什麼不可能
兩年前,HUN項目的老師們已很努力才能維持給聾啞兒童教英語的兩個培訓班,分別是初中六年級及初中八年級。但至今,項目已有近10個班。HUN的學員不僅是聾啞兒童,連健全人士也願意學標記語言。

為了給那些特殊學員教學,阿孝工作組員已形成比較專業的教學隊伍,並樂意接受年輕人做義工。實際上,有些聽障兒童的理解能力有限,所以教學工作不是易事,況且若干做義工的年輕人沒有受過教學技能培訓和團隊工作技能,所以容易發生衝突。但是,阿孝工作組已證明:“只要有決心,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在教與學過程中,總存在溝通的困難,所以師生必須學會通過標記語言互相瞭解。包括聽障人在內的特殊處境人的生活較為收斂,然而,他們給自身、家庭、社會所做出的價值恰恰是他們想說的聲音。

給初中九年級學生教英語的范友盛老師說:“雖然師生在溝通過程中遇到很多困難,但學員們很乖巧和好學。上課時,我經常採用英語遊戲教學法讓他們容易學習。他們積極參加遊戲,而且還把分數讓給別的同學。雖然學習與記性存在不少困難,但在學員的努力及老師的熱情教導下,很多同學的英文閱讀理解能力已超越水平。”黎廷孝認為,若我們通過教育途徑對他們平等對待,聾啞兒童將做出很多奇跡,同時傳給他們堅定的信心。HUN的學員已證明,當信心獲點燃,人類就能作出非凡的事◆

春 祿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遵守校規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應讓學生知道:這是老師和學生所達成的協議。

勿讓學生失去自信

在每班的學生數量多、學習科目繁重的壓力下,尋找最好課堂管理辦法及達到教育效果將成為授課老師的難題。記者有機會跟幸黃教育碩士(曾經在美國、加拿大授課的第七郡加拿大國際學校小學老師,)交流有關進步教育的觀點及經驗。

青少年園地

我的星期天

如果有人問我,你喜歡一週中的哪一天,我會回答是週日。因為那天,我可以把所有的疲勞放在一邊。這一天也可以舒適地睡覺而不必注意到鬧鐘的鈴聲提醒上學。

陳佩姬 —— 您的名字永垂不朽!

我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隨著文友們參觀團來到抗戰紀念館。這是一棟不很大的房子,但裡面保管著無數的革命歷史事跡、英雄烈士的照片及轟轟烈烈的感人故事等等。

談孝道

啟秀華文中心 曾韻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