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自平整他人胡椒園是非法行徑

準備收穫胡椒的逾1萬1000平方米種植地被某家企業調動上10人開著機械車前來平整、砍伐土地上的農作物,儘管當地政府正在解決農民的建議書。

陳敏的胡椒園被砍伐,民眾前來採摘胡椒。

陳敏的胡椒園被砍伐,民眾前來採摘胡椒。

上述企業是東亞股份公司,是巴地-頭頓省周德縣銀石工業區項目的開展單位。

無權仍強制土地
據陳敏(65歲,寓居巴地-頭頓省周德縣)向傳媒和職能機關呈遞控訴書時表示,他家有一塊面積為逾2萬8000平方米的土地,位於銀石工業區項目範圍內。去年5月,周德縣人委會審批經費,輔助18億元(回收1萬7000平方米土地)。隨後,該縣繼續回收1萬1000平方米土地,以展開項目。去年12 月,陳敏已領取一期的輔助款項,逾27億元,那段時間的土地現狀是有一間四級房屋和一塊已開花結果的胡椒園。

領取輔助款項後,陳敏已向該縣人委會呈文,其中的6項內容是說明土地補償價低、再次確定不符合土地區域的位置、要求交新的住宅地、協助職技培訓、領取安置土地和申請延遲場地清拆時間以收穫胡椒。

在等待該縣人委會解決上述呈文時,今年元月1日下午1時30分許,東亞股份公司派來一名叫阿參的男子,帶領大約50人,不管陳敏的阻止,他們仍開著機械車前來平整、砍伐陳敏全部準備收穫的胡椒園。不僅如此,東亞股份公司的人還要挾陳敏,迫使陳敏簽收6000萬元,作為農作物的損失賠償費。

據陳敏的呈文中表示,他種植的胡椒還有約一個月就可收穫。他向該縣人委會遞呈文,要求允許農產收穫期延長至今年農曆二月,預計可收穫4噸胡椒,價值為2億元。陳敏心疼地說:“由於找不到人來採摘,如今全部胡椒樹已被砍伐,連在樹上的胡椒也被鄰近居民前來全部摘光了,而我們什麼都收穫不到。”

陳敏之妻裴氏莊告知,企業強制移交土地一事是不符合規定。她說:“若在移交土地期間內,我們不肯移交,強制單位是當地政府,而不是企業。更何況我們最近已向該縣人委會呈文,並且正在解決,未到回覆的時間。”

人委會正在查明
據周德縣人委會的文本,該機關已收到陳敏有關6項內容的建議書,其中有可能把農產品收穫期延至農曆二月的希望,周德縣人委會主席阮功榮已簽署文本,要求土地面積發展中心根據規定,檢查給陳敏補償的卷宗,然後向該縣人委會匯報結果並提出解決的意見。

如此來說,給陳敏建議書解決的時間未到期,東亞股份公司竟悍然派人前來強制平整土地以開展項目。

東亞股份公司董事長陳文參通過電話與筆者交談時表示,陳敏已給公司簽下場地移交書,而陳敏控訴公司強制移交一事,他並不知情。陳文參董事長告知:“我肯定公司是沒有強制的權限,但場地展開平整時,則機械車也要跟著開車。”當我們要求陳文參提供該項目的法理卷宗和場地移交的筆錄時,他說目前正外出公幹,故不能提供。

該縣人委會阮功榮表示,在收到民眾的反映後,當地政府已從速邀請陳敏前往人委會詢問清楚。目前該縣人委會已掌握建議書的內容,並正在進行核實,然後將向傳媒回覆。元月15日上午,周德縣公民接待處也向陳敏詢問有關其建議和控訴東亞股份公司的內容◆
 
可以訴訟
巴地-頭頓省律師團律師張春八告知,企業擅自強制收取民眾的土地是完全非法的。儘管企業有土地移交《決定》與否,但仍要遵守法律,強制回收土地事宜是屬於國家機關的權力,企業沒有職能、任務、權限強制收取民眾的財產。此場合需要鑑定損失,民眾完全可以向法庭提出訴訟,並要求補償。若更嚴重的話,可以審議以毀壞財產行徑罪名提出控訴。

玉 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本市酒肆在各地如雨後春筍般林立。

調節、限制酒和啤酒的害處

本市領導正在草擬的各項提案之一是對酒和啤酒增收特別消費稅,以便落實國會有關試行發展本市特殊政策機制的54號 《決議》。這是一項必要的措施,以調節、限制酒和啤酒的害處。

求助地址

貧病夫婦相依為命

日前,我們來到第八郡第十五坊米穀街20/2號的住房出租區以核實陳恆山(又名:正哥-58歲)與阮氏碧水(56歲)夫婦倆的生活情況。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食管癌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十四坊新和東街205/18C8/31的楊氏鸞(現年40歲)日前來到本報求助,說她的丈夫歐潤堂(45歲)在4個月前咳嗽不停,咳出痰和血,進食就會嘔吐,吞咽困難,體重明顯下降等,於是先後進了第六郡醫院、阮知方醫院、泰安診所、私人醫生診所、醫藥大學醫院等檢查,有的說他患有胃炎,但大多數醫生診斷他是患上食管癌,留醫沒多久,醫生便給出院回家,並叮囑定時服藥和複診。自從病倒,他體力消瘦,無法再去當苦力,更沒有能力掙錢養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