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少年等待移植腎臟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匡越街79A1號的陳華健,現年16歲,是第十一郡陳光啟高中學校十一年級A16班學生。從3歲起就患腎小球炎,雖然他父母從一開始就給他積極醫治,可是都無法痊癒,只是控制病情而已。因為長期服藥所以他很難長高,至今他的個子僅像11、12歲的孩子。

等待移植腎臟的陳華健

等待移植腎臟的陳華健

他的母親黃美雲告知,華健接受放射治療控制病情已5年了,腳、手和身上3個部位的脈管都切開過用來插管放射。現在他已是腎衰竭,兩個腎都萎縮了。為醫治他的病,中醫、西醫、針灸的都試過了。最近病情加重,醫生提議移植腎臟,他的父母都願意給他一個腎來維持生命,可是目前華健的體康太差未適宜接受移植。黃美雲說,檢測接受器官及捐獻器官,一人的費用就要4000萬元。如果兩人器官相合才能進行手術,手術費用每人約2億元(醫保只付20%),還要準備一筆款項作後期不測的應急。

黃美雲以前是讀營養學的,因為兒子食物進補出現血尿,就改用藥物營養品來補充,看到兒子能適應,每次買一大堆回家用就萌生以此經營,便與營養產品公司簽合同取貨轉手賣出。現在他們家就靠這個收入來維持生活,她的丈夫陳榮興就負責交貨。他們還有一個讀九年級的兒子,發育正常。提到給華健醫病的費用,兩夫婦毫不遲疑表示,準備把現時住的屋子賣掉給兒子醫病!華健現在每週要洗腎兩次,每次50萬元,除醫保發給的藥物外,每月購買特效藥等也不下400萬元,加上每洗腎3次就要更換透析血液過濾器,一個50萬元,龐大的開支令這對夫婦筋疲力倦。請各界熱心讀者伸出仁愛之手予以協助◆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司徒笑病倒,男孫要放下工作在醫院照顧。

外婆病倒 男孫著急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二坊慧靜街182/36號的司徒笑今年67歲,許多年來與夫家的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她的丈夫和2個兒女去世多年,另2個兒子都有自己的家庭負擔,他們在外邊租房子住,生活十分困苦。目前司徒笑與喪母的3個男外孫相依為命。

讀者意見

讓租客可購買公價電

工商部2018年第25號《通知》(修訂、補充2014年第16號《通知》若干條款)有關落實電價有利於租客以公價使用電的新規定。有何措施確保租客權益。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

不愛運動成了「流行病」

世衛組織(WHO)最近作出不愛做運動已成為“流行病”的警報。世衛對全球的運動情況研究報告指出,約有三分之一女性及近四分之一男性缺少運動,不足以強身健體和預防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