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刮子

經多方調解,吳博和葉辛終於將打架鬧事的兒子吳天從學校接回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不爭氣的東西!”一進家門,吳博一個大耳刮子就朝吳天扇過來。

葉辛閃電般地插進來。啊呀一聲,臉上留下幾條血印子。

“你別總護著他!樹不修不成料,兒不打不成才!”吳博一臉慍怒。

“樹大自然直,人大自然長。天兒還小……”葉辛話沒說完,就聽咣地一聲,吳天猛然關上自己臥室的門,牆壁都抖了三抖。

3年後的暑假,見吳天整日歪在家裏砰砰砰地打遊戲,葉辛小心翼翼地問:“天兒,高考多少分?填報的哪所大學?”

吳天頭也不抬:“你少管!通知書來了就知道了!”

3年專科大學,吳天換了3台電腦、4部手機、5任女朋友。

葉辛偶爾忍不住叮囑幾句:“天兒,你爸不在了,你得注意身體!別總是玩手機吃外賣,你眼睛都高度近視了,身材也……”

吳天每次都是不耐煩地說:“我爸留下的錢,我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大學畢業那年,吳天四處應聘,全遭碰壁。他用情最深的女朋友甩下一句話:“瞧你不學無術,又一身肥膘!”揚長而去。

吳天宅在家裏抽煙、酗酒、昏天暗地上網。葉辛將做好的飯菜端到他手裏,將洗好的衣服放到他枕邊,從沒聽他說過一個謝字。

這天,吳天吃著鴨脖,喝了大半瓶二鍋頭,搖搖晃晃地說要開車去兜風,被葉辛 死命拽住:“天兒,去不得啊,酒後開車是犯法!”

吳天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睛:“你少管閒事!你又不是我親媽!”

葉辛氣得臉色發白,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她左右開弓,連扇了吳天幾個大耳刮子,怒吼道:“我養了你20多年!一直容著你寵著你,不曾打過你一個耳刮子!我想好了,與其讓高考打你耳刮子,女朋友打你耳刮子,招聘單位打你耳刮子,法律規則打你耳刮子,還不如我親自打你耳刮子!”

吳天捂著火辣辣的兩頰,滿地打滾:“哎喲,媽呀,媽!”◆

熊薈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2018 年地球小姐阮芳慶

從87名不同國籍的佳麗脫穎而出,阮芳慶成為了首位登上世界5大選美賽事之一的地球小姐冠軍寶座的越南佳麗。

懷霖:年輕成名的代價

最近,年輕男歌手懷霖的經理人已確認懷霖要繼續休息,暫時離開娛樂圈兩年的消息。作為懷霖的導師,男歌手譚永興也不支持自己學生的決定,因為休息兩年對一名年輕歌手來說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歌迷擔心兩年後,懷霖的事業會變回零。

黃山:貧窮但幸福

黃山結婚時,男藝人福創給他借用西服,舞台劇的同事為他籌款租賃花車,而婚戒則自己分期付款來購買。

文化藝術

詩集銷售:喜憂參半

一直以來,詩集都處於發行量大但乏人問津的境況。然而,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文學藝術會,詩人數量往往比散文作家或文學批評理論家多。因為供過於求,所以每當有某位詩人的詩集銷量達上萬本,往往令作家們有著外喜內憂的情緒。

嚴密監控影片中吸煙片段

文體與旅遊部第25號《通知》規定限制演員在舞台劇、電影作品中吸煙的片段,此《通知》從本月15日起生效。

壁畫有可能變成一場禍患

河內市各條大街小巷的壁畫如雨後春筍般林立,但社群及繪畫界對壁畫藝術質量開始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