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美食街凌亂無章

第四郡永慶美食街投入營運的近半年後,許多居民反映:這條街的經營情況越來越亂七八糟,擾亂秩序和不確保交通安全,對周圍居民的生活造成大影響。

人行道上擺滿桌椅。

人行道上擺滿桌椅。

民眾埋怨
今年3月底,第四郡人委會開設永慶美食街,其目的是推介傳統美食,並為該郡社經發展作出積極的貢獻,以及整頓市容、重新安排永慶街的經營戶。然而,事與願違。家住永慶街的P.H.H透露:“此前,我們多次建議坊和郡政府,美食街的各家酒肆經營情況亂七八糟,對周圍居民的健康和生活造成大影響,但未獲得處理。第四郡迄今卻將永慶街發展成為美食街,為各家酒肆營造擴大經營規模的條件。”

從雲屯街直往孫誕街的永慶街全長逾1公里,駛經第八、九、十坊,共有數百家飲食店,但海鮮酒肆佔多數。每日下午3時左右,各家酒肆開始營業,至晚上6時的食客熙來攘往,酒肆服務員在馬路上爭相招徠顧客,人行道上擺滿桌椅,馬路成為停車場,甚至若干酒肆還在路邊擺放燒得紅紅的炭爐,忽視路人的安全。

永慶美食街吸引眾多食客,故周圍環境聒噪。此外,許多酒肆還將人行道上的揚聲器音量調大,以及邊唱歌邊兜售飴糖、表演雜技等聲音,導致當地情況十分混亂。永慶街的路幅較小,往來車量多,食客酒後騎車不確保交通安全。許多酒肆的營業時間延長至翌日早晨4至5時,所以周圍居民並沒有休息空間。

家住第十坊的N.T.N告知:“我們住房離永慶街數10米,但要常關閉門窗,避免受各家酒肆的聒噪騷擾。第四郡人委會將這條酒肆街合法化,因為此前的經營活動具自發性,但至今的秩序和衛生情況沒有好轉。實際上,永慶街上只建立美食街牌樓,但得不到地方政府管理。第四郡規劃美食街,就要規定經營時間、路幅、限制噪音和有存車場等,卻讓周圍環境凌亂無章。”

按路線圖整飭 
此前,永慶街是條河涌,第四郡清拆補償若干房屋和施工方型沙井、建設街道後,餘下兩旁的空地最大寬逾10米,現是暫時性人街道。近10多年來,永慶街兩旁的居民霸佔上述人行道以自發性經營,第四郡迄今回收土地且開設美食街,讓各個經營戶租用,既要開展公共項目時將能主動回收,又可以推介第四郡的品牌和吸引遊客。

第四郡第十坊人委會主席黎阮世霖表示:永慶街的經營活動委實凌亂無章,坊政府在街坊組會議、與選民接觸時已接受民眾的反映。實際上,坊政府經常整頓霸佔人行道、馬路的情況,同時處罰了許多蓄意違規的場合。對於聒噪問題,坊政府不持有處罰權力,也沒有測音量的設備。此前,永慶街經營海鮮貝類,但主要顧客是當地人。自從開設美食街之後,已招徠各地食客和外國遊客,導致這條街常處於超負荷的情況,坊政府已很努力整頓,但未取得效益。未來期間,第四郡將在永慶街上調派保安力量,並按美食街標準逐漸整頓秩序,希望會有好轉。

第四郡第八坊人委會主席阮輝鋒認為:“民眾所反映的問題都是事實。目前,暫時性的人行道已獲規劃,出租中間面積,騰出1.5米為行人服務,住房前的3米作為周圍居民的往來道路,但許多經營戶蓄意霸佔全部人行道。坊政府經常調派都市秩序力量巡邏和整頓,但人事不足,故難以管理得了。本坊屢次建議郡政府採取根基措施,得知郡政府正在按路線圖逐漸整頓美食街的活動,首先已解決食品衛生安全和經營戶的執照問題。目前,第四郡正在規劃存車場和責成施工單位,旨在滿足食客需求。未來期間,該郡將裝配監視器,跟進和提醒違規經營戶。對於蓄意和多次違規的經營戶,將吊銷經營執照。”

永慶美食街的發展速度較快,第四郡須快速制定具體的規定,不但要求各經營戶執行,而且還堅決制裁以徹底處理現今的經營情況。此外,須具體分區和限制酒肆,鼓勵經營傳統飲食和特產,符合美食街之稱◆

芳 鴛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芽莊市某餐廳因敲竹槓而受懲處。(圖源:安平)

須嚴懲對遊客敲竹槓行為

大年初,芽莊市某餐廳對遊客敲竹槓的行為引起議論紛紛。其實,對遊客敲竹槓和搶劫等行為非是某省市的個別問題,而是普遍現象,尤其是逢年過節,其陰影一直困擾著遊客,旅遊部門因此背上臭名和發展受限制。許多讀者關注並提意見,防止對遊客敲竹槓的行為。

求助地址

八旬病人大腿骨折

家住第六郡第六坊梅春賞街219/49號的李碧雲(今年79)和丈夫阮文明(今年滿80歲)和兩個兒女住在一起,生活僅靠兒女打散工、打雜的微薄收入維持。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漢無錢治病

多年來寄宿在弟弟的租房(第五郡第八坊菜園區4號)的黃家富(紙張姓名許家富,今年44歲,單身)日前來報社求援,說他患腎病、肝病已有一段時間,因為自己沒有條件入院好好接受醫治,故此雙腳浮腫厲害,雙手麻痺、酸痛,以致無法幹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