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被水淹與漏電隱憂

今年5月19日,上完夜班值班後,家住第八郡的阮清兄在回家路上已給本報熱線電話來電反映出他的顧慮。他表示下大雨,許多街道被水淹,人們要推車涉水前行,見到人行道上的一個個電箱泡在水裏,他很是擔心。如果出現漏電那麼會很危險。的確,清兄及不少讀者的這個顧慮是正確的,記者也就此情況去尋找答案。

清官縣夫人街上有很多未完工的地下電纜露出地面多時。

清官縣夫人街上有很多未完工的地下電纜露出地面多時。

地下電纜仍露出地面
在本市多條街道上,地下電纜露在地面上的情況比比皆是。在第三郡清官縣夫人街與阮廷炤街交叉口附近的某服裝店門前,在接近電柱的人行道上有兩條長1米多的中壓電纜線伸展出地面。電纜線口用塑膠袋粗略的包著,還有很多埋在地下的橙色塑膠管參差不齊的露出地面。記者向服裝店的保安人員詢問,對方表示他自己也不記得這些電纜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他說:“我想,大概有一個多月了,工作人員施工後就這樣丟下,不知道有沒有導電,每當下大雨我也感到擔心,怕會漏電,會有危險。”

不單單是此處,繞著第三郡的阮廷炤、武文秦、清官縣夫人街;第一郡的阮炳謙、石氏清、阮景真街;第十郡的阮志清街走一圈,不難看到這些街道上有好多低壓及中壓電纜頭露在人行道上。令人堪憂是像在第十郡第七坊阮志清街512號巷巷口處,好幾個中壓電纜頭與其他通信電纜有如蜘蛛網糾纏在一起。該處的一家商店的保安人員告訴記者說:“電纜工作人員施工了兩個月後就一直這樣丟在一邊,看這堆亂七八糟的電纜線確是讓人害怕,尤其是下雨天沒有人敢靠近那裏。”

市電力總公司屬下、亦是本市電纜地下化各項工程投資單位的輸供電分配網絡管理科副科長阮玉卿解釋說:“今年,我們開展施工56個地下化電纜工程,包括237公里中壓電纜線和468公里低壓電纜線,其中有31個工程已完成了挖掘地下和敷設電纜線部分。所有的露在路面的電纜線頭,誠如民眾和讀者所反映的情況,有的是因為物資尚缺乏,有的在實驗階段,而且完全沒有導電。
 
目前,我們正等待進口環網櫃來安裝,之前已經引進了一批,至於輸配電則正在進行施工中。各種類型的電櫃的安裝工作估計將在7月份內完工。為了讓民眾安心,我們會提出要工程施工承包商在施工告一段落後把所有的電纜線頭整齊的綑在一起,不可以像以前一樣隨便,以不影響街道市容美觀,而且在下雨天時能保證行人的安全。“

下雨時上街值崗應對
最近的僅一場豪雨已令本市30多條街嚴重水淹、積水,多處頓成澤國;而且還有不少地方如平盛郡的阮友景、阮企街;平新郡的安陽王街;第七郡的黃晉發街;第十二郡的阮文過街等是經常會嚴重水淹的街道,民眾擔心經常性的水淹會對地下電纜線造成影響,而且安置在人行道上的輸供電箱因為積水而會有漏電可能……。就民眾上述的顧慮,市電力總公司技術科科長倫國興解釋說:“已經地下化的電纜線是完全可以放心的,因為地下化的電纜線可以浸泡在水中多年,電纜線內有層物料可以防潮防水。至於安置在各人行道上的供輸電箱,按交通運輸部門所提供和要求的技術規格,則電箱要安置在一個比路面高出半米的水泥墊上,輸供電設備部份會設置在箱內的上方。
 
這樣一來,從路面到箱頂的高度會超過一米。箱內的電器設備都置在高處,而且設有斷路器,如果電箱被水淹沒,斷路器會自動跳閘斷電。”當記者提出:不能排除斷路器無效的可能性,如果斷路器無作用,那麼漏電的可能性會更大的問題,倫科長肯定地回答說:“這是電力部門所關心的問題。過去,下大雨時,工作人員不可以進行技術操作,如今就不一樣了,下大雨時,我們會要求各個運行隊要派人員到嚴重被水淹的區域去值崗和跟進情況以作出應對措施。如果發覺積水太深有可能影響到電箱,則向運行隊匯報以便在智慧輸供電網系統上斷電。”

本市富壽電力公司技術副經理阮文保稱: “考慮到下大雨街道嚴重水淹有可能對電箱造成影響,為應對這個情況,本公司已向第十和十一郡所有的坊政府發出公文,提議為我們提供若干經常會出現水淹的一些地點以便讓公司有處理方法。現時,公司已部署力量跟進在第十郡的二月三日街和第十一郡的鳴鳳街的水淹情況。這兩個地方是被認為水淹情況嚴重的區域,然而,於5月19日下的那場豪雨,積水深度尚未能對各個電箱造成影響。我們仍會繼續跟進並派人員到現場去值崗和作出應對方法。如果下大雨積水過深,那麼會在輸供電系統上斷電以確保民眾的安全。”

出自對當前氣候和雨量的複雜多變與及街道水淹情況日益嚴重的情況的評估,市電力總公司副總經理范國寶先生肯定地說:“我們已經刻不容緩地向屬下公司作出指導要篩查供電網和電信,以期不讓與電有關的意外事故發生,同時部署力量在下雨天時到各個水淹區域去值崗和及時作出應對方法。”◆

舒 黎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上千間社會住房將為勞動者服務。

本市決心投建工人廉價住房

上千間社會住房、工人宿舍將獲得興建,面積從25至77平方米,出租或出售的價格為以3億至10億元。

求助地址

癌症患者等錢施手術

羅玉艷嫦現年31歲,她有了丈夫和一個今年11歲的兒子,他們一家3口現正在平政縣新堅鄉阮玖富街A1/12號租房子住,月租80萬元。艷嫦之前是在家加工打火機,以有時間做家務和負責接送兒子上學、放學,加工打火機日掙有6萬元。她的丈夫在某大米店送貨,週薪120萬元。夫婦倆的收入勉強可以維持生活和供孩子讀書。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夫婦求幫助

吳南(54歲)與妻子陳氏細(50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5-11-12聯區街12/9號租房子住已經很多年。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吳春蓮今年29歲,3年前嫁到檳椥省生活和工作。吳南夫婦都沒有兄弟姐妹,只靠自己的能力自力更生。吳南當“摩的”司機,陳氏細是鐘點家傭,空閒時間還領些眼鏡回家加工,刻苦勞動勉強維持一日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