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翁的幻想曲

楓樹下一老翁正聚精會神地划手機,時不時涎水自口中溢出滑過下頜滴下地上的枯葉發出輕微的嗟嗟聲,偶爾風情地笑一笑,同時在手機中的一群美女圖寫著:“嘻嘻!花落誰家啊!”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老翁今年已有80歲餘,頭上生著稀疏白髮,嘴唇上留了酷像薩達姆‧侯賽因的白鬍子,喜愛上網找女人聊天。每次看到新手美女,老翁必會留言“花落誰家?”留言後心中必自囑:“拜托,落我家吧!”久而久之成習慣,一看到美女不管認不認識他都會喃喃自語拜托,落我家吧!”

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某個晚上,睡得正甜的老翁突然發夢囈,大小聲地呼喊:“嘻嘻!花落誰家啊!”“拜托,落我家,落我家。”“花兒落我家嘛!”老翁的呼喊聲驚醒了身邊老伴,老伴醒過來後,靜靜躺著有意想聽聽老翁在說什麼夢話?老翁的呼喊聲還是不停地響:“嘻嘻!花落誰家啊!”“拜托,落我家,落我家。”……。
 
睡在旁邊的老伴越聽越怒火中燒,接著坐起來起腳踢老翁跌落床下,同時破口大罵:“死王八蛋!什麼花?你這老不死的給我說清楚,你的什麼花花在哪兒?……”被踢趴在地上的老翁趕緊抹去嘴上的口水,眼睛迷迷茫茫說:“發生什麼事?妳有病麼?我那知什麼花……。”老伴怒說:“你等著!明早我跟你算帳…!”

自那晚起,老伴開始檢查老翁的手機,不看還好,一看後老伴哭得死去活來,哭畢老伴沒收老翁的手機,同時把互聯網退還給電信公司,只留下一個只能通電話但不能上網的手機給老翁。老伴以為這下老翁可沒用武之地了,因此對老翁也鬆懈下來。起初老翁也沒什麼變動,但過了幾個月後,老翁經常不在家說是到朋友家下棋,老翁的異常行動逃不過老伴的眼睛,雖然知道丈夫到網啡上網,但老伴厭倦懶得理,老伴對人說:“這老不規矩就讓他自生自滅,沒那麼多力氣管…”老翁看到沒被嚴管,放大膽子毫無忌憚地到網啡上網到處留情。

在網啡上網,老翁依樣葫蘆逢見美女就留言:“嘻嘻!花落誰家啊!”“可以落我家麼?”終於也深交了3位美女,同時也互通了姓名,並且還約了時間出來會面。3位美女3國籍,一個是美國剛來越,一個是香港剛來越的中國籍,一個是加拿大也剛來越,3人都約在不同日期,不同地點會面。頭一天老翁和來自美國的美女約在某咖啡廳會面,當天和老翁會面的是一男人,男人一見到老翁就喊:“爸爸!我美麼…?”老翁大驚失色,抱頭鼠竄離開。

今天是約了來自加拿大美女的日子,老翁在家中走來走去,猶豫不決是去還是不去?想著該不會又這麼巧吧?盤算了一會後,決定赴宴。老翁坐在冰品店中等著佳人,突然看到一小女孩走進來,看到小女孩熟悉的臉孔時,老翁趕緊鑽進桌底,小女孩來到老翁的位置大喊:“爺爺!您在做什麼?我來了,也帶花來了…”老翁紅透臉勉強鑽出桌底坐好後問:“妳來這做什麼?”小女孩說:“不是爺爺約我來這請我吃冰淇淋麼?”老翁鎮定地說:“是啊!爺爺請妳吃冰淇淋,怎麼妳一個跑來這?”小女孩說:“是爸爸載我來的,爺爺!我美麼?”老翁尷尬地說:“美!我孫女當然是美女…”吃畢,老翁載小美人回家。

老翁有約了來自香港的美女但老翁不敢去會面,只有家中踱來踱去。老伴看著看著就問:“怎麼沒去約會麼?”老翁一驚急說:“胡說八道,那有什麼約會…?”老伴呵呵大笑說:“哦!今天不是去和那香港美女會面麼?”老翁愣住,詫異問:“妳…妳怎麼知道?”這時老翁兒子和孫女跑出來和老伴捧腹不停地笑。老翁望了他們一回後結巴說:“原來……原來……妳們……”老翁羞紅著臉趕緊出門躲開這難  堪的場面,但老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親愛的!  記得我這香港美女的約會啊!”接著是一陣笑呵呵的聲音◆

嵐月風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心結

四周相機對著他閃爍。 他望著方老師笑了笑,停下了筆。

星河璀璨

周海媚:樂觀會讓你變得更美

對越南觀眾來說,周海媚並不陌生,她陪伴無數人走過了難忘的青春時期。有別於熒幕上的溫婉軟弱形象,這次前來越南,周海媚給人的感覺就是一位追求完美主義、倔強並且親善的藝人。除了談及工作和飲食興趣之外,在大部分交流時間上,周海媚分享了自己的美容和保養心得。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過早戀愛無前途

在第三郡MC高中學校的校園裡,當數百名同齡朋友正在玩樂的時候,仍有部分“小情侶”如同在無人地方般坐在石凳上摟摟抱抱和接吻。

音樂藝術有助增加兒童自信心

心靈音樂與藝術表演學院(SMPAA,第三郡第六坊巴斯德街214號)將從6月10日至7月5日舉辦SMPAA音樂藝術創意夏令營。

在勝地拍裸照是否違法?

選大勒市泉林湖當拍裸體婚照的地點是否侵犯公共環境?是否受行政違規處罰?管理家必須回答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