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病家庭向本報求助

日前,我們接到位於平政縣平政鄉第三村11A組C11/5號門牌的洪少蘭(現年56歲)之求助書。

洪少蘭

洪少蘭

據瞭解,洪少蘭自2000年開始患上急性糖尿病,至2006年中,病情突然惡化,靜脈堵塞,致右腳板底被壞死,非要前來阮知方醫院將三分之一右腳鋸掉不可。傷口癒合了之後,她再轉院到大水鑊醫院繼續跟進至今。每月初她都要定期複診一次,這天,她凌晨3時左右就前往該醫院排隊掛號,至上午6時半即可就診,買藥,醫藥費200多萬元(已扣除醫保)。不經不覺已挨過13年了。

據悉,洪少蘭還未生病的時候,她在家開了雜貨店,但自從患病後,就停止營業。現在雙腳不健全,失去勞動力,加上偶爾血壓突然升高,她便會像“不倒翁”般隨時隨地倒在地上,因此只好呆在家靠其丈夫黎黃明(47歲)供養。

值得一提的是,她丈夫沒有固定職業,有時當泥水匠,有時當“摩的”司機,收入甚低,但要負上家裡全部費用,如 :一日3餐、妻子的藥費、兒子黎鴻福(21歲)的學費等。他們的孩子曾因家境貧困而停學了兩年,但幸好他最終還是考上資訊技術大學,現已是第二年。孩子就讀大學第一年時候,功課不多,他可以半工讀,掙錢繳學費,但至今功課多了,他也沒有時間再半工讀,否則會影響學業。據悉,他孩子全年的學費需要約1600萬元。

上述種種費用對洪少蘭的丈夫來說真是個大難題,向來的開支往往比掙到的多,手頭拮据、境況窘迫,家庭又屬地方貧困戶。 因此,洪少蘭一家希望得到本報廣大讀者的幫助,讓他們解決生活面臨的困難◆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貧病夫妻多病纏身

貧病夫妻多病纏身

家住第八郡第十五坊梁文玕門牌28/19號的林棠(現年67歲)與妻子黃氏春梅(70歲)和兒子林金慶(45歲)一家住在一起。林棠本身於2013年患有肝癌、膽結石、肛門長有腫瘤、胃食道逆流症等,6年來他入院接受治療的次數已超過十次,醫藥費花了不少,導致家境日益陷入困境。如今還發現患有腎結石、腳跟長刺,雙眼視力模糊,半個月前他動過眼疾手術,後來醫生告知因病人眼睛的神經線萎縮影響視力,而並非手術失敗。故此半年來,他無法繼續去當泥水匠,只能接紙袋回家加工,每天與太太一同幹活,也只能掙到6萬元買米買菜,可是這份工的貨量不穩定,工作時有時無,收入因而也不固定。

讀者意見

淺談女性酗酒問題

自久以來,人人都認為飲酒(包括各類酒與啤酒)只是男士的嗜好,然而近幾年來,我國有不少女性,從農村到城市,均有聚集飲酒的習慣。此前,女性只是“被動”地飲酒,即是她們與其男友或丈夫在赴宴時禮貌上飲用一點點而已,但如今,主動以酒會友的女性越來越多。在現代生活中已是司空見慣的現象,在很多國家的年輕女性,酒量比其祖母、母親輩高很多,酗酒趨向也日漸增加。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