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酒類的婚宴

我日前去喝友人兒子阿輝的喜酒,在入席後,每桌只有汽水與淨化水,竟然沒有“聞”到一點兒的啤酒味道,令到賓客們大感奇怪,尤其是有不少男士們大失所望。很多人都想問主人家原因,但又覺得有點尷尬便作罷。可是,有部分與新郎相熟的友人似乎知道原由,於是便向其他賓客“分享”。在獲悉後,很多賓客便加以體諒。所以,雖然在沒有啤酒伴菜的氛圍下,賓客們都以汽水、淨化水代酒。“乾杯”、“乾杯”之聲仍處處響起。婚宴結束後,賓客們都很“清醒”且盡歡而散。

在某個沒招待酒類的喜宴上,賓客依然盡歡。

在某個沒招待酒類的喜宴上,賓客依然盡歡。

原來,友人兒子不以啤酒招待的原由,是因為阿輝在數月前也是參加朋友的婚宴而喝酒太多,在回家途中與另一名騎車者相碰而導致左腳骨折,費了兩個多月才康復,為了不想有人步其“後塵”,所以  阿輝決定他的婚宴“與酒隔絕”。

當然,阿輝的“沒有酒的喜酒”也讓其親朋戚友有所議論。對於不少女士與不愛喝酒的友人自然贊同,他們覺得婚宴不一定要喝酒,而沒有酒的氛圍是文明、斯文,因為有人一喝了酒,說話便會滔滔不絕,甚至說出一些粗俗且難以入耳的話兒,又或者會因酒後失言而與朋友之間發生頂撞,弄得主人家不好意思,更嚴重的可能會大動干戈。因此,如果沒有酒喝,婚宴散席後,賓客們都可在精神極佳的狀態下回家,最重要的是在騎車時能確保本身、家庭與他人的安全。
 
可是,也有人認為,婚宴不喝酒,便缺乏了那“喜”的氣息,因為參加婚宴,除了是向一對新人送上最真摯的祝福之外,也是與不少好友敘舊的時刻,因此難得相聚,又怎能缺酒呢?有酒,才有氣氛,可以暢談盡歡,互相交流,尤其是當我們拿著一杯汽水或淨化水與友人“乾杯”,似乎有點怪怪的!亦有人表示,婚宴應該有酒,喝多與少可自行控制,與其不招待酒類,倒不如免設婚宴,只向親友們報個喜罷了!更有人建議,乾脆在喜柬上寫明沒招待酒類,讓賓客們在心理上有個準備,特別是賀金方面。
 
對於上述說法,我個人並未認同,因為對於愛喝酒的人似乎是難以自控,只有越喝越“勇”,難以“收口”,最終會是酩酊大醉,形態盡失,令人側目。至於“在喜柬上寫明沒有招待酒類”的說法,我認為沒此必要,因為親友辦喜事,我們去參加是送上祝福,不論主人家以什麼來招待,這點絕不重要,只需要賓主歡愉,就是一件美好的喜事,而減少喝酒,對本身健康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呢!

因此,我本身很贊同“沒有酒類的婚宴”這個做法,但卻不知道其他朋友的意見又如何呢?◆      

第六郡 周啟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路經在露台上掛滿東西的公寓時,怎不教 路人心跳加速?

路經公寓時憂慮多

我最近前往探望一名家住第十一郡某公寓的朋友阿輝。3年前,他購買了該公寓底層的一個單位,並且在門前賣粉麵兼飲料,生意不錯,但他表示其家庭經常為從高空丟下來的雜物而煩惱。那天他氣憤地指著剛換上的伸縮式遮陽篷說: “樓上的住客真沒有公德心,老是從高中拋下雜物,軟的、硬的都有,更離譜的是,有一次竟然將一隻還沾著血的老鼠屍體拋下遮篷,接著彈落地上,嚇得食客們大叫起來,我看見了也感到噁心,有多名食客再也吃不下而付錢後匆匆離開,以後再不見來光顧。至於遮陽篷,因經常承受著從高空掉下來的雜物的壓力而很容易破裂,所以我已換了多次,花了不少錢!”最後,阿輝搖搖頭說:如果早知住在公寓底層有這樣的困擾,我就不會購買了。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求援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吉街150/1B號的林持家(今年80歲)與太太羅彩玉(79歲)和2個兒女住在一起。林大叔一家屬地方的貧困戶,故此,他們夫婦倆與先天性患上智障的女兒均獲得坊政府派發醫保卡。他本身患有高血壓、糖尿病、關節炎、胃炎等,身體不適的時候就持卡入院接受醫治,每半個月就到郡醫院複診一次,領取藥品回家服用;羅彩玉大娘是全職家庭主婦,每天還得照顧智障幼女林碧佩(43歲)的生活飲食。羅大娘患上高血壓已經10多年,半年前不幸在家滑倒傷了腰骨,當時醫生建議動手術,但由於家境貧困,無法籌措大筆手術費,加上自己年紀大了,故此只服用止痛藥和敷藥膏而已,如今傷口幾乎已痊癒,但行動過多會感到酸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女兒為繼母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二坊宗室協街278/15號門牌的李秀瓊(現年37歲)日前來到本報讀者工作組為其患重病的繼母范氏姍(現年51歲)籌集醫藥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