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樹木逐漸枯萎

經過一段時間的改建,2017 年底,文郎公園已變成一個寬闊、整潔和美觀的地方。

文郎公園內的多棵大樹逐漸枯萎。

文郎公園內的多棵大樹逐漸枯萎。

兩年前,公園的全部地面鋪上了石磚,還安裝彩燈系統、音樂噴泉、大舞台、公共衛生間和其它許多便利設施,以為社群服務。換言之,文郎公園在改建之後,已成為民眾練體操和休閒場所,同時這也是各團隊、社群組織活動的理想之地。然而,該公園發生一件令人感到可惜的事,一系列大樹逐漸枯萎死亡。

數日前,我在文郎公園散步時,發現在大舞台旁邊的5棵大樹的樹身光禿,樹枝被砍光。沿著公園,一系列上十年樹齡的大樹逐漸枯萎。值得一提的是,只在公園內的幾棵大樹才有上述的現象,至於在沿著雄王-鴻龐街的古樹仍綠油油的。目睹堆放在公園旁的一束束枯萎的樹枝,真令人感到惆悵。因為種植一棵棵如此高大的樹木,要花很多時間、功夫和錢財。然而,不知何原因,歸咎於誰,在此的一系列樹木已不再蒼翠。

獲悉,公園屬第五郡人委會管理。該郡人委會成立了文郎公園管委會。那麼,致使這些古樹枯萎,試問管委會的職責何在?◆
為了瞭解文郎公園一系列大樹枯萎的原因和此問題的解決措施,日前,記者已同第五郡人委會辦公廳聯繫,希望能與公園管委會主任面談。然而,至今仍未得到該單位提供有關訊息。

陳氏清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租房者節約用電

自從電力平均售價正式上漲8.36% 之後,本市大部分租房房東都向租房者通知有關電價上調的事情。租房者大部分是低收入的,所以他們必須 節約開支或盡量節約用電以免入不 敷出。

讀者意見

沙井蓋潛伏意外事故隱患

本市已進入雨季,許多讀者反映若干街道的沙井蓋鬆散、崩塌、破損等。一旦降雨,沙井蓋成為路人的安全受到威脅的“陷阱”。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

求助地址

貧困夫婦無錢醫病

陳錦強(現年53歲)的戶口在第六郡第十一坊,但自從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他就居住在岳父母家 位於第三坊嘉富街458/9A號,並靠在堤岸區打散工、交貨謀生。他的妻子黃氏雪(55歲)幫人家洗衣服、抹地以幫補家計。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名叫陳淑卿,芳齡21歲,現是文獻大學中文系三年級大學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咽喉癌病人求助

家住新平郡平治東坊新和東街379/3/12號的劉國成(現年50歲)於今年2月發現右邊臉腫大,說話、吞咽都很困難,於是持著醫保卡先後進和好全科診所、第七軍醫醫院、大水鑊醫院等求診和做了相關檢查,結果醫生查出他患有咽喉癌。3月25日,他獲第七軍醫醫院醫生批准轉到平盛郡腫瘤醫院接受治療,截至目前為止已做過4次化療,約25次放療,轉院至今已先後向醫院預交共6000萬元的醫藥費,據說,等放療結束後再做體檢才知道癌細胞是否得以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