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丟垃圾 自討苦吃

日前某個黃昏我徒步經過第五郡阮廌街某時裝店,一男售貨員從店內提著一包用塑膠袋盛裝的垃圾走到街道的沙井口,若無其事地往下丟。由於沙井口有鐵枝圍住,所以那包垃圾就 “擱置”在哪處。我接著往前走了不遠,又看見在另一沙井口也有幾包垃圾。我想這時候已沒有清潔工人打掃街道,而街邊正有不少垃圾,如果此時強降雨,垃圾定會被雨水沖至沙井口而堵塞住,必會令水流不暢通,那怎不使街道成澤國?

一袋袋的垃圾堵塞住沙井口,積水又怎能暢通排走?

一袋袋的垃圾堵塞住沙井口,積水又怎能暢通排走?

近年來,每逢雨季屆臨,不少人都感到擔憂、煩厭,因為甚多區域都須 “與雨水同活”。我個人認為,導致嚴重水淹的原因,首先是不少排水管道過舊,嚴重損壞且超負荷。另一原因也由於本市都市化速度甚快,居民區不斷冒起,但卻缺乏完善的排水規劃,致使雨水缺渠可通。至於另一因素也很重要,就是人們對處理垃圾的意識尚差。雖然我們經常聽到 “建設文明、潔淨的街區”、“保持環境清潔”等口號,但似乎僅流於形式,未能 “深入民心”以讓人們付諸於行動。直至目前,我們還經常見到不少人將垃圾從屋內向外丟,或將垃圾掃出街道後就置之不理,尤其是不少流動商販最愛把垃圾拋進沙井,這情景可說是司空見慣。

試想一下,在等待本市有關部門完善各排水系統與整體的治水計劃之同時,我們每人必須要摒除亂丟垃圾這陋習,特別是切勿將盛裝垃圾的尼龍袋丟在沙井內或旁邊,甚至離開沙井口周邊的地方,而須按規定放在適當之處。同時,各團體必須經常性開展 “建設文明、潔淨的街區”這宣傳計劃,但要有切實的行動。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應善用設於各街道、街區的 “天眼”(即監控系統)來監察有違反文明規定行為者,之後可 “有圖為證”來加以懲處,即使不罰款,也要像外國般強違規者執行社會服務令,以做一些服務社會的活動,此舉除了可在今後提高其對公共衛生及環保意識之外,更能對其他違規者起到威懾作用。

每當下雨過後要在街區、馬路艱難地 “涉水”時,在怨這怨那之前,也許我們要先叮囑自己以後勿要將垃圾亂拋,否則只有自討苦吃◆   

許家傑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冰毒。(圖源:互聯網)

冰毒貽害不再是個別問題

最近,報章連續報導兩篇內容是2名青年因服食冰毒而造成的命案與車禍的消息:具體是,一名親手殺害3名家人與一友人,一名駕車連環撞向數輛摩托車與汽車……。現在,不少人一談起冰毒便驟然色變。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無錢醫病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號的駱桂香(今年68歲,單身)與弟妹和姨甥住在一起。她以前靠幫人家打雜自力更生,近幾年來,由於年紀大體力差,已經幹不了活,只在家幫忙到遠地打工謀生的妹妹照顧3個姨甥的生活飲食。本月3日深夜1時左右,她感到頭很暈,四肢動盪不得,於是叫弟弟送進115人民醫院急救。留醫5天,醫生給她做了相關檢查,結果查出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腦血虛等,導致輕微中風,右邊身虛弱無力。隨後,她的病情有些好轉,加上擔憂沒有錢繼續留醫,便申請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數百萬元,是親戚湊錢給她支付的。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肺癆病人求助醫藥費

黃國基今年65歲,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隊宮街門牌57/21號,現與妻子和2個兒子住在一起。他與太太鄧燕芳(現年63歲)以前都是在玻璃廠工作,後來玻璃廠解散,他因體力欠佳就休息至今。太太則在某巴士公司申請打雜,月薪約400萬元。他們的長子(29歲)已有家庭和一個9歲女兒,每天去當泥水匠掙錢養妻兒,但其工作不穩定,收入時有時無;幼子24歲還單身,是網上送貨員,沒有工資,收入按勞取酬。一家人生活貧困,屋子破漏都未有條件修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