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的往事

—— 那年,那月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不忘的往事

那是1966年,是我在北京師大讀書的最後一年。年底,在返回河內之前,接到林陰先生從越南外文出版社寄來的紙條,希望我在回河內之前,到安波的家裡走一趟,順便幫他領一小筆稿酬,並買一架半導體手提收音機帶回去。

那年北京的深秋,雖然還沒有下過雪,天氣卻異常寒冷。路邊一行行的白楊樹,已經落淨了葉子。按照林先生指定的地址,我走進了一道胡同,繞了九九八十一彎,終於來到一間平房,那便是安波先生的家。

家裡的佈置十分簡單,記得有一個書架,一座連著煙筒的取暖煤爐。一進屋,就有一種溫暖的感覺。主人從後屋走了出來,他個子中等,面帶笑容,聽說來意後,便熱情的和我握手。這就是中國著名的作曲家安波先生。過去,在傳媒上常看到他的名字,聽他創作的動人樂曲,現在真見其人,我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安波先生用餅乾招待我,並和我親切地交談。我告訴他,在我們越南南方,南部文工團早已翻譯並用越語演出了中國的許多革命劇作,如《血淚仇》、《兄妹開荒》,這些劇作,不僅在南方的解放區公演,還在北方的港城海防市演出,獲得了熱烈的響應。它讓越南人民更瞭解中國當時的革命文藝,還動員了他們與敵人進行英勇鬥爭。特別是《兄妹開荒》這齣短劇,是安波先生在延安大生產時期的作品,它生動、親切地用歌劇的形式,反映了當時延安人民,在毛主席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掀起大生產運動,克服了敵人封鎖的萬般困難,戰勝了日寇和國民黨反動派。
 
聽了我的講述,安波先生很感動,他告訴我前些時候曾訪問越南北方,旨在那裡收集有關越南的民歌,其中有北寧農賀民歌,回來後出版越南民歌專輯。在他訪問期間,獲得了林陰先生的幫助,特別是翻譯工作,使他順利地完成了任務。隨後安波先生交給我一個信封,裡面有一百多塊人民幣,這便是林先生的稿酬。雖然只有一百多元,但在當時艱苦的條件下,是一個欣喜,因為在當時,我們越南留學生的“月薪”,只有37塊錢。

辭別了安波先生,走在回校的路上,一張平易而熱情的笑臉,浮現在我的眼前,耳邊彷彿又聽到了《兄妹開荒》的歌聲,這歌聲啊,迴蕩於耳,我想,中國和越南,不僅是山水相依,且如胡伯伯所說的,同志加兄弟。抗敵救國的艱苦歲月裡,兩國人民不但相互支持,兩國的文化也互相交流,彼此動員人民和戰士,去克服困難,去戰勝敵人,去爭取勝利。

雖然,超過半個世紀過去了,但往事不忘,那年那月的相見記憶,像播下的種子已經發芽,生根、成長◆

陸進義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堅決整頓選美亂像

今年10月和11月,市文體廳已連續發出兩項《公文》,目的是呼籲各郡縣、舉辦單位協力加強嚴管正雜無章的選美、時裝比賽活動。

孩子成為明星離婚後的動力

明星們離婚後,支撐她們度過痛苦的正是身邊的可愛小天使。她們教導孩子要如仙人掌般堅強地生活。

文化藝術

越南電影:新年新希望

越南電影去年雖公映許多優質作品,但票房收入尚未如願,因此業者希望今年的電影市場將蓬勃發展。

過年習俗是非物質文化遺產

和平省梅州縣坡革鄉發文通報,苗族過年時間延到我國春節時間。此舉得不到研究家和上級文化管理機關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