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讓孩子過一個切實的暑假

最近,寓居南部西區後江省鳳協縣的友人帶其兩名孩子前來胡志明市遊玩。他說:孩子雖正放暑假,但我已給他們報了補習班,過幾天開課便會沒時間,所以趁空讓其來本市玩幾天。”我聽後點點頭,但心裡想:暑假仍須給少兒們“學習”這風氣竟也吹至各省去了!”至於另一友人阿輝之女小娟也告訴我:從週一至週五我要補習算術、語文、學跳舞和音樂,週六與週日要上英文課,我想去大勒玩,但父母不同意,他們叫我在暑期裡應多讀書,否則成績會比其他同學差。聽小娟向我訴“苦”後,看來,她與不少孩子的暑假會變成第三學期了!

過獨木橋可鍛煉孩子們的膽量。

過獨木橋可鍛煉孩子們的膽量。

記得昔日還在求學時期,我與其他同學日夜期昐著暑假快些來臨,因為在3個月的休假日子裡,可暫時放下沉重的書包來輕鬆一下,有的同學回鄉探親,有的參加由地方舉辦的夏令活動,又或者在家幫忙父母料理家務,即使上補習班,每天只讀兩小時,主要是讓我們不忘記過去期間所學到的知識與功課。
 
因此,雖然還要上學,但卻感到不吃力。可是隨著社會日益發達,暑假似乎正日漸失去其真正的意義。首先,不少專讓孩子玩樂的公園與場所正被其他建築物所取代,而由地方組織的夏令活動也減少,同時也因不少因素而令父母未敢放心讓孩子參加,所以最佳方法仍是讓他們就讀各補習班、技能班,把時間被塞得滿滿而沒有時間四處遊蕩或上網吧玩電遊。此外,讓少兒在暑假多學文化與技能的另一原因,就是不想他們在邁入新學年後的學習成績會比其他同學差。
 
同時,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給孩子就讀後而可讓其父母安心工作。當然,父母 “強制” 孩子多補習也是有其 “苦衷”,目前的電子設備已深入家家戶戶,種種式式的電遊機、手機、平板電腦極之普遍,很多家長擔心如果不讓孩子補習,他們會整天持之而玩,到開課時,可能會把曾學過的知識忘得一乾二淨,那麼又要從頭學起?與其荒廢學業,倒不如給他們多報讀幾個學習課程好。

我們極之明白父母們對孩子的期望,同時也理解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這道理,但不管怎樣,讓孩子如何能好好享受這兩個月的暑假是極須關心的一個問題。 孩子們在平日的功課已相當的多,有不少可謂 “從早讀到晚”,連一點玩樂的時間也少有,其這最基本的 “權益”已被學習所取代(更有人形容易是被 “剝削”)。
 
因此,我認為,要讓孩子在暑假中不會忘記功課,同時又可輕鬆地過一個開心的暑假,關鍵在於父母方面如何作出合適的安排,儘量減少孩子的學習時間,最好的方法便是制定一個暑假活動時間表,規定他們哪一個時間學習、哪一個時間玩樂,特別是多參加一些由地方或文化宮、小兒宮組織的活動,或者帶他們到一些設有兒童娛樂區的商場遊玩,除了能學習到若干生活技能,又能玩樂,正所謂 “集學習與娛樂於一體”,這樣可讓他們過一個既有切實意義又開心的暑假,而不會是一個“有名無實”的夏令活動◆

張國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上千間社會住房將為勞動者服務。

本市決心投建工人廉價住房

上千間社會住房、工人宿舍將獲得興建,面積從25至77平方米,出租或出售的價格為以3億至10億元。

求助地址

癌症患者等錢施手術

羅玉艷嫦現年31歲,她有了丈夫和一個今年11歲的兒子,他們一家3口現正在平政縣新堅鄉阮玖富街A1/12號租房子住,月租80萬元。艷嫦之前是在家加工打火機,以有時間做家務和負責接送兒子上學、放學,加工打火機日掙有6萬元。她的丈夫在某大米店送貨,週薪120萬元。夫婦倆的收入勉強可以維持生活和供孩子讀書。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夫婦求幫助

吳南(54歲)與妻子陳氏細(50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5-11-12聯區街12/9號租房子住已經很多年。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吳春蓮今年29歲,3年前嫁到檳椥省生活和工作。吳南夫婦都沒有兄弟姐妹,只靠自己的能力自力更生。吳南當“摩的”司機,陳氏細是鐘點家傭,空閒時間還領些眼鏡回家加工,刻苦勞動勉強維持一日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