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不滅的歌聲(上)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鄧麗君的歌聲”,雖然鄧麗君已經離開了我們20多年,但這句話如今依然適用。而位於新北市金寶山的鄧麗君紀念公園“筠園”更成為當地的一個旅遊景點,無論何時來到“筠園”,都會發現這裏鮮花不謝,寧靜的山間,終日飄著她那甜美而優雅的歌聲,彷彿留給歌迷永遠的懷念。

作者在鄧麗君墓前致敬。

作者在鄧麗君墓前致敬。

去台灣旅遊很多次,但總是無法安排到嚮往已久的“筠園”去給鄧麗君墓園致敬,這次到野柳參觀後,司機大哥順口問我要不要去“筠園”,大概30分鐘的車程。多年的願望竟然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得以實現,我不加思考便請司機大哥把我帶過去。
走進“筠園”

下了車,還沒進入“筠園”,遠遠傳來了鄧麗君甜蜜的歌聲,這些歌聲對世界各地的華人(其實也包括不少外國人)來說並不陌生。鄧麗君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華人女歌手,她給我們留下了諸如《襟裳岬》、《原鄉人》、《千言萬語》、《路邊的野花不要採》、《月亮代表我的心》、《恰似你的溫柔》、《四季歌》、《我一見你就笑》、《但願人長久》、《風從那裏來》、《又見炊煙》、《何日君再來》、《夜來香》、《雲河》、《小城故事》、《在水一方》、《我只在乎你》、《酒醉的探戈》等歌曲,這些歌曲膾炙人口,經久傳唱。

鄧麗君祖籍中國河北省大名縣,1953年1月29日出生於台灣雲林縣,自幼就展示了歌唱天賦,14歲進入歌壇,從此優美的歌聲遍及港台和中國、東南亞、日本和美國等地,被譽為“國際天王巨星”;她精通英、日、法和粵語,才華橫溢。鄧麗君是1995年5月8日因哮喘病發作,在泰國清邁去世的,時年43歲。
 
她去世後遺體運回台灣埋葬在金寶山。金寶山地處新北市,山並不是很高,遠遠就能看到一片墓園。鄧麗君紀念公園位於金寶山墓園的“愛區”,分為廣場和墓園兩個部分,廣場與墓園。走進公園,廣場地上埋著一架鋼琴,鍵盤露在地面,過去遊人可以在琴鍵上踏出鋼琴的鏗鏘聲音,由於小朋友們過多地踩踏,鋼琴在修了多次後,變成了啞琴。我們現在只能看到一個固定的鋼琴鍵盤。鋼琴有10個音階,只能是鋼琴鍵盤的一部分了。公園內還有小憩之地,遊人可以在這裏邊休息邊聽鄧麗君

的歌曲。小憩之地在廣場的旁邊,有石桌、石凳,是一個露天棚的形狀,上面是樹枝垂伏。這裏最引人注意的是,石座中間有一副鄧麗君的照片,是少女時代的模樣,這樣的安排,彷彿鄧麗君就坐在你身邊,和你坐在一起談心。

走進鄧麗君的墓園,前面是一個小花壇,鮮花簇擁著鄧麗君的全身塑像,塑像金黃色,長長的披肩髮被風吹起,面容微笑的她充滿青春活力。花壇很有講究,所栽種的花叫“四季花”,除了四季會開花外,它還會在不同的季節開不同顏色的花,有“四季長青”的寓意;花壇裏的花組成一個大音符的形狀,借喻鄧麗君和她的歌曲,永駐人間,永遠流傳,把美永遠留在世人的心間。沿著通道往前走,就到了鄧麗君的墓前。
 
鄧麗君的墓既簡潔肅穆又使人感到溫馨,棺蓋用的是南非黑色大理石,棺蓋上面雕刻的是粉白色的玫瑰花環。棺蓋前面擺放著祭拜者獻的鮮花,棺蓋後面是一個石雕,上面是鄧麗君的臥像,左右手交叉於胸前,凝視人間,石雕上寫著“鄧麗筠,1953至1995”的字樣,是鄧麗君來到人世生活的時間。
 
石雕後面是一排松柏,青翠吐綠。鄧麗君棺蓋的右邊,立有一塊大石頭,上面是宋楚瑜先生的題字“筠園”。鄧麗君原名鄧麗筠,藝名叫鄧麗君,“筠園”因此而來◆
(未完。下文於明日續登。)

麒 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江氏兄弟國基和國業的實踐鍛煉一幕。(圖源:越科)

江氏兄弟赴意大利創新紀錄

〔本報消息〕應吉尼斯世界紀錄組織的邀請,江氏兄弟國基和國業日前赴意大利羅馬,將創下“頭頂頭連續上台階最多”的新紀錄。

星河璀璨

懷霖:年輕成名的代價

最近,年輕男歌手懷霖的經理人已確認懷霖要繼續休息,暫時離開娛樂圈兩年的消息。作為懷霖的導師,男歌手譚永興也不支持自己學生的決定,因為休息兩年對一名年輕歌手來說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歌迷擔心兩年後,懷霖的事業會變回零。

黃山:貧窮但幸福

黃山結婚時,男藝人福創給他借用西服,舞台劇的同事為他籌款租賃花車,而婚戒則自己分期付款來購買。

歷屆越南小姐現況

不久前,15位中的14位歷屆越南小姐已在“越南小姐競賽30週年盛宴”上聚首一堂。這也是讓觀眾進一步瞭解各位佳麗在光環背後的生活。

文藝創作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清姮:每天活得精彩

女藝人清姮拍過不少電影和電視劇。但之前的角色都只純粹是娛樂性,直至去年底,清姮才憑藉《婆婆》片中的婆婆角色引起輿論關注。今年3月,清姮繼續在阮光勇導演的《燦爛歲月》電影中挑大樑,飾演“蓉大哥”一角。

文化藝術

嚴密監控影片中吸煙片段

文體與旅遊部第25號《通知》規定限制演員在舞台劇、電影作品中吸煙的片段,此《通知》從本月15日起生效。

壁畫有可能變成一場禍患

河內市各條大街小巷的壁畫如雨後春筍般林立,但社群及繪畫界對壁畫藝術質量開始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