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病人求助醫藥費

吳桂妹現年70歲,現正在第十一郡第十四坊歐姬街161/10B號租個小房子住。據她敘述,年輕時在玻璃廠做工,工作是洗玻璃,洗完後,要把玻璃搬運到集中處,而每一桶玻璃重量約10公斤。由於丈夫早逝,儘管工作粗重又辛苦,她一直要勤力工作,以養育整群兒女長大,一年又一年,終於過了20年。由於工作辛勞,年紀越來越大,她開始感到雙腳疼痛,於是辭去了在玻璃廠的工作。

自從雙腳疼痛厲害,吳桂妹的生活更加困難。

自從雙腳疼痛厲害,吳桂妹的生活更加困難。

之後,吳大娘曾有3、4年當家傭。後來,她轉行日日步行去賣彩票,每日只能掙6至7萬元,有時還被歹徒搶走了全部彩票,血本無歸。近幾年來,她雙腳疼痛厲害,因此無法繼續上街賣彩票,只能在家加工鐵夾子,每600個只掙得2萬2000元,但須用兩日時間才能完成。

吳大娘每個月要支付房租加水、電費一共將近150萬元。自從停賣彩票之後,她的收入降低,很多時須延期支付房租。她又述說,兒女們各有其小家庭,生活均很貧困,所以幫助母親的能力有限。現在,她每日兩餐是由好心人給予,誰給什麼就吃這麼,否則就得以方便麵充餓。

近期,吳大娘感到身體不適,前往醫院診治,結果發現自己患上高血壓、腳部靜脈曲張、關節炎等病症,導致花費不少醫藥費。她現在沒有能力購買醫保卡,只能在西藥房買點藥物暫時控制疾病,無錢時只好飽受疾病所致的痛苦。希望各位熱心人士伸出援手,幫助吳大娘度過困境和治病◆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張蘇蝦替人加工小零件,收入微薄。

腎病急需施手術

張蘇蝦,74歲,常住戶口在第五郡第十五坊新成街的一條巷子內,這裡也是他租住的地方,因為屋主要收回屋子,於是從2001年至今,他都是租住在第十一郡第二坊蔡蕃街78F號,在此登記暫居。他和妻子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長子有了小家庭,有兩個兒女,另租屋居住;女兒已出嫁,家裡剩下他夫婦和幼男一起生活。兒女們的生活都各有困難,有自己的家庭兒女要照顧,未婚的小兒子打工,每月給兩老100萬元和負擔家庭的日常開支。

讀者意見

加班為人民服務

政府機關利用午休時間為不能在行政辦公時間外出辦事的民眾服務的創舉已獲得社會讚揚。

須提升徒步者執行交規意識

最近,我在某電視台看到一個報導:在頭頓市范鴻泰街一名男子在過馬路時不觀察,令到一名騎著摩托車駛至的青年為了不想撞他須緊急煞車而連人帶車跌倒,幸好當時從後開來的一輛7座汽車能及時掣住,否則便會發生令人遺憾的交通事故!至於本市,家住第四郡的阿Y曾因過馬路不謹慎造成命案而被第一郡公安起訴,因她在過舊伍倫橋時同一名騎摩托車的青年發生碰撞,令後者跌倒地上而被腦震盪,且在送往醫院急救途中身亡。在經現場勘查後,交警肯定阿Y不按規定過馬路,最後被法庭宣判9個月在庭外接受改造,並須給死者家庭賠償750萬元。

櫃員卡款項「無聲蒸發」

近日持續出現櫃員卡裡的款項在半夜“無聲蒸發”事件。應是銀行該審查櫃員機技術,以及檢討上述 各起失款案處理程序的時候了。

街道被水淹與漏電隱憂

今年5月19日,上完夜班值班後,家住第八郡的阮清兄在回家路上已給本報熱線電話來電反映出他的顧慮。他表示下大雨,許多街道被水淹,人們要推車涉水前行,見到人行道上的一個個電箱泡在水裏,他很是擔心。如果出現漏電那麼會很危險。的確,清兄及不少讀者的這個顧慮是正確的,記者也就此情況去尋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