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鼠劑“無人”管理

滅鼠劑在市場上比比皆是,質量魚目混珠,會危害人類健康,但卻沒有得到職能機關的管理。

滅鼠劑在本市的多條街上都有售賣。

滅鼠劑在本市的多條街上都有售賣。

根據觀察,各種滅鼠劑、驅鼠劑在本市的雜貨店、流動車多不勝數。幾乎所有產品都沒有標籤、原產地等信息。值得一提的是,各種滅鼠劑的顏色鮮艷,容易誤認為糖果,所以非常危險,尤其是兒童。

市場上現有上百種滅鼠劑、捕鼠劑。有的老鼠在吃後會立即死亡,有的吃兩次以上才有效。老鼠藥中有的化學成份導致眼出血,所以老鼠來到光亮的區域才逐漸死亡,因此屋主輕易找到屍體。另一種則含有活性物質,致使老鼠吃後必須來到有水的地方再死去。又或會令老鼠患上傷寒,一週至10天後才死去。在此期間,患病的老鼠有可能傳染給其他老鼠,導致“全軍覆沒”。含有抗凝血藥的滅鼠劑也使老鼠逐漸死去。
 
最近,不少捕鼠、滅鼠劑經營流動車還出售一種放有液體的盒子,而根據介紹“打開盒子便再沒老鼠了”,每盒售價1萬至2萬元。裡面的液體呈深黃色或白色、黏糊糊、氣味濃烈。據小販表示,此藥是上門送貨的,出售後才收錢,所以不清楚其原產地以及原料成份。

很多人都擔心滅鼠劑中的化學成份會危害健康。南部西區持續發展國家級科技項目辦事處副主任范成軍博士告知,任何滅鼠劑都有害,驅鼠劑亦是。要是人體吸進這些毒氣會感到頭疼、眩暈,重則可能深度昏迷,難以恢復功能。不少情況誤服滅鼠劑後都不治身亡。至於導致老鼠患疫病的化學物質要是沒有得到良好監控也可能會傳染人類,非常危險。

雖然被列入毒害產品,但一直以來,滅鼠劑仍不屬於職能機關的管理名目中。市畜牧與獸醫分局表示,向來都沒有任務要管理此產品。市植物種植與保護分局只管理針對農田鼠類的滅鼠劑,至於家庭鼠類屬於衛生部的責任。筆者前往市衛生廳探問,該廳的人員卻指引到第五郡的市衛生防疫中心。來到中心後,經過多個環節,筆者才能與環境科的某幹部聯繫,但此人表示中心一直以來僅實行防疫任務。對於市場上的滅鼠劑,衛生防疫中心沒有管理責任。

對此,本市市場管理分局長潘還劍承認在市場上銷售的滅鼠劑沒有得到關注。其中,大部分都是來源不明的產品,所以今後,市場管理機關將加以注意查處以保護消費者◆

阮 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上千間社會住房將為勞動者服務。

本市決心投建工人廉價住房

上千間社會住房、工人宿舍將獲得興建,面積從25至77平方米,出租或出售的價格為以3億至10億元。

求助地址

癌症患者等錢施手術

羅玉艷嫦現年31歲,她有了丈夫和一個今年11歲的兒子,他們一家3口現正在平政縣新堅鄉阮玖富街A1/12號租房子住,月租80萬元。艷嫦之前是在家加工打火機,以有時間做家務和負責接送兒子上學、放學,加工打火機日掙有6萬元。她的丈夫在某大米店送貨,週薪120萬元。夫婦倆的收入勉強可以維持生活和供孩子讀書。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夫婦求幫助

吳南(54歲)與妻子陳氏細(50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5-11-12聯區街12/9號租房子住已經很多年。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吳春蓮今年29歲,3年前嫁到檳椥省生活和工作。吳南夫婦都沒有兄弟姐妹,只靠自己的能力自力更生。吳南當“摩的”司機,陳氏細是鐘點家傭,空閒時間還領些眼鏡回家加工,刻苦勞動勉強維持一日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