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心全意輔助殘疾人士

現年33歲的阮日明芳(藝名是芳Uma)是銅線畫的始創者。一幅幅銅線畫的背後是一個全心全意為殘疾人士著想的感人故事。

阮日明芳(中)正給其特殊人員培訓職技。

阮日明芳(中)正給其特殊人員培訓職技。

用銅線編成的畫

硬硬的銅線在阮日明芳靈巧小手和創意下,成為一幅幅精彩的畫作。坐在設於舊邑郡的Shark Uma公司裡,阮日明芳陶醉地講述金屬畫的來源和她的特殊工作人員。她說:“19歲那年,一次到朋友家玩耍時,看見他把銅線卷成十分悅目的形狀,我好奇,也取些銅線來玩,想不到我能把它們‘變化’成為獨特的裝飾品。回家後,那些銅線似乎對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吸引力。
 
我連忙騎著自行車,從舊邑郡前往第五郡的市場購買銅線回來,用自己的想像力來研究。這些銅線使我不停地鑽研和創新,製造一個一個不同款式。”
13年前,阮日明芳開始用銅線來製造裝飾品,3年前,她患上急性喉炎,辭去教員的職務後,她才全心全意地幹這門嶄新的藝術。她說,用銅線來製造成畫作並不很難。首先要在紙上畫出草圖;概略計算畫框和銅線的卷法。然後做框邊,卷好逐部分的銅線卷,然後把多個部分的銅線卷連合起來,最後是黏在畫 框裡。

後來,她還用有顏色的鋁和鋅線,以符合作品中的構思。從“做著玩”的工作,她的產品成為獨特的商品,深受外國人歡迎,後來更出口至新西蘭、美國、泰國等市場,今後的市場將是緬甸。目前,芳Uma的每一幅畫作的售價最低為2000美元,有的高達1萬3000美元。
“Uma銅線畫創作隊伍”

在本市2016年“用雙手製造藝術”展覽會上,某名商家與阮日明芳見面和參觀其作品後提出建議:“我將購買這行職業,並且給你投資5億元好不好?”;“7億元好嗎?”;“10億元你願意出售嗎?”但她拒絕了這位商家的提議。就在這個時刻,她腦海中浮起她到各地參加行善時所見過的殘疾人士的形象。她下決心:“我要把這行業轉給殘疾人士。我將會教導他們做。這將是屬於殘疾人士創作,由他們創作的畫。”

於是阮日明芳開始學習經營,成立公司和通過許多方法,與需要工作的殘疾人士聯繫。迄今,公司成立約半年,阮日明芳已給逾11人培訓職技。她經常稱其特殊人員為 “Uma銅線畫創作隊伍”。她的大部分人員均是手腳、肌肉萎縮、聽覺障礙的殘疾人士。為了能夠培訓這些特殊 的學生,她要抽出時間來學習 手語。

籍貫廣義省的楊氏美玄在首天前來學習時,由於覺得無法適應,所以向阮老師發出以下內容的短信:“老師,我可能做不了。我很喜歡這類畫,也很喜歡在這工作,但我的手腳太虛弱了。” 楊氏美玄患上先天性肌肉萎縮症,雖然已24歲但她的體重僅有23公斤。儘管家境貧困,身體弱,但她仍考進一所大學和兩所高等大學院校。她在本市東盟(東協)藥科高等院校就讀了3年藥科課程,然而欲找符合專業的工作做並非容易。後來她很幸運看到芳Uma公司的招聘啟事。

然而,僅開始學習做銅線畫的基本步驟時,她就想放棄了。阮老師說:“我站在她身後看著她做。看見她的肩膀發抖,雖然鉗子很輕,但她仍持不住。培訓阿玄的人員說是阿玄身子弱,怕她氣餒就會放棄。當收到她寄來的短信時,我很心疼。其實殘疾人士的心理很自卑,許多事情都認為自己做不了。當時我簡單地告訴她:這份工作不難的,但你要堅持。要多多練習才知道自己行不行。其實很簡單的!”

在阮老師的鼓勵和勸導下,阿玄有了繼續學習的動力。僅在一週內,她已學會所有的做法,比起做得最好的人還要好,連其他殘疾人士未能做到的環節,她也能做到。阿玄傾吐:“全靠阮老師有耐心,堅持找出每個人的優勢,加以鼓勵,所以我們有了信心和努力地做。經過數個月學習和工作,我已有穩定的收入,不需要再依賴父母了!”

除了阿玄以外,現年58歲的黃玉清剛開始學習時,由於他眼花、手粗,故在做小配件時也搖頭嘆氣。然而,目前,他是“扳彎”能手,畫作中的一些小細節也做得非常精緻。
談及給殘疾人士培訓職技,阮日明芳坦言:“起初,剛認識他們時,他們猶如一堵牆,每人有自己的世界,自卑感把大家的距離拉遠了。經過一段時間共同工作,那距離才得到縮短。他們能學到手藝,有機會打開心扉,互相吐露心聲,有一技之長和有收入,不再依賴家人,就覺得人生有意義,感到真正的幸福。”◆

小 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租房者節約用電

自從電力平均售價正式上漲8.36% 之後,本市大部分租房房東都向租房者通知有關電價上調的事情。租房者大部分是低收入的,所以他們必須 節約開支或盡量節約用電以免入不 敷出。

讀者意見

沙井蓋潛伏意外事故隱患

本市已進入雨季,許多讀者反映若干街道的沙井蓋鬆散、崩塌、破損等。一旦降雨,沙井蓋成為路人的安全受到威脅的“陷阱”。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

求助地址

貧困夫婦無錢醫病

陳錦強(現年53歲)的戶口在第六郡第十一坊,但自從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他就居住在岳父母家 位於第三坊嘉富街458/9A號,並靠在堤岸區打散工、交貨謀生。他的妻子黃氏雪(55歲)幫人家洗衣服、抹地以幫補家計。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名叫陳淑卿,芳齡21歲,現是文獻大學中文系三年級大學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咽喉癌病人求助

家住新平郡平治東坊新和東街379/3/12號的劉國成(現年50歲)於今年2月發現右邊臉腫大,說話、吞咽都很困難,於是持著醫保卡先後進和好全科診所、第七軍醫醫院、大水鑊醫院等求診和做了相關檢查,結果醫生查出他患有咽喉癌。3月25日,他獲第七軍醫醫院醫生批准轉到平盛郡腫瘤醫院接受治療,截至目前為止已做過4次化療,約25次放療,轉院至今已先後向醫院預交共6000萬元的醫藥費,據說,等放療結束後再做體檢才知道癌細胞是否得以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