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出租住房的社群意識

本市地狹人稠,故一般出租住房的規模較小,住房分成兩排,中間是小走廊。然而,不少人沒有社群意識,出入出租住房時卻不下車推行,高音喇叭播放音樂直到深夜,或週末和朋友一起飲酒且大聲說笑等。

出租住房走廊狹小,但不少人還是騎車衝進去。

出租住房走廊狹小,但不少人還是騎車衝進去。

租房者的苦衷多
在第十二郡蘇記街租房的美向說:“每日一大早,我被摩托車聲響吵醒,真難受。不顧出租住房的走廊狹小,他們半夜回來也不下車推行,直接騎車走入來。房東脾氣好,毫不提醒大家,故不少人的意識低,我們提意見也沒人接受。”類似的阿月埋怨:“其實,進入出租住房時下車推行僅是小行動,但體現一個人的人格和意識。作為有學問和有社群意識的人,將不等待他人提醒,絕不隨便騎車出入出租住房,既發出大響聲又排氣,影響了他人生活。”

在福門縣東盛鄉租房的阮氏好透露:“出租住房的生活常發生矛盾,每人須提高社群意識,懂得關心和不麻煩他人。有人不顧時間,大聲聽音樂,甚至還使用高音喇叭播放音樂。可惡的是,許多人隨地吐痰或把垃圾灰塵掃出門外的走廊等。”

第十二郡東興順坊3a街區的出租住房也發生類似情況,不少人忽視出租住房規定,經常騎車出入出租住房,或在走廊停車,或一大早就吵架等,影響鄰里的生活。租客武氏清梅說:“我是外省人,前來本市就讀大學。父母希望我找到安居之地,方便學習、休息,有善良和互相幫助的鄰居。但事與願違,有時候無法集中學習,噪音真的煩死人。房東屢次提醒租客提高社群意識,不對他人生活造成影響,一起保持美好的鄰居關係。然而,有些人任意生活,導致鄰里間的生活很不安穩。”

須制定具體規定
實際上,租客的行為附屬於房東對租房文化的規定和是否嚴格執行。若房東管理不嚴且不干涉租房者的生活,租房者的社群意識將降低。第十二郡某房東阮氏四告知:“未來期間,我將對租客制定具   體規定。此前,我不提出任何規定,是因為想租客的生活舒服,   但若干人的社群意識太低,要求我重新整頓,為的是大家的生活更安定和文明。”

為了建立文明的出租住房,每人要先對小事提高文化意識,如:限制大聲說笑、半夜不開高音喇叭播放音樂、出入時下車推行、不亂丟垃圾、限制與朋友喝酒擾亂秩序等。房東在公共場所裝備監視器,既確保安全又及時發現、阻止擾亂秩序和沒文化的行為。

阮氏四房東透露:“有的租客任意生活,影響周圍人的生活。我屢次提醒,甚至嚇唬要趕走,但他們本性難移。其實,我也很難為,他們租房住了上10年,故我不想大家有矛盾。”一旦租房生活,每人須提高社群意識,互相尊重且與鄰居打成一片。租房的大學生須有更高責任意識,懂得是非、待人接物禮貌等◆

黎草-映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會安古埠的古屋頂上拍婚照是侵犯遺跡的行為。

在文化空間現不雅行為

不久前,社交網上傳播了關於數名男生到歷史遺跡區參觀時竟肆無忌憚地體現不雅行為的照片。他們在根據被敵人囚禁、流放的人物復原的塑像前擺出各種令人反感的姿勢和拍照。很多網民對此作出了強烈批評。

求助地址

貧困夫婦無錢醫病

陳錦強(現年53歲)的戶口在第六郡第十一坊,但自從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他就居住在岳父母家 位於第三坊嘉富街458/9A號,並靠在堤岸區打散工、交貨謀生。他的妻子黃氏雪(55歲)幫人家洗衣服、抹地以幫補家計。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名叫陳淑卿,芳齡21歲,現是文獻大學中文系三年級大學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咽喉癌病人求助

家住新平郡平治東坊新和東街379/3/12號的劉國成(現年50歲)於今年2月發現右邊臉腫大,說話、吞咽都很困難,於是持著醫保卡先後進和好全科診所、第七軍醫醫院、大水鑊醫院等求診和做了相關檢查,結果醫生查出他患有咽喉癌。3月25日,他獲第七軍醫醫院醫生批准轉到平盛郡腫瘤醫院接受治療,截至目前為止已做過4次化療,約25次放療,轉院至今已先後向醫院預交共6000萬元的醫藥費,據說,等放療結束後再做體檢才知道癌細胞是否得以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