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讓醫院洗手間過於骯髒

不久前,在減少病人候診時間及改善公立醫院洗手間衛生問題的工作會議上,衛生部長阮氏金進作出了一句令社會輿論紛表贊同的評語:“洗手間骯髒,即是該科主任骯髒,院長骯髒!”阮部長還強調:“若讓洗手間骯髒,院長與該科主任須承擔責任。”

很多公立醫院洗手間的骯髒 程度真令人望而卻步。

很多公立醫院洗手間的骯髒 程度真令人望而卻步。

其實,公立醫院洗手間骯髒並非“新聞”,因為可以肯定,幾乎各家公立醫院,無論是市或郡級的不衛生程度都令人側目。最近我在某郡醫院做體檢並要進行尿樣品化驗。當我甫踏進醫院的洗手間時,一股難以忍受與形容的臭味隨即飄來,實在令人不想多停留一秒鐘。但為了完成體檢手續,我只能屏息“進行”。此外,在某市級專科醫院的洗手間,也是非常骯髒,簡直讓人望而生畏,而留醫病人與其陪病家屬仍須使用,因為別無選擇。

公立醫院洗手間骯髒是一實況。當然,其骯髒原因之一也是由於部分病人與其家屬尚缺乏衛生意識所致,具體是在如廁後不沖水(但有些洗手間十分“缺水”,無水可沖),又或者將廢紙丟在地上(不少時候在洗手間的廢紙籃盛裝得滿滿卻無人清理而掉出籃外)等等。然而,責任終歸是醫院院長管理不善。眾所週知,醫院是一個收治病人和為其保健之地點,可是,如果連一件像保持洗手間潔淨的小事情也做不到,那又如何確保病人的健康?
 
很明顯,衛生部長將公立醫院洗手間骯髒一事問責醫院院長是極之正確,因為其缺少了責任意識和管理工作薄弱,又或者業務過於繁重而無暇關心和親自前往檢查洗手間的衛生情況?然而,在各私人醫院甚至全科診所,其洗手間比公立的潔淨得多,尤其是少有那股異味,甚至在廁格內設有扶手,讓病人易於坐立,同時經常有工人進內“檢查”,一發現有不潔之處就立即清理。

公立醫院的洗手間骯髒並非小事,更不容輕視,因為它關乎到病人與其陪病家屬的健康,不少傳染病有可能是從此處滋生、蔓延(例如蒼蠅、蚊子等等),而病人的體康又是最容易受感染的。因此,要讓洗手間潔淨,首先,使用者必須具有保持衛生、清潔的意識,院方應部署衛生工人輪值清理、打掃。同時,應加強院方與病人一同做好保持洗手間潔淨的宣傳工作,致力讓使用者摒除不注重衛生的陋習,因為我們知道,若單靠院方的努力是不足夠的。
 
與此同時,我們也建議,衛生部如對公立醫院的服務質素進行評分時,應將洗手間的衛生問題列為評分標準之一,這樣才能“強制”院方正視此工作和加強關心,可讓病人與其家屬較為安心和“舒暢地”使用洗手間,特別是可為預防傳染病的蔓延作最基本的努力◆ 

國勤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上千間社會住房將為勞動者服務。

本市決心投建工人廉價住房

上千間社會住房、工人宿舍將獲得興建,面積從25至77平方米,出租或出售的價格為以3億至10億元。

求助地址

癌症患者等錢施手術

羅玉艷嫦現年31歲,她有了丈夫和一個今年11歲的兒子,他們一家3口現正在平政縣新堅鄉阮玖富街A1/12號租房子住,月租80萬元。艷嫦之前是在家加工打火機,以有時間做家務和負責接送兒子上學、放學,加工打火機日掙有6萬元。她的丈夫在某大米店送貨,週薪120萬元。夫婦倆的收入勉強可以維持生活和供孩子讀書。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夫婦求幫助

吳南(54歲)與妻子陳氏細(50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5-11-12聯區街12/9號租房子住已經很多年。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吳春蓮今年29歲,3年前嫁到檳椥省生活和工作。吳南夫婦都沒有兄弟姐妹,只靠自己的能力自力更生。吳南當“摩的”司機,陳氏細是鐘點家傭,空閒時間還領些眼鏡回家加工,刻苦勞動勉強維持一日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