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種新類型毒品“漏網”

近期,市場上出現不少未被列入管理名錄的新類型毒品,使違規查處工作遇上困難。

越-老撾邊界走私毒品情況異常複雜。

越-老撾邊界走私毒品情況異常複雜。

市公安廳調查警察機關與新山一國際機場海關分局,  日前配合檢查時發現了3箱總重量達34公斤的乾葉。檢測結果顯示,這種乾葉正是巧茶(英文名為“Khat”,學名為Cathaedulis,分佈在中東、阿拉伯和非洲),含有凱西酮(Cathinone)和去甲偽麻黃鹼(Cathine),是用來調製近來在國外興起的夫拉卡(flakka)新型合成毒品的兩種物質。然而,由於“Khat”葉未被列入毒品名錄,所以查處工作遇上不少困難。
 
缺乏先進檢測工具
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戒毒諮詢中心副主任杜孟雄醫生告知,目前,服用合成毒品的  情況相當普遍,尤其是國內  未能檢測工具可發現各種新  型毒品。他告知,癮君子常  用的兩種主要活性物質是從“Khat”葉提取的甲氧麻黃酮(Mephedrone)和凱西酮。這兩種物質的影響作用與其他毒品相似,使用後將產生幻覺、容易激動和行為失控。
 
長期吸食將會導致人格變化、成癮,甚至作出傷害他人的行為。杜孟雄醫生表示:“這些新類型毒品如同大麻、合成毒品般危險,但一般的測試方式無法發現這兩種物質,對職能機關的肅毒工作造成阻礙。” 毒品生產者為了避免職能機關的發現,便把甲氧麻黃酮和凱西酮浸泡在不同的樹葉、草藥上,製成多種難以被發現的合成大麻。
多種新類型毒品“漏網” ảnh 1 職能機關日前在第三郡奠邊府街某酒店抓捕多名吸食毒品的年輕人。
杜孟雄醫生告知:“目前採用的檢測措施(最普遍的是驗毒棒),只能發現病毒(methamphetamine)、大麻、搖頭丸(MDMA)以及如海洛因(heroin)和嗎啡(morphine) 的鴉片類毒品。對於含有甲氧麻黃酮和凱西酮的各種新類型毒品,我國目前未有檢測工具。據悉,只有若干國家使用專用驗毒棒才能查出上述物質,但這些設備的售價很高。”

未列入管理名錄,故不被視為毒品
公安部毒品罪犯調查警察局(C47)所屬合成毒品和毒品前體物質罪案防治科副科長裴德添上校告知,不僅“Khat”葉、AMB-Fubinaca,目前還有很多新型合成毒品未被列入政府頒行的毒品和毒品前體物質名錄中,也未列入我國參與的國際反毒公約內。

裴德添上校分析,合成毒品由各種毒品前體物質製成。其中,每種毒品前體物質都可以調製出不同的新型合成毒品。毒販可以用一種,或多種不同的毒品前體物質製成各種新型毒品,甚至不同的成份比例也會製出不同型類的毒品,因此新型毒品數量與日俱增,令職能機關無法完全監控。
多種新類型毒品“漏網” ảnh 2 去年被查獲的一批“khat”葉至今仍未有法律依據可以作出懲處。
裴德添上校指出,要確定某種物質是違禁毒品,除了透過分析其成份來確定是否毒品之外,此物質還必須被列入政府頒佈關於毒品和毒品前體物質名錄的第82號《議定》,以及所附帶,修訂、補充毒品和毒品前體物質名錄的第126號《議定》之內。換言之,某種毒品若未被列入此名錄,就未被視為毒品。

有關我國目前對毒品前體物質的管理工作,公安部某領導分析,衛生部管理9種毒品前體物質,工商部管理31種,但毒品前體物質、致癮西藥或含致癮成份西藥的管理工作尚未劃一、存在重疊情況,此物質的生產和銷售管理工作還鬆懈,導致仍有大量毒品前體物質、致癮物質在市面上流通,各犯罪對象輕易便能購買、用來生產合成毒品。這位領導強調,如果能有效地管理毒品前體物質,將能限制當前普遍服用合成毒品的情況。

裴德添上校告知,公安部正主持,與司法部、衛生部、工商部、科學與科技部和各有關部委配合,以制定第82號《議定》修訂、補充草案,把若干新毒品和毒品前體物質補充列入管理名錄◆

玉黎-海南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涉案的7名被告人站立著聽審判長宣讀判決書。(圖源:德仲)

平順省搗亂秩序6被告被判刑

〔本報消息〕昨(12)日上午,平順省藩切市人民法院開庭初審,對今年6月初在平順省人委會門前搗亂公共秩序的7名被告作出宣判。

生活與法律

《網絡安全法》 嚴禁的行為和處理方式

總的而言,《網絡安全法》禁止在網絡空間上進行的行為有20 種。其中,許多種早就被嚴禁在網絡空間進行,也有若干種以前只在實際生活中被禁,但如今在網絡空間上也被禁止。

法律問答

勞工遭勞動意外事故獲享多少補償金?

平新郡讀者潘清海問:我是一個鋼鐵生產單位的焊工。在工作過程中,我遭勞動事故要切除兩根手指。請問,我的受傷場合能否享有每月津貼制度?傷殘率多少才享有每月津貼制度,款項是多少?

社保政策疑問-解答

陳寶香讀者問:我85歲,此前在統一醫院登記醫保卡診病,現在轉到7A軍醫院。在此醫院,每次看病只能在一個專科就診。當我有看眼科和胸悶的需求時,要前往醫院兩次,很不便和花費較多金錢。請問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