櫃員卡款項「無聲蒸發」

近日持續出現櫃員卡裡的款項在半夜“無聲蒸發”事件。應是銀行該審查櫃員機技術,以及檢討上述  各起失款案處理程序的時候了。

六月二十五日,水姐在舊邑郡光中街的這台櫃員機取款。

六月二十五日,水姐在舊邑郡光中街的這台櫃員機取款。

在幾分鐘內竊取超過兩億元
上月27日早上,緣姐驚慌地接到7條賬戶被轉賬和提款的短訊通知。賬戶裡的1億1600不翼而飛,其中有兩個提取2000萬元的指令,其餘是轉賬入其他一些賬戶。這些交易是當天凌晨3時30分至4時進行的,她的賬戶僅剩下32萬元。7月2日下午,東亞銀行回覆緣姐15日將有處理結果。緣姐氣急敗壞地說:“我不同意,因為正缺錢,要求銀行在9日之前回覆處理方案,并先讓我墊支100%這筆金額。
 
我雖然理解銀行是需要時間來檢查短訊,但我認為兩週已經足夠。我真的擔憂,因為需要使用這筆錢,所以才會放在賬戶,否則存款不是利率更高嗎?”。據緣姐說,東亞銀行給她檢查一段視像錄影,一個男子模樣,頭戴Yamaha 字樣的安全帽,裡面加戴一頂鴨舌帽,戴口罩,眼鏡。這個人以迅速的動作在東亞銀行的兩台櫃員機上提取現金,他手裡拿著一張A4紙,臉部幾乎沒望過屏幕。

巧合的是,緣姐賬戶失竊的同時,本市的阮芳水的櫃員機卡賬戶也失竊。後者存在東亞銀行櫃員機賬戶中的8500萬元也在幾分鐘內“蒸發”,她懷疑其卡號信息是在6月25日當她在舊邑郡光中街Mercedes公司外面的東亞櫃員機取款時被盜取了。該銀行建議先給她墊支部分款項,但因為她丟失了身份證,唯有等待30天(至7月31日)看看到時銀行能否退還這筆款項。

第七郡的俊兄在憶述信用卡賬戶被竊7000萬元的事情時表示十分痛心。事情發生在2016年12月,他丟失了T.銀行的信用卡,被不法之徒拿到另一家接受POS卡的商店提款。後來俊兄報警和通知銀行,他還得先補回賬戶這筆款,因為是信用卡,故這筆款被扣押,以等待公安作出最後結論。
 
截至2012年4月底,警方正式得出結論,POS機的現金提取過程是錯誤的(POS機只使用支付商品和服務費),並於5月初,銀行才為俊兄的存款解封。處理時間延長了近5個月,俊兄花了很多時間配合調查。其朋友說,在海外,當收到顧客的反映,銀行會立即核實,並向客人付款。

須革新櫃員機卡技術
自從2012年以來,不法份子在櫃員機上安插複製信息設備以竊取持卡人信息(稱為略讀)事件十分頻密。當時,國內銀行正在研究應用從外部侵入中央處理系統時的報警系統。當櫃員機出現異常時,中心將檢測並採取制止措施。但是6年時光過去了,市場上仍然出現了櫃員機卡信息被盜,賬戶款項蒸發的事件。用戶無論如何警惕,也很難避免以上風險◆
 
Basico律師事務所成員董事會主席張清德律師表示,櫃員機被人安插設備竊取客戶信息,銀行必須對機器技術負責,因為銀行的櫃員機卡數據漏洞。目前,越南銀行發佈了路線圖,要求最遲要在2020 年12月31日,越南的所有櫃員機卡必須轉換更安全的芯片卡(帶電路板的卡),以提高安全性。目前市場上的1億3600張櫃員機卡,主要是磁卡,容易被竊取信息。張清德律師表示,“必須有來自競爭,來自政府監管的的巨大壓力,銀行才會迅速部署,否則銀行是不會為轉型而投入大量成本的。”

青 春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大功率的揚聲器正是噪音污染的「罪魁禍首」。

因卡拉OK噪音受苦

對在居民區裡造成噪音污染行為進行處罰的規定已出台,解決此問題的地點也有了,但鮮有個人或機構被罰。

求助地址

腎病急需施手術

張蘇蝦,74歲,常住戶口在第五郡第十五坊新成街的一條巷子內,這裡也是他租住的地方,因為屋主要收回屋子,於是從2001年至今,他都是租住在第十一郡第二坊蔡蕃街78F號,在此登記暫居。他和妻子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長子有了小家庭,有兩個兒女,另租屋居住;女兒已出嫁,家裡剩下他夫婦和幼男一起生活。兒女們的生活都各有困難,有自己的家庭兒女要照顧,未婚的小兒子打工,每月給兩老100萬元和負擔家庭的日常開支。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腎病施了手術繼續化療

現年50歲的朱鳳玲,租屋居住在平政縣永祿B鄉10號省路永祿B居民區A座2.1號,與母親和弟弟一起生活。她的常住戶口在第五郡第二坊阮廌街某巷子內,屋子是母親的,已於10多年前賣出了,因為母親患乳癌沒錢看病,借貴利醫病,迫得賣屋還債,然後在50號國道買屋居住。母親再次發生事,這次是跌斷了大腿骨,為了醫治再次賣屋,之後到永祿B鄉租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