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 500 醫務人員報名捐贈器官

上月底,國家人體器官移植調配中心舉行儀式,向中央血液學-輸血院465位報名捐贈器官的醫生和醫務人員派發捐贈卡。近500位醫務人員報名捐贈器官的義舉已起到了積極作用,鼓勵及動員醫療部門的幹部、工作人員與及各階層人民參與報名捐贈器官和組織,以為救人和科學研究服務。

國家人體器官移植調配中心主任 鄭鴻山教授在儀式上致詞。

國家人體器官移植調配中心主任 鄭鴻山教授在儀式上致詞。

據國家人體器官移植調配中心主任鄭鴻山教授告知,我國的人體器官移植部門正面臨很多的困難。他說:“最大的困難是器官源極之缺乏,報名於去世後捐贈組織、器官的人數極少(截至目前,全國僅7400人報名於去世後捐贈器官)。另一困難是在進行人體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和全國的醫療單位中的人體器官、組織捐贈諮詢和報名系統尚很匱乏。”

鄭教授認為,想讓民眾認識到在腦死亡後捐贈人體器官、組織之舉的巨大意義和人文價值,則應要做好動員和宣傳工作。他說:“我本人已報名在腦死亡後捐贈器官,但假設當我去世時,我的家人不同意讓我捐贈,那麼就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了。因此,宣傳、動員一環很重要,要讓所有人知道一位腦死亡死者捐贈的器官、組織將可以幫助無數人挽救生命,重見光明。”鄭教授稱,在新加坡、日本等的一些發達國家,民眾在腦死亡後捐贈器官、組織是必然的事,如果誰人不想捐則要到一些醫院或醫療中心去登記。

中央血液學-輸血院院長阮英智教授-博士認為,欲推廣人體器官捐贈運動則要大力推進傳播工作,讓所有人瞭解到捐贈器官是具人文意義的行動。要動員政府機構的每位幹部捐贈、移植器官、組織,因為這行動的本質就是一場革命,而首先應動員醫療部門的幹部參與。正是因為大力推進傳播工作,讓我國從過去每年僅可以從專業賣血者處買得數百單位血液到了今日人道捐血運動已深入每人的潛意識中。到2015年,97%血液量都是來自志願者捐獻的。

據悉,迄今為止,除了國家人體器官移植調配中心之外,全國僅只有大水鑊醫院一所醫療單位設有器官捐贈傳播、諮詢和報名系統。這限制了民眾想要報名捐贈器官、組織的權利和宣傳、動員民眾登記在腦死亡後捐贈器官的效果。有鑒於此,鄭鴻山教授希望日後可以與若干進行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和全國的醫療單位就建設人體器官捐贈諮詢和報名系統工作有日益緊密的合作◆

香 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沉迷於打魚遊戲的人總是以為自己正在努力 掙錢。

「打魚」,變相賭博害人不淺!

在玻璃門窗之後、冷氣開放的空間內,食物、飲料一應具全隨時服務玩家。玩家們專注“打魚”如癡如醉,口袋的錢則如水一樣流走!“打魚機”現在已經遍佈多個遊戲機玩場,這個遊戲已變相成了一項害人不淺的賭博遊戲。原以為只有遊手好閒的青年才沉迷於打魚,實際上有許多玩家是知識分子,有穩定的工作,幸福美滿的家庭。沉迷“打魚”令他們債台高築、家庭關係惡劣、甚至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以下是數位局中人(姓名已更改)的心聲。

求助地址

八旬母親帶病謀生

吳好婆婆今年79歲高齡,目前與兒子文明(58歲)相依為命,母子倆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黎文貴街225/15/1/12號租個小房子住,租金加水、電費近200萬元,這筆開支是老人家每天徒步去賣彩票掙得的收入來支付,至於一日兩餐,每天的買米買菜不會超過3萬元,或是靠左鄰右舍的施捨。由於常年營養不良,故此,母子倆的身體健康變差,疾病也日益嚴重。老人家告知,丈夫病逝近50年了,自己含辛茹苦把兒女養大成人。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年婦女車禍後昏迷不醒

范氏芳蓉(52歲)現在平政縣新堅鄉第二村陳大義街門牌B12/1D號租房居住。獲悉,蓉姐在某旅館當清潔工,月薪僅有320萬元。為了改善收入,她在業餘時間內抽出一至兩個小時給他人清潔房屋,每小時掙得5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