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死“街道俠士”兇手被判死刑

〔本報消息〕市人民法院昨(29)日上午開庭審訊於今年5月發生的兩名“街道俠士”被殺害案件。被告阮晉才,24歲,家住第十二郡)被初審法庭以犯下“殺人”罪判處死刑。阮黃州富(24歲,家住福門縣)同犯下“殺人”罪被判終身監禁。該案其他兩名被告吳文雄(32歲)及其妻鄭氏如(27歲)犯下“窩藏罪犯”罪,分別被判4年有期徒刑和12個月緩刑。

法院判刑後,法警把阮晉才押出法庭送往監獄服刑。(圖源:友科)

法院判刑後,法警把阮晉才押出法庭送往監獄服刑。(圖源:友科)

該案歹徒團夥犯下的罪行曾經令社會輿論嘩然,特別是阮晉才,僅在瞬間因其盜竊行徑被告發而刺殺4人死傷。受害者是阮文催(42歲,籍貫平定省)及阮黃南(29 歲,家住舊邑郡)兩名“街道俠士”。

審判委員會認定,這是一起特別嚴重的案件,上述被告無視法律,肆無忌憚侵犯民眾的財產和性命,導致兩人喪命和其他兩人受傷,必須判處嚴厲刑罰以儆傚尤。

據起訴書指出,阮晉才與阮黃州富為專業竊賊,均有偷竊罪名前科並於2017年初服刑期滿。今年5月13日傍晚,阮晉才唆使阮黃州富騎摩托車環繞多條街道以尋找“獵物”。當時,包括7人的“街道俠士”小組發現兩名歹徒形跡可疑於是尾隨。至第三郡八月革命街一家商店門前,發現一輛SH型摩托車停在門前沒人看管。

上述兩名歹徒即鑿開車鎖,準備騎車逃離時被“街道俠士”上前阻止。為了逃命,阮晉才從身上掏出利刃猛捅導致“街道俠士”阮文催及阮黃南當場喪生和陳文煌被重傷。看見阮黃州富被制伏,阮晉才立即上前把其他兩人捅傷。逃離現場後,阮晉才撥電給吳文雄請求留宿。明知阮晉才剛作案,但吳文雄夫婦仍收留。經追查,次日,公安包圍吳文雄住房並將阮晉才逮捕歸案。至於阮黃州富其後也被捕◆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被起訴的2名嫌犯潘氏白雪(左)及阮芳大。

“色情咖啡店”主人遭起訴

〔本報消息〕永隆省隆湖縣公安昨(6)日告知,該單位已對潘氏白雪(50歲,寓居同塔省州城縣)和阮芳大(37歲,寓居永隆省隆湖縣)作出嫌犯起訴和扣押4個月《決定》,以調查“搶劫財物”行為。

生活與法律

自今年11月起生效的各項新政策(一)

在社經領域的一系列政策將於今年11月開始生效,例如:經營戶、個人獲免費開電子發票;勞工人數10名以下的企業可免交薪資表;違法從事傳銷經營可被罰2億元;取消對175cc以上排氣量摩托車簽發自動進口許可證的規定;縮短數碼簽字證明書簽發時間;補充暫停強制徵收拖欠稅款的場合;被撤職的審判官不得免參加律師培訓等。

自今年十月起生效的各項政策(上)

在社經領域的一系列政策將於今年10月開始生效,例如:給孩子買藥時不須出示人民證;嚴禁幹部、公務員乘坐公車趕廟會;補充精簡編制的場合;赤手賣食品被罰100萬元等。

法律問答

獲享生育制度

黎明紅讀者問:我在一家有限責任公司工作,於2015年1月開始投保。至今年9月底,我的勞動合同屆滿,公司不再跟我簽署勞動合同,同時停止繳納社保和醫保費。我預計今年11月份產子,就在居住地方辦理購買自願醫保的手續,但得不到批准,因為公司未有勞動解約通報。若公司一直不通報,我產子時怎樣獲享醫保制度?我的場合有否生育制度?

勞工遭勞動意外事故獲享多少補償金?

平新郡讀者潘清海問:我是一個鋼鐵生產單位的焊工。在工作過程中,我遭勞動事故要切除兩根手指。請問,我的受傷場合能否享有每月津貼制度?傷殘率多少才享有每月津貼制度,款項是多少?

社保政策疑問-解答

陳寶香讀者問:我85歲,此前在統一醫院登記醫保卡診病,現在轉到7A軍醫院。在此醫院,每次看病只能在一個專科就診。當我有看眼科和胸悶的需求時,要前往醫院兩次,很不便和花費較多金錢。請問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