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擾電話何時休?

此前,不少人為收到眾多從手機發至的無聊短信而感到煩厭。近來,人們又被那些從手機撥出的電話所騷擾,其中有筆者。

帶煩擾性的電話越來越多。

帶煩擾性的電話越來越多。

可以說,那些無聊電話是“全天候”打來,不分晝夜,甚至筆者在如廁時也有,全都是推銷房地產、金融、保險、保健產品等等。友人小蘭不滿地說:“很多時候正在街上騎著摩托車,手機響起,我不得不停在路邊接聽,原來是問我是否有貸款需求,當時我真的很生氣,如果不幸被搶了電話就倒霉。各移動網絡供應商在制止了以‘太空卡’發出無聊短信這行動後,我們以為不再受到滋擾,怎料現在那些廣告、推銷電話竟增加!”另一朋友阿平則對每天接到多少個無聊電話而感到無奈,他說:“有某保險公司上午是一名男經紀打來,中午是女經紀。
 
很多時候我正在公司開會不方便接聽,在開會後,以為是客戶打來,我便撥回那手機號碼,怎料才知道是保險公司的經紀,又或者是銀行職員問我開不開信用卡。此前,他們用那些有11個號碼的‘太空卡’打來,我還猜到可能是無聊電話。現在全是10個號碼,所以若不撥回又怕是重要電話而錯失,但撥了卻要花電話費!”

幾乎所有人都對無聊電話比那些無聊短信更感煩厭,因為短信還可不查看或將之刪掉,但電話卻不能不接聽。雖然我們也可將那些廣告電話號碼列入通話攔截名單內,但卻太多而無法全部攔截。

最近,各移動網絡供應商也承認對制止上述無聊電話行徑也感到“束手無策”,因為那些全是按規定登記的手機號碼,只有在接到客戶對無聊電話的投訴後,各供應商才將那些號碼列入受檢查的“黑名單”內,並且會對其發出提示通知,之後如有“再犯”才可終止服務。
 
因此,供應商表示,若客戶經常收到無聊電話而感到煩擾,就通知供應商以作處理。但實際上,客戶對 “投訴”一事也會覺得不耐煩,原因並非單是2、3個號碼的手機打來,難道就為此而經常向供應商投訴嗎?當然,也有人認為,那些經紀、推銷員為了生活才迫不得已經常向客戶撥電,而其推銷語氣亦很禮貌,當我們一說“現在沒空時”,他們便會立即講“對不起,下次才打來”後會匆匆掛上電話。但不管怎樣,那些都是“煩擾”電話,且不知道何時才休止?◆

陳嘉坤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上千間社會住房將為勞動者服務。

本市決心投建工人廉價住房

上千間社會住房、工人宿舍將獲得興建,面積從25至77平方米,出租或出售的價格為以3億至10億元。

求助地址

癌症患者等錢施手術

羅玉艷嫦現年31歲,她有了丈夫和一個今年11歲的兒子,他們一家3口現正在平政縣新堅鄉阮玖富街A1/12號租房子住,月租80萬元。艷嫦之前是在家加工打火機,以有時間做家務和負責接送兒子上學、放學,加工打火機日掙有6萬元。她的丈夫在某大米店送貨,週薪120萬元。夫婦倆的收入勉強可以維持生活和供孩子讀書。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夫婦求幫助

吳南(54歲)與妻子陳氏細(50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5-11-12聯區街12/9號租房子住已經很多年。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吳春蓮今年29歲,3年前嫁到檳椥省生活和工作。吳南夫婦都沒有兄弟姐妹,只靠自己的能力自力更生。吳南當“摩的”司機,陳氏細是鐘點家傭,空閒時間還領些眼鏡回家加工,刻苦勞動勉強維持一日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