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虐童、兒童性侵責無旁貸!

我國的少年兒童雖獲得家庭、社會、各級政府和法律系統的保護,然而時不時還是有虐童、兒童被性侵事件發生,很多時候,這些事件都是在產生嚴重後果才被發現的!

兒童被迫去求乞,這是在街頭上常見的虐童形式之一。

兒童被迫去求乞,這是在街頭上常見的虐童形式之一。

前不久,河內市公安廳調查警察機關已作出起訴“故意傷人”一案的決定,以進行調查一名正在中央兒童醫院接受治療照料、近1歲的幼兒被虐待事件。
 
存在漠視旁觀心態
這是最近期間發生的多起兒童被虐待事件之一。據聯合國秘書長特別代表處就兒童被施暴問題的統計數據顯示,在越南,估計有330萬名兒童需要得到特別的保護,而且他們有被施暴的風險。這個數字約佔越南兒童人口的12%。

國會的原社會問題委員會  主任阮氏懷秋對這個問題分析說,我們充分設立了維護兒童權益的機構組織,可是其活動只著重於得到家庭細心養育和關心的一部分兒童而不是從另一部分不幸的兒童方面著手。這些不幸兒童包括了孤兒、流浪兒、有父母正在坐牢的少年兒童、童工、年紀小小就得負責養家的孩子等。
 
此外,由於社會道德日下,很多人把孩子生下來卻疏於照顧或不肯照顧,甚至想扔掉以一了百了,孩子過得怎樣,吃得飽穿得暖嗎?絲毫不 在意。而且社會上很多人還有“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思想,看到有人虐待兒童卻不聲不響,怕惹麻煩。

與阮女士有同樣的觀點,第三郡人民檢察院院長武春銳女士指出,當下,還是有不少人有袖手旁觀的心態,知道有人虐童卻認為事不關己己不勞心,怕得罪人,怕惹麻煩,不想同執法機關扯上關係,所以不干涉,不舉報。家中成員有人被虐待也儘量掩飾,不想讓別人知道怕被處罰。而有權限機關如果不能倚靠民眾作為耳目是沒辦法有足夠的人力、工具來發覺、收集證據和處置虐童事件的。

缺少專門機關
阮氏懷秋女士坦率指出:“在一些文明國家,兒童是排在第一位的。只要有人見到孩子被打,他就會立刻報警,警方也迅速採取行動給孩子最嚴密的保護。這方面在我國還是不重視。同時,法律對虐童的處罰未能十分嚴明,一些事件能夠處理與否就像是一部不知何時才有結局的長篇小說那樣。”

本市國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大學講師裴越成認為,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國現時有保護兒童職責的機關系統極其多樣化(有約15個機關有此職責),但卻缺少了一個獲法院賦予可以在任何情況下有緊急干涉權力、有足夠強大干預能力的專責單位。防止兒童被性侵的熱線電話的活動也沒有顯著的效果。
 
他說:“特別是,當發現兒童被性侵、被施暴,告發者被要求提供證據,而往往人們都缺乏收集和保管證據的知識,因此在很多虐童事件中,無法將違犯者入罪,眼見邪惡者消遙法外,令民眾失去了信念。按理說,這樣的情況應該優先進行調查,需要心理專家、公安和人民檢察院機關極速介入。
 
當下總的情況是許多人缺乏對性侵行為的認知,不知道性侵對兒童受害者帶來的傷害和影響程度,所以很多家庭都選擇緘默、啞忍,不告發,甚至不知道該到哪裡去告發,哪個機關受理此事件。”

裴講師認為,應在大眾傳媒加強對個人權、身體不可侵犯權的宣傳,讓兒童懂得作出自保反應。父母要教給孩子自衛意識和能力與及掌握其他防性侵的知識,一旦被性侵就要說出來。加強宣傳與兒童性侵罪相關的法律知識,防範辦法和對被性侵的治療,最重要的是要嚴懲有犯罪行為的人。

武春銳女士提議說:“雖然我們設有各類保護少年兒童的組織和嚴明緊密的法律規定,但想要有效發揮防範和限制效果,則要求我們每一個人能提高對這方面的責任意識,當發現有對兒童性侵行為或出現虐童事件時就要出手制止或及時向職能機關告發以期達到保護效果。”◆

范 勇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慎防出租汽車

據家住新平郡的蔡光榮反映,他出租汽車,但客戶卻把汽車拿去典當。

求助地址

金蘭姊妹 相依為命

在第五郡第十五坊阮志清街461號,據說是一個齋堂。現時裡面住著兩位年齡快近70的老大姐,危兒(68歲)和冼阿堅(66歲),兩人都疾病纏身。危兒患糖尿病、骨節炎、頭暈;冼阿堅血壓高、腦萎縮,最近發現患乳癌,急需施手術,遲了將會擴散蔓延至另一邊。據危兒告知,近來冼阿堅的頭腦有點迷糊,不知是否病痛影響!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八旬老婦孤獨生活

住在同奈省錦美縣潼雁鄉濁泉村,現年83歲的李秀英婆婆獨個兒生活,沒有親人照顧,處境可憐。李婆婆的丈夫剛去世不足百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