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摩托車被盜,還受恐嚇

家住新平郡第十五坊的阮友義來信求救,說他在第十二郡新泰一坊長征街的金心海公寓存車場存放本田SH125型摩托車,結果被竊取卻得不到恰當的賠償。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今年5月27日,他發現摩托車被盜時,就向新泰一坊公安派出所舉報。金心海公寓管委會也收到相關事件的陳述書。至6月20日,“金寶安”保安勞務股份公司經理范文盛簽署第26號文本以答覆阮友義的陳述書,具體內容如下:“歹徒在存車場存放一輛殘舊摩托車,之後掉換阮友義的摩托車車牌,旨在欺騙保安力量並盜取義兄的摩托車。然而,存車場有很多裝置監視器的空位,但義兄偏偏在沒有裝置監視器的一角存放。
 
各方已開會和採取暫時性的解決措施,先替保安隊預付款項,輔助義兄購買另一輛摩托車。若義兄同意接收摩托車的一半價值,各方將一起開會以達成協議。要是義兄不同意,蓄意把事情弄大和對個人人品、組織等造成不良的影響,恐怕雙方將不進行民事協商,而轉為刑事處理。”由此看來,上述文本內容有欠誠意,並懷疑義兄與摩托車被盜的事件有關,甚至還威脅和恐嚇當事人。

阮友義嘆息:“我是設在金心海公寓三樓的一家民營公司司機,負責接送公司人員,向來在該存車場存放摩托車。我怎麼知道哪個地方裝置監視器,只見有空位就存放。為何保安公司不好好看管我的摩托車,反而還恐嚇我?”

根據2005年《民事法》第559條規定,財產存放合同是各方之間的協議,財產看管方須為存放者保管,直到合同滿期為止。若遺失財產,看管方須賠償。第622條規定,其他個人、法人和主體的人員在工作中發生意外,就要賠償損失。
 
因此,公寓存車場的摩托車被盜,就要賠償。若公寓管委會代表居民簽署承包管委會聘用合同,管委會又自收自付,賠償者就是管委會。對於自管會授權管委會簽署服務合同,其中有保安服務的場合,保安勞務供應單位須負責賠償。公寓住戶單位的管理規制對上述問題已有詳細規定。據此,賠償問題將按各方自行協商的原則。若摩托車遺失者不接受賠償價值,就可以申訴。屆時,賠償價值將由法院決定◆

段 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路經在露台上掛滿東西的公寓時,怎不教 路人心跳加速?

路經公寓時憂慮多

我最近前往探望一名家住第十一郡某公寓的朋友阿輝。3年前,他購買了該公寓底層的一個單位,並且在門前賣粉麵兼飲料,生意不錯,但他表示其家庭經常為從高空丟下來的雜物而煩惱。那天他氣憤地指著剛換上的伸縮式遮陽篷說: “樓上的住客真沒有公德心,老是從高中拋下雜物,軟的、硬的都有,更離譜的是,有一次竟然將一隻還沾著血的老鼠屍體拋下遮篷,接著彈落地上,嚇得食客們大叫起來,我看見了也感到噁心,有多名食客再也吃不下而付錢後匆匆離開,以後再不見來光顧。至於遮陽篷,因經常承受著從高空掉下來的雜物的壓力而很容易破裂,所以我已換了多次,花了不少錢!”最後,阿輝搖搖頭說:如果早知住在公寓底層有這樣的困擾,我就不會購買了。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求援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吉街150/1B號的林持家(今年80歲)與太太羅彩玉(79歲)和2個兒女住在一起。林大叔一家屬地方的貧困戶,故此,他們夫婦倆與先天性患上智障的女兒均獲得坊政府派發醫保卡。他本身患有高血壓、糖尿病、關節炎、胃炎等,身體不適的時候就持卡入院接受醫治,每半個月就到郡醫院複診一次,領取藥品回家服用;羅彩玉大娘是全職家庭主婦,每天還得照顧智障幼女林碧佩(43歲)的生活飲食。羅大娘患上高血壓已經10多年,半年前不幸在家滑倒傷了腰骨,當時醫生建議動手術,但由於家境貧困,無法籌措大筆手術費,加上自己年紀大了,故此只服用止痛藥和敷藥膏而已,如今傷口幾乎已痊癒,但行動過多會感到酸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女兒為繼母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二坊宗室協街278/15號門牌的李秀瓊(現年37歲)日前來到本報讀者工作組為其患重病的繼母范氏姍(現年51歲)籌集醫藥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