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3口前後生病

位於第十一郡第十三坊黎氏白葛街127/21/3號的一間窄狹住房卻有3口人齊齊患病,非常需要本報讀者的幫助。

黎家3口均患病在身。

黎家3口均患病在身。

第一位病人叫黎福泉(現年57歲),原是一名泥水匠和“摩的”司機,但不幸於兩年多前突然出現腦中風與心肌梗塞,獲送至徵女王醫院急救,至今一直躺在床病不能走動,連說話能力都成問題,須要家人全面照顧。他每個月須前往徵女王醫院複診,並取藥物服用。

第二位病人是黎福泉的妻子袁素琴(現年55歲),是全職家庭主婦。自從其丈夫中風後,幸好有她的照顧,他們的兒子才能安心出外打工養家。值得一提的是前兩個月,她也突然出現輕微中風跡象。見狀,其兒子立刻把她送至第十一郡醫院趁早治療。她的長女黎金玉(29歲),已婚,經濟狀況不太好,又要照顧其幼兒,所以顧不了她。至於她的兒子黎游貴(23歲),也就是我們提及的第三位病人。他是一名手工業勞動者,日薪22萬元,邊要照顧躺在床上的父親,又要到醫院照顧患病的母親,因此非要停工不可。這意味著,家裡連日薪22萬元的收入都沒有。
 
上月,他母親的病情有些好轉就出院,目前只須定期做物理治療。由於有醫保,所以費用也不多,每次須花2萬元。游貴還以為這樣可以雨過天晴照常上班養家,沒料到禍不單行,本月初,他患上急性盲腸炎進入第十一郡醫院動手術,扣除了醫保,他還要繳納近600萬元醫藥費用。

剛動過盲腸手術,遊貴的傷口未完全癒合,行動也要慢慢的,再說,他幹的是一份粗重工作,需要有體力,所以只好呆在家休養,要等到完全康復再作打算。可憐,他父母向來靠他的收入過活,所謂手停口停,生活難保。目前,他最擔心的是不知何時才能復工掙錢養家。向我們講述家庭境遇時,黎福泉夫婦倆不時淚流滿面,並感到無助不堪。因此,他們希望得到本報讀者的同情,幫助他們度過這個難關◆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貧病夫妻多病纏身

貧病夫妻多病纏身

家住第八郡第十五坊梁文玕門牌28/19號的林棠(現年67歲)與妻子黃氏春梅(70歲)和兒子林金慶(45歲)一家住在一起。林棠本身於2013年患有肝癌、膽結石、肛門長有腫瘤、胃食道逆流症等,6年來他入院接受治療的次數已超過十次,醫藥費花了不少,導致家境日益陷入困境。如今還發現患有腎結石、腳跟長刺,雙眼視力模糊,半個月前他動過眼疾手術,後來醫生告知因病人眼睛的神經線萎縮影響視力,而並非手術失敗。故此半年來,他無法繼續去當泥水匠,只能接紙袋回家加工,每天與太太一同幹活,也只能掙到6萬元買米買菜,可是這份工的貨量不穩定,工作時有時無,收入因而也不固定。

讀者意見

淺談電梯文化

不久前我到第三郡某行政大樓參加一個會議。當時正是上班時間,電梯到底層時已有不少人正等待著。電梯門開後,人們魚貫而入。進入電梯廂內,由於人擠,我於是退到一隅而站。在人群中,有3、4名青年揹著背包。因為背包體積較大且向後 “凸”,令到站在後面的人士須不斷向後退來避免與背包 “碰撞”。至於當事人似乎毫不覺得其背包正給站在身後的人所帶來的煩擾,而一直低頭 “刷”手機,完全不理會其他人有被 “擠迫”的感受。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