嚮往《詩經》裏的飯局

因謀職奉薪於某媒體,日常參加各種會議經常有飯局。不是矯情,對滴酒不沾的我,最害怕參加那些飯局。

示意圖。(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圖源:互聯網)

在我看來,它絕不是吃一頓普通的飯那麼簡單,這種飯局,其實是失去了吃一頓普通的飯的自由。你得暫時把自己的胃放在一邊,要先忘記民以食為天的道理,要認一認同桌上那一圈的人,即使眼拙記不住這許多名字和職位,你還是要記,你不但要記住還要碰杯,不但要碰杯還要好事成雙,不但要好事成雙還要衡量一下他們官職的大小,依次碰下去,害怕有個什麼閃失落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另外,你還要會說一些即讓人高興又要拐彎抹角的話……可憐的是我不但無酒量而且嘴笨,一頓飯吃下來不但沒有填飽肚子而且真所謂苦不堪言,對於我這種散淡之人無疑是一種折磨。加上有時處理許多事務,忙起來時會覺得與人說話都是累贅,一堆的工作都需要保持頭腦清晰,哪有工夫觥籌交錯,何況是這種讓人心累的飯局。

飯局,一直就是中國人不可或缺的首選交際方式。其歷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而見諸於廿四史之中的著名飯局更是不可勝數。飯局在中國承擔了太多的功能,歷代的興衰成敗似乎都與飯局密切相關,整部歷史與政治都能與飯局聯繫起來。一如春秋時代的齊相晏子,在飯局上“二桃殺三士”,藺相如澠池會上屈秦王,開趙國數十年之太平。那些令人歎為觀止的飯局才有了青史留名的機會:“鴻門宴”、“青梅煮酒論英雄”、“杯酒釋兵權”、“火燒慶功樓”等歷代著名飯局,世人早已是耳熟能詳、婦孺皆知。

其實,我不是不願吃飯,倒是很願意參加那些讓人感覺舒服的飯局。因為,我一直有一個夢想,夢想參加一場像《詩經》裏那樣的飯局。早些年前讀《詩經》,我只看“風”,不看“雅”,更不看什麼“頌”,那時以為“頌”就是滿篇官話,而“雅”雍容揖讓間,失去了掏心裏話的可能。
 
然而有一天,無意間看到“厭厭夜飲,不醉無歸”一句,不由怦然心動,千年前的夜晚,與誰對飲,能夠如此悠然安心?能夠緩緩地喝上一夜,必然不是豪氣地大碗喝酒,否則的話,人再大的酒量,估計也過不了三更;也不會有你推我拉,廢話滔滔的葷段子,約好了不醉無歸的,何妨將散去的時候朝後推延?總之就是這樣了,慢慢飲酒,讓時間停駐,一生的路程已經是如此之短,何不走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眼前,我彷彿看到那寬袍大袖的飲者,將酒緩緩注入杯中,那動作就像一句話,或者連話也不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就是那種無言有意的態度。是和知己飲酒嗎?否則怎能這樣從容?但詩裏說不是:“湛湛露兮,匪陽不晞。厭厭夜飲,不醉無歸。湛湛露斯,在彼豐草。厭厭夜飲,在宗載考。”原來,這宴飲之禮就是一場宗族中的“工作飯局”。
 
然而,卻可以如此的優雅,詩意沛然。數千年這場飯局,不見阿諛奉承,不見傾軋拉攏,不見不動聲色的資源置換,他們談論和感慨的,是美德與威儀:“湛湛露斯,在彼杞棘。顯允君子,莫不令德。其桐其椅,其實離離。豈弟君子,莫不令儀。”是啊,春秋時候平易近人的君子,都有美好的舉止,那些看似多餘的禮儀章法裏,不正是體現了生命的尊嚴與美好麼?

千年前的那場飯局,讓人遐想無限令我神往。多少年來,我一直嚮往於那種安閒且湧動美好氣氛的飯局……◆

林國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山水畫。(圖源:互聯網)

散文詩六章

山 我可以無數次的翻越它,卻怎麼也翻越不了我自己。 我需要一些樹,墊高目光的台階。需要一叢蒺藜,喚醒生活的痛感。需要一把鳥鳴,打掃心靈的塵埃。 當然,我只需,與它靜靜地對視。 它是山。石頭飛累後趴在地上的影子。它睡在自己的倒影裏,半夢半醒。它只吃浮雲滄海,因此長生不老。 它靜止於天地間,它的生活不會遇到堵塞。

星河璀璨

黎恭:動作電影中的打手

合作拍攝《十月圍城》,功夫巨星甄子丹表示,“黎恭(康李)是我從影以來見過最強的對手”。

李小龍與名人獨一無二的合照

李小龍的一生是個傳奇,而他遺下的照片,如今已成為了經典頃刻。以下是李小龍半個世紀以前的不朽照片,其中有些與他合照的人已經離逝。

凱茜‧鴛:愛拍戲勝於愛情

凱茜‧鴛(Kathy Uyen) 正準備與男藝人泰和合作拍攝查理‧阮導演的《命運的一跌》。此外,還正完成由自己首次執導的劇本。

文化藝術

電視台在互聯網時代中求生路

幾年前,某電視台領導人認為:電視的對手就是互聯網。看來那個想法已成為往事。現在,人們常說:“電視的未來就是應用程式。”

紙質書面臨沒落危機

西貢書籍俱樂部的書人最近向南部代辦處市出版協會發文反映Yeah1 Network 在社交網上以語音書形式公開侵犯版權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