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一不慎 終身悔恨

勞動事故造成的後果往往會給勞動者本人和社會帶來沉重的負擔和無以言表的傷痛。

“安全至上”,在所有建築工地都看到的溫馨提示。

“安全至上”,在所有建築工地都看到的溫馨提示。

據勞動-榮軍與社會部勞動安全局的報告顯示,去年全國已發生8956起勞動事故致9173人受工傷,其中98人死亡,1915人受重傷。本市是有最多人因工傷事故死亡的地方,其次是河內市、平陽、同奈、廣寧、北寧等省。值得注意的是,近幾年來,勞動事故事例和工傷死亡人數正逐年增加!
 
60%因為主觀因素
報告指出,勞動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有60%是人們的主觀因素,具體如:沒有或者缺乏安全工作規程和措施;設備不保證安全;沒有或者對勞動安全-衛生的培訓不到位;個人安全保衛工具設備沒有得到充分裝置;違犯勞動安全-衛生規程、規準。

據國際勞工組織(ILO)的估計,世界上每天有約6400人因工傷和職業病而死亡,有86萬人因工受傷。因傷勢、病痛、死亡的負擔引致社會上人力和經濟上的損失嚴重,從而提出對勞動安全-衛生工作在國際級、國家級、企業級乃至勞工本人方面的充分投資是當務之急和迫切需要的。

工傷給家人帶來沉重負擔
阮德順從長年乾旱貧瘠的廣平省家鄉來到平陽省某建築工地當泥水工。今年4月初某個上午,當在工作時,突然一捆重上10公斤的鐵枝從天而降擊中他的頭部令他倒地不醒,工友立即送他去急救。昏迷了三天,儘管醫生極力搶救,但他還是傷了一邊腦,醫生勸他不要再工作傷勢才能慢慢復原。順兄說,他遭到飛來橫禍是因為起重機司機在吊掛重物時不遵從一些規定,而公司的勞動安全負責幹部則疏忽大意,沒有監管起重機司機吊掛重物的情況。

從本來是家庭經濟的頂樑柱,順兄一下子卻成了妻兒的重擔,他們要輪流來照顧順兄。他受傷的工地建築承包商給他  的資助金與醫藥費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失去了工作能力,加上自覺是妻兒的負擔,他變得很壓抑自卑,情緒低落讓他一下子變得蒼老,完全不像是41歲正值壯年的樣子。

企業要最先承擔責任
在有出現工傷事故情況的各行各業中,建築業佔比率最高,超過總工傷事故的20%而且佔了因工傷事故死亡人數的19%有多。儘管職能機關對各個建築工程就遵守勞動安全規定執行情況進行持續檢查,可是令人遺憾的事故仍然時有發生,只因為許多企業因利而忽略了工人的性命。

山星建築貿易公司經理陳文寶先生認為,許多國內企業沒嚴肅地執行勞動安全規定,尤其是建築、生產、開發行業的企業。在許多建築工地上,儘管“安全至上”的口號橫幅到處可見,可是並非所有企業都能言行一致的。許多企業忽視、不注重勞動安全,不嚴肅執行勞動安全-衛生的基本規定而引致遺憾事故發生。建築施工承包商要部署專責或兼職幹部負責建築工地上的勞動安全-衛生工作,此工作幹部的人數應工人數量而定並符合工地規模。建築施工承包商在施工之前要為勞工做好安全措施,要嚴謹檢查施工和工程的所有設備和工具的安全度。

在平盛郡阮企街某高層建築工程負責勞動安全管理工作的黎文福兄認為,現時,在建築工地上的勞動安全管理執行得更加嚴謹,誰不符合勞動安全的條件都被工程管委會要求離開。在此工程的工地上的所有工人都得到提供充分的勞動保護裝置包括衣服、帽子、手套、口罩等,而且都經過極之到位的勞動安全培訓。
 
他補充說:“因建築工程的特殊性,可能會有上十個建築承包商在同一時間進行其他項目的建設,因此有時候會因人為疏忽而出現事故。依我個人所見,在同一個工程裏同時進行項目施工的各個承包商彼此之間的配合要更加協調,遵守勞動安全規則和主動消除一切會在本身的工作地點有勞動事故的風險,同時也避免給其他工作地點的工人造成損傷。”

市勞動聯團政策-法律科副科長阮飛虎先生提議勞動者應拒絕不保證安全的工作。他說,勞動者本人為了自身的安全,在進入建築工地或生產車間之前也要先掌握對勞動安全的知識,尤其是要嚴肅地遵守勞動安全的一切規定。如果覺得或認為自己的工作場所不滿足勞動安全-衛生條件,則要向管理層提意見以便得到充分提供,如果管理層不加以改善,勞動者可以拒絕工作以確保自己的生命安全◆

江 南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青年在輔業中心登記應徵手續。(圖源:陶玉石)

警惕高薪招聘騙局

利用社交網絡及求職者希望找到“輕鬆又高薪工作”的心理,若干招聘公司設法詐騙求職者的錢財。

求助地址

金蘭姊妹 相依為命

在第五郡第十五坊阮志清街461號,據說是一個齋堂。現時裡面住著兩位年齡快近70的老大姐,危兒(68歲)和冼阿堅(66歲),兩人都疾病纏身。危兒患糖尿病、骨節炎、頭暈;冼阿堅血壓高、腦萎縮,最近發現患乳癌,急需施手術,遲了將會擴散蔓延至另一邊。據危兒告知,近來冼阿堅的頭腦有點迷糊,不知是否病痛影響!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八旬老婦孤獨生活

住在同奈省錦美縣潼雁鄉濁泉村,現年83歲的李秀英婆婆獨個兒生活,沒有親人照顧,處境可憐。李婆婆的丈夫剛去世不足百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