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供應被禁止藥品

實際上,對於緊急和徹底回收劣質藥品一事,沒人負起主要責任,故許多藥房仍然售賣被禁止的藥品。

富潤郡潘廷逢街L.K藥房仍售賣MOOV7.5藥品。

富潤郡潘廷逢街L.K藥房仍售賣MOOV7.5藥品。

過去期間,衛生部所屬藥品管理局頒行禁止售賣並回收多劣質藥品的文本,但若干藥品仍獲公開售賣。

藥房人員“不知道”
去年10月,藥品管理局頒行停止售賣多種藥品的文本,其中有由印度Zim Loboratories ltd公司生產、市衛生廳進出口公司進口的MOOV7.5(Meloxicam 7.5毫克)藥品,其登記編號:VN-15414-12,批貨編號:FQ 90L701,使用期:2020年11月22日,指定使用目的:為類風顯性關節炎和骨關節炎患者緩解疼痛、抗炎。由藥品與醫學生物學股份公司生產的Fenbrat200M(Fenofibrat micronised 200毫克)藥品,其登記編號:VD-27136-17,批貨編號:0118,使用期:2021年2月1日,用於治療膽固醇升高。

我們來到富潤郡潘廷逢街L.K藥房購買MOOV7.5藥品,一名穿著制服、今年約50歲的婦女表示:藥房仍售賣這種藥品,但售價較貴。她邊拿著藥品邊指引說每日用餐後服一粒,須長時間服用。

在舊邑郡楊廣涵街某藥房,得知我們要購買Fenbrat200M藥品時,售貨員M.熱情地推銷藥品並指引膽固醇升高患者最佳服用藥品的時間是上午,將容易吸收。

我們來到舊邑郡黎德壽街D.C藥房購買Fenbrat200M藥品,售貨員肯定:沒貨。然而,他表示:若我們有需求,藥房會訂貨,1日後將可以供應。

我們向上述各家藥房詢問有關衛生部禁止售賣和要求回收藥品的消息,大多數售貨員都答覆:不知道(?)

同時受兩種“疾病”折磨
藥品領域一名專家表示:檢驗發現劣質藥品時,職能部門將決定回收。實際上,對於緊急和徹底收回劣質藥品一事,沒人負起主要責任。因此,各家藥房仍公開售賣被禁止的藥品,病人也掌握不到相關資訊,所以仍照常買來服用。

本市統一醫院重症監護與防毒科副主任黃玉映醫生認為,病人服用劣質藥品後的病情不但沒有好轉,而且還遭受過敏、抗藥性、染毒,甚至是過敏性休克致死亡等副作用。

黃玉映醫生勸告:“病人須服用含量和濃度適當的藥品。若服用劣質藥品,不但不可以殺死病原體,而且還增加毒素,導致病人同時受兩種‘疾病’折磨,故病情會加重。最危險的是,劣質藥劑還潛伏令病人暈眩和休克致死亡的危機。”

許多醫生分析:冒牌和劣質藥品的銷量之所以增加,是因為利潤高和病人亂服用藥品,不須醫生開方及指引而買賣藥品。此外,藥品原料和成品質量的檢查工作不嚴。

藥品管理局副局長杜文東告知,該局已要求各省、市衛生廳加強藥品質量管理工作,同時指導各藥品經營和使用單位加強管理,執行藥品產銷、經銷、分配等現行規定,按規定回收藥品。

由去年11月至今年1月,衛生部將成立3個跨部門檢查團,對若干機關與單位的藥品、美容品、保健品、藥材、古傳醫學藥品的生產、經銷、廣告、鑒定、質量、達標證書等實況作出評價。

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顯示,世界年均有約20萬人因服用冒牌和劣質的藥品而死亡◆

鄭鄭-玉欣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冰毒。(圖源:互聯網)

冰毒貽害不再是個別問題

最近,報章連續報導兩篇內容是2名青年因服食冰毒而造成的命案與車禍的消息:具體是,一名親手殺害3名家人與一友人,一名駕車連環撞向數輛摩托車與汽車……。現在,不少人一談起冰毒便驟然色變。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無錢醫病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號的駱桂香(今年68歲,單身)與弟妹和姨甥住在一起。她以前靠幫人家打雜自力更生,近幾年來,由於年紀大體力差,已經幹不了活,只在家幫忙到遠地打工謀生的妹妹照顧3個姨甥的生活飲食。本月3日深夜1時左右,她感到頭很暈,四肢動盪不得,於是叫弟弟送進115人民醫院急救。留醫5天,醫生給她做了相關檢查,結果查出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腦血虛等,導致輕微中風,右邊身虛弱無力。隨後,她的病情有些好轉,加上擔憂沒有錢繼續留醫,便申請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數百萬元,是親戚湊錢給她支付的。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肺癆病人求助醫藥費

黃國基今年65歲,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隊宮街門牌57/21號,現與妻子和2個兒子住在一起。他與太太鄧燕芳(現年63歲)以前都是在玻璃廠工作,後來玻璃廠解散,他因體力欠佳就休息至今。太太則在某巴士公司申請打雜,月薪約400萬元。他們的長子(29歲)已有家庭和一個9歲女兒,每天去當泥水匠掙錢養妻兒,但其工作不穩定,收入時有時無;幼子24歲還單身,是網上送貨員,沒有工資,收入按勞取酬。一家人生活貧困,屋子破漏都未有條件修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