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維塞伊:與越南之緣份

母親是越南人,父親老撾人,但在德國成長並進修演技,如今選擇在西貢創業的林‧維塞伊繼飾演最近奪得“金風箏獎”的《掛念誰》電視劇中的阿萬一角後已越來越愛上越南了。

林‧維塞伊與陪伴自己流浪的結他。

林‧維塞伊與陪伴自己流浪的結他。

在中午烈日當空的時間接受採訪,林‧維塞伊不選擇有空調的舒適環境,而是在室外的庭院咖啡廳等候。與《掛念誰》的阿萬相比,林‧維塞伊如今似乎較為消瘦。“我要減肥參演《買身合同》。這次的角色是一名神秘大老闆,在5星期內體重必須下降9公斤。雖然每天上午與下午要跑10公里,但到了晚上,我還是會獎勵自己少許巧克力和紅酒的,這是我從小的習慣與愛好。節食但也要符合喜好才會開心的”,林‧維塞伊說。現實生活中的林‧維塞伊那種青春、搞笑的外表與其所擔任的嚴肅、甚至流氓角色完全相反。

對於決定離開曾陪伴5年的河內以到本市生活的原因,林‧維塞伊坦白告知,他獲邀請到一所藝術學校為小朋友傳授演技。另一方面,自己才與愛人分手,所以希望到新的地方重新開始,害怕再經過熟悉的街道時會再勾起昔日的回憶。

林‧維塞伊透露接觸藝術的原因:“父母一直都希望我修讀資訊技術以有穩定的生活,但穩定會否帶來幸福就無人得知了。我認為幸福就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由於熱愛藝術,所以修讀了資訊技術專業一年後,林‧維塞伊決定轉向在德國進修演技課程。畢業後,林‧維塞伊開始拍戲及參加多部舞台劇。

正擁有穩定的生活與工作,但林‧維塞伊突然放棄一切,暫時離開父母到越南創業,而原因很簡單:回到自己一半血統的地方。其實,這次回來越南也是一種緣份。林‧維塞伊說:“我在柏林電影節上有幸認識VFC影視公司的杜清海導演。他給我名片並表示如果有機會到越南就與他聯繫。後來,我跟朋友到越南旅遊,我給他打電話,沒想到他還邀請我參演《天涯兩邊》,我便答應了”。

繼這次合作後,林‧維塞伊決定回越南尋找新機會。在啟程前一天,他邀請朋友參加宴會並進行抽獎遊戲,而獎品是自己的用品,他只保留18歲時的第一個結他來創作音樂。也憑藉此結他,2014年,林‧維塞伊已參加《越南達人秀》節目並讓觀眾對這位結他浪子留下了印象。
 
至今,林‧維塞伊仍追隨著音樂創作。其中,已創作了5首越語歌曲並收錄了兩首。在藝人的浮浮沉沉生涯中,林‧維塞伊喜歡到處流浪以平衡生活。每次空閒時,他都會騎著重型機車穿梭於沙巴、河江、穆洲乃至老撾每條街道。林‧維塞伊笑言,在西貢才5個星期,但他已經騎車探索了藩切市,景色美不勝收◆

黃 黎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藍長與東兒在《藍長9時演唱》節目上合唱。

藍長以誠心重返樂壇

男歌手藍長這次重返樂壇並非為了重拾名氣,而是可以更有系統、更明確地講述自己的音樂人生故事。

文藝創作

牽牛花的春天

清晨,駕車出門上班,因中途等人,將車停在道旁。季節已入深秋,天空灰濛濛的,遠山像蒙上了乳白的薄絲巾,時隱時現。近處,綠色植物漸漸有些枯黃了,雜草凌亂不堪。我漫不經心地側目望向窗外,一朵朵醒目的紫色的小花讓我眼前一亮。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清姮:每天活得精彩

女藝人清姮拍過不少電影和電視劇。但之前的角色都只純粹是娛樂性,直至去年底,清姮才憑藉《婆婆》片中的婆婆角色引起輿論關注。今年3月,清姮繼續在阮光勇導演的《燦爛歲月》電影中挑大樑,飾演“蓉大哥”一角。

文化藝術

娛樂圈逃稅現象

藝人工作性質不穩定,收入高但難以統計,引致不少稅收流失。

現場直播工作吸引年輕人

在網購市場迅速發展的趨勢下,為了提高競爭力,除確保產品質量、推出促銷活動外,現場直播(livestream)推介產品是一個有效的推銷方式。由此,直播模特兒工作日益吸引更多年輕人,尤其是外表好看的年輕人參加。

老式肩挑小販現已不見

昔年明信片印有西貢數十年前的許多肩挑小販圖片,但至今,這種販賣形式已消失。

美術品拍賣幕後伎倆

在各拍賣會上,畫價被抬高到不可思議的程度,連賣家和買家都不知其價值,甚至不知是真的還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