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的往事

—— 那年,那月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不忘的往事

那是1966年,是我在北京師大讀書的最後一年。年底,在返回河內之前,接到林陰先生從越南外文出版社寄來的紙條,希望我在回河內之前,到安波的家裡走一趟,順便幫他領一小筆稿酬,並買一架半導體手提收音機帶回去。

那年北京的深秋,雖然還沒有下過雪,天氣卻異常寒冷。路邊一行行的白楊樹,已經落淨了葉子。按照林先生指定的地址,我走進了一道胡同,繞了九九八十一彎,終於來到一間平房,那便是安波先生的家。

家裡的佈置十分簡單,記得有一個書架,一座連著煙筒的取暖煤爐。一進屋,就有一種溫暖的感覺。主人從後屋走了出來,他個子中等,面帶笑容,聽說來意後,便熱情的和我握手。這就是中國著名的作曲家安波先生。過去,在傳媒上常看到他的名字,聽他創作的動人樂曲,現在真見其人,我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安波先生用餅乾招待我,並和我親切地交談。我告訴他,在我們越南南方,南部文工團早已翻譯並用越語演出了中國的許多革命劇作,如《血淚仇》、《兄妹開荒》,這些劇作,不僅在南方的解放區公演,還在北方的港城海防市演出,獲得了熱烈的響應。它讓越南人民更瞭解中國當時的革命文藝,還動員了他們與敵人進行英勇鬥爭。特別是《兄妹開荒》這齣短劇,是安波先生在延安大生產時期的作品,它生動、親切地用歌劇的形式,反映了當時延安人民,在毛主席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掀起大生產運動,克服了敵人封鎖的萬般困難,戰勝了日寇和國民黨反動派。
 
聽了我的講述,安波先生很感動,他告訴我前些時候曾訪問越南北方,旨在那裡收集有關越南的民歌,其中有北寧農賀民歌,回來後出版越南民歌專輯。在他訪問期間,獲得了林陰先生的幫助,特別是翻譯工作,使他順利地完成了任務。隨後安波先生交給我一個信封,裡面有一百多塊人民幣,這便是林先生的稿酬。雖然只有一百多元,但在當時艱苦的條件下,是一個欣喜,因為在當時,我們越南留學生的“月薪”,只有37塊錢。

辭別了安波先生,走在回校的路上,一張平易而熱情的笑臉,浮現在我的眼前,耳邊彷彿又聽到了《兄妹開荒》的歌聲,這歌聲啊,迴蕩於耳,我想,中國和越南,不僅是山水相依,且如胡伯伯所說的,同志加兄弟。抗敵救國的艱苦歲月裡,兩國人民不但相互支持,兩國的文化也互相交流,彼此動員人民和戰士,去克服困難,去戰勝敵人,去爭取勝利。

雖然,超過半個世紀過去了,但往事不忘,那年那月的相見記憶,像播下的種子已經發芽,生根、成長◆

陸進義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太陽花的春天

那年的冬天很冷,紛紛揚揚的大雪一場接著一場,院子裏的大樹和柴火垛胖了又瘦,瘦了又胖。屋簷下吊著的一圈冰凌子只有在母親燒完中午飯的時候,才會劈里啪啦地斷掉幾根。

星河璀璨

南恩:只有家人才是最疼愛我的

去年,南英 - 南恩姐妹倆的事件在網上一度引起爭議。回顧過去的日子,南恩表示,要是自己的一生可以拍成電影,想必許多人會對她另眼相看的。

藝人與拖鞋情結

雖然擁有人人夢寐以求的龐大身家,但權靈、長江等著名藝人仍保持著穿拖鞋的習慣。

文化藝術

越南影片踏上Netflix平台

《中大獎》是我國首部今年在Netflix(網飛)線上影音平台播放的影片。《剩女伎倆多》影片正在開展合作中,將是在該平台播放的長片。Netflix平台購買《二鳳》影片版權。近日來,越南影片市場連續收到喜訊,讓影迷高興和業者急於求成。

台灣觀眾高度評價越南片《落紅》

台灣媒體與觀眾對越南影片《落紅》(Người vợ ba - The Trird Wife)作出積極的反映,其性愛情節拍攝精細,達電影的高審美水平。

當改良劇遇上潮劇

今年是越南改良劇誕生與發展100週年,而在元宵節過後中國廣東潮劇院二團又應潮州義安會館邀請來到本市演出七場,首場將於本月27晚(農曆正月廿三) 開鑼。為了迎合這一盛事,第五郡文化中心與義安會館連袂於本月27日下午六時的潮劇開演前在會館(堤岸關帝廟或俗稱“借富廟”)廣場(第五郡第十一坊阮廌街676號)舉辦“越南改良劇與中國廣東潮劇藝術交流會”。

年初“購買”知識

越南人向來口傳,年初買鹽或買火,將給家庭帶來吉祥好運。但近9年來卻出現一種美好的習俗,那是年初“購買”知識。上述特殊文化來自2019年春節的書香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