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意識差原因何在?

據統計,本市今年上半年發生了328起交通事故,導致300多人死亡,70人受傷。大部分的原因是交通意識差,不仔細觀察和超速駕駛。

超載又不戴安全帽

超載又不戴安全帽

只需撥出一天的時間途經本市的各條街道,就很容易看到,並可以大膽肯定目前有很多市民的交通意識甚差。違犯交通安全秩序者屬於每個階層,每個不同年齡的市民。
交通意識差原因何在? ảnh 1 一名摩托車駕駛者在平盛郡京橋橋下逆向而行,差點撞向順方向行駛的車輛。

違規景象多
某日下午,我們在車輛熙來攘往的新富郡半壁壘街上,看見兩名少女腳上踩著滾軸溜冰鞋攜手在路上穿插。不遠處,有一、兩輛摩托車載兩或三個人,而且沒有戴安全帽。多走一段路,一名男子載著兩個小孩(兩名孩子沒有戴安全帽),一邊駕駛一邊手持電話,眼睛注視著電話熒幕,無視前方和後面的車輛正在行駛。更可怕的是,汽車司機也坦然一邊駕駛一邊聽電話。

隨後,我們站在新富郡半壁壘-瑞玉侯街交界處大約半小時左右,便見到不少人公然闖紅燈,或是還有幾秒鐘才轉綠燈,他們就爭取開車,衝過對面馬路。人人都在努力穿插,甚至走過逆向車道,希望比別人走快一步,這樣無意中就是阻截對方車道的流通。無人肯相讓,這輛車擠上一點,另一輛也擠上一點,左右穿插,走上人行道,拐彎等等導致在四岔路堵塞。更常見的景象是車輛停成一排,連左拐右轉的地方也佔據,阻礙著交通;有人還載著笨重和阻擋視線的物料,更阻礙其它車輛的流通;步行者也不依照規定在斑馬線上行走。

與死神嬉戲
在路上流通的步行者違反交規,儘管有天橋,但很多行人不顧一切在車流如水般的街道上橫過馬路,拿自己的性命做賭注。在市腫瘤醫院門前,醫院的病人和其家屬不顧路上川流不息的車輛,坦然在路上行走或橫過馬路,而醫院門前設有一座天橋卻無人使用。在守德郡13號國道上的翁油橋,每天都有大量摩托車逆向行駛,堵截對方車流以便橫過馬路,甚至有人還悍然不顧截著客車、貨車的車頭試圖駕駛過去,致使汽車司機要急剎車。
交通意識差原因何在? ảnh 2 公然闖紅燈 

在附近賣粉麵的店主陳孟說:“每天都會聽到車輛相碰而雙方車主吵架的聲音。為了縮短路程,幾乎所有在2號街居住的民眾都違反交規。我在此做買賣4年了,至少有7次送受傷者到醫院急救。就在這橋腳交界處視線被遮蔽,參加流通的車輛甚多,每次這樣行走,就像與死神嬉戲。雖然這樣,但很多人都不顧一切豁出去了。” 
交通意識差原因何在? ảnh 3 一邊載孩子一邊打電話

類似的,在平盛郡京橋,幾乎在任何時段都看到有人騎著摩托車從義靖蘇維埃街860號巷駛入橋下以朝向平貴-清多方向行走,儘管他們是逆向行駛,但卻不停按響喇叭,還爭先恐後。當我們訪問其中一名走便道者,他歸咎於“基礎設施薄弱”。

在范文同大道上(接近北-南鐵路路段)有禁止向左轉的警示牌,但為了方便自己和節省時間,很多人都蓄意攔截汽車的去向橫穿過去。據一位屬陸路-鐵路交警科(PC08)巡查-帶團隊的戰士告知,這樣的橫衝直闖是極其危險的,但估計每天都有上百次車輛違規行走◆

黎鋒-黃朝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路經在露台上掛滿東西的公寓時,怎不教 路人心跳加速?

路經公寓時憂慮多

我最近前往探望一名家住第十一郡某公寓的朋友阿輝。3年前,他購買了該公寓底層的一個單位,並且在門前賣粉麵兼飲料,生意不錯,但他表示其家庭經常為從高空丟下來的雜物而煩惱。那天他氣憤地指著剛換上的伸縮式遮陽篷說: “樓上的住客真沒有公德心,老是從高中拋下雜物,軟的、硬的都有,更離譜的是,有一次竟然將一隻還沾著血的老鼠屍體拋下遮篷,接著彈落地上,嚇得食客們大叫起來,我看見了也感到噁心,有多名食客再也吃不下而付錢後匆匆離開,以後再不見來光顧。至於遮陽篷,因經常承受著從高空掉下來的雜物的壓力而很容易破裂,所以我已換了多次,花了不少錢!”最後,阿輝搖搖頭說:如果早知住在公寓底層有這樣的困擾,我就不會購買了。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求援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吉街150/1B號的林持家(今年80歲)與太太羅彩玉(79歲)和2個兒女住在一起。林大叔一家屬地方的貧困戶,故此,他們夫婦倆與先天性患上智障的女兒均獲得坊政府派發醫保卡。他本身患有高血壓、糖尿病、關節炎、胃炎等,身體不適的時候就持卡入院接受醫治,每半個月就到郡醫院複診一次,領取藥品回家服用;羅彩玉大娘是全職家庭主婦,每天還得照顧智障幼女林碧佩(43歲)的生活飲食。羅大娘患上高血壓已經10多年,半年前不幸在家滑倒傷了腰骨,當時醫生建議動手術,但由於家境貧困,無法籌措大筆手術費,加上自己年紀大了,故此只服用止痛藥和敷藥膏而已,如今傷口幾乎已痊癒,但行動過多會感到酸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女兒為繼母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二坊宗室協街278/15號門牌的李秀瓊(現年37歲)日前來到本報讀者工作組為其患重病的繼母范氏姍(現年51歲)籌集醫藥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