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需有健康生活方式

在網絡世界中的一些年輕人的論壇,有個共同點是要在深夜11時之後才是他們相約上網聊天,玩遊戲的“吉時”。當今,熬夜甚至徹夜不眠已成為大部分年輕人的習慣,尤其是在大城市生活和學習的年輕人,有的甚至還說晚睡、熬夜似乎已“滲入血液”,難以改變。

不少年輕人可以通宵達旦、徹夜不眠的玩線上 遊戲。

不少年輕人可以通宵達旦、徹夜不眠的玩線上 遊戲。

像“貓頭鷹組點名”,“熬夜族準備登壇了”,“朋友們,熬夜才能融入現代世界”,“兄弟們,準備好了嗎?”等帖文儘管相當晚才上帖,可是卻常常得到年輕人的熱烈支持。

日夜顛倒
我們針對在本市的30位年輕上班族、大學生做了一個快速調查,結果顯示, 有26人表示在子夜過後才去睡覺,當中   有12人經常在翌日2時才去睡。由此可 見,年輕人的時間表正慢慢與生物時鐘有偏差。

市工藝技術大學大三生M君炫耀“戰績”說:“大學生每晚熬夜到凌晨三四時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很多時候我是徹夜不眠。近兩年來我很少會在凌晨三時之前睡覺,因為那個時候玩網遊才爽呢!網絡不但速度快而且高手都是在那個時候雲集的。”聽我們問這樣哪有時間休息呢?
 
他睜大眼睛望著我們說:“您是知道我是在校大學生是嗎?上大學又不是中學生要準時上學校。如果那天有課,我們便玩到天快亮了就去睡覺,睡到快9時了就去上課,時間剛剛好,那個時候老師才剛開始點名。您別以為大學生熬夜玩線上遊戲都睡眠不足,就以我來說, 哪天有課只睡幾小時就去上課,要是下午沒課 我就一覺睡到晚上8-9時,哪天沒課便可以睡  一整天。”

不祇有大學生及上班族才熬夜沉迷網遊,就是青春期少年及高中生也經常與朋友比試熬夜的能耐。誠如第八郡某高中的學生何英說:“我也經常熬夜做作業,背書。做完作業後就熄燈上床,但沒立即睡覺而是要上網,刷臉書,Zalo一直到深夜12時才睡覺。有時候我們還相互比試,以對臉書上的狀態作評論的時間來看看誰是最晚睡的那個。因為這樣,有好幾個夜晚我要調好鬧鐘半夜醒來作評論才夠勁!”

生活無規律
社會愈發展,年輕人的生活日程表卻是越來越疏落了,主要只是吃飯,睡覺,工作和聚集喝酒。一切娛樂、消遣的活動都是以電子設備和智能手機在原地進行。這也是一些酒吧、酒肆總是滿客的原因,而一些公園及文化中心卻因種種原因鮮見年輕人的身影。
在由某全球營養集團針對亞太區的年輕上班族於最近進行的一次考察結果顯示,我國是年輕人不愛運動比率高的國家之一。每10個上班族的年輕人中有7人每天的體質活動不到30分鐘。正是因為這樣的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讓我國的年輕人變得肥胖,不夠靈活。

現年23歲,在第三郡一家時裝公司任職市調人員的清維說,在畢業後去工作,僅10個月他胖了21公斤,從一個身材適中、身手敏捷的小夥子,他變得笨重、遲鈍。把自己一天的作息列了出來,他才驚訝自己一天對著電腦的時間太長了,每天竟然用了15到16小時!生活完全沒有規律,當然平日裏也沒有做任何運動。
 
之所以會增重,據他的解釋是:“因為工作太多,所以我每天要熬夜把工作做完。男子嘛,熬夜如果沒有杯咖啡和數根香煙提神口會很乏味的。就這樣一根接一根,有時候我一個晚上會不自覺的抽了整包煙,加上各種宵夜,不知不覺的發胖而且一發不可控制。”

與清維的生活日程表比較,25歲,家住第七郡的自由翻譯員梁氏妝發覺有許多吻合之處,同樣是常熬夜,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對著電腦,又喝咖啡、毫無節制地吃宵夜,同樣是沒做運動鍛煉身體,就這樣她胖了17公斤。身體發胖不但令她少了靈活性,也令她感到無比自卑,越來越內向,不想與他人接觸。

當下現實生活中,像有阿維和阿妝這樣的生活日程表的人並不少,這也是時下大部分年輕人的生活方式。一位營養專家指出,現代年輕人沒規律的生活方式的原因源於個人從小養成的習慣。小時候上學時,學校及家長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孩子學習文化知識方面,而忽略了孩子生活技能的訓練和身體的鍛煉。具體的證明是,現在,學齡中的孩子肥胖的比率高,甚至到了市營養中心要制定戰略,把學生肥胖比率控制在25%以下的程度◆

海 秋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Richmond City工程建築地基,導致附近40間住房的牆壁斷裂、坍塌。

大樓工程令人焦慮不安

高樓大廈施工對周圍居民區造成建築事故。工程周遭的居民感到焦慮不安,其住房損壞、出現裂痕、坍塌、空氣污染及存在從高處落下的安全隱患。

求助地址

請協助期頤老婦治病

居住在新富郡富忠坊匡越街291/4號的朱廣全,現年61歲,兩夫婦在路邊賣椰子飲料,一天收入微薄。他們育有3名女兒均已出嫁。她們的丈夫都是替人打工,各有兒女,生活各有困難。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兩母子皆患惡疾

楊惠,現年66歲,居住在新富郡和盛坊第三街區黃善祿街31/9N號。她的丈夫姓余,已去世多年,育有兩男兩女,均已成家。長男是某公司的保安員,其妻當工人,有4個兒女,在外租屋住,生活也很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