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期腎衰竭病者求助

現年43歲的陳姬梅家住第六郡第三坊嘉富街門牌514/15號。她表示,本身自1997年起,在拖鞋廠當工人,每一週的工資平均為70至80萬元,但在生意淡時候,只有50萬元左右。

陳姬梅去年患上腎衰竭。

陳姬梅去年患上腎衰竭。

梅姐的薪水雖然不高,但加上她丈夫黃熙(59歲)每天當“摩的”司機載客,日掙7至9萬元(在生意淡薄日子,只能掙得5至6萬元),所以僅夠支付家庭生活費,以及小女兒黃惠霞(11歲)的學費。

去年9月,梅姐感到身體不適,於是前往醫院求治。醫生為她診斷,結論她患了末期腎衰竭。這種疾病使她飽受肌肉疼痛、胃不舒服、嘔吐、高血壓及頭暈所致的痛苦。至今年春節期間,她的病情日益惡化,使她要入安平醫院治療。醫生建議她動手術,但因為家境貧窮,不夠錢支付手術費,所以她決定不動手術。
 
然後,她回家並去西藥房買藥服用,希望能控制病情。過了一段時間後,梅姐的腎衰竭病情轉變嚴重。在某一天,這個疾病使她感到更辛苦,於是要進第六郡醫院急救。然後,她獲轉到大水鑊醫院以繼續接受治療。至今,她每一週必須洗腎3次,每次長達3個小時。

自從患上腎衰竭之後,梅姐身體衰弱,迫不得已要辭去了在拖鞋廠的工作,現在只可做家務。故此,她家庭失去了一個收入源。很多費用,包括家庭生活費、女兒的學費、醫藥費等已成為她丈夫的重擔。以她丈夫每天當“摩的”司機載客的微薄收入,確實入不敷出。希望各位熱心人士解囊相助,幫助梅姐度過困境◆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黃家富患病後雙腳浮腫。

單身漢無錢治病

多年來寄宿在弟弟的租房(第五郡第八坊菜園區4號)的黃家富(紙張姓名許家富,今年44歲,單身)日前來報社求援,說他患腎病、肝病已有一段時間,因為自己沒有條件入院好好接受醫治,故此雙腳浮腫厲害,雙手麻痺、酸痛,以致無法幹活。

讀者意見

應先寄行李以確保安全

今年2月10日(即大年初六),我從友人家鄉 --後江省鳳協縣於早上8時乘車回胡志明市。當天1A國道的交通可謂極之擠擁,因為有大量的西區工人須趕在年初七上班,因此在國道上,除了眾多客車、運輸車、汽車之外,還有數量“龐大”的摩托車。由於車輛數量過多,令交通流量超負荷,車子僅能一步一步地挪動。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