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習慣構建文明社會

電梯和自動扶梯是日常生活中毫不陌生的設備,尤其是正快速發展的城市,這些公共設施會出現越來越多,因此有必要養成使用這些設施的良好習慣。然而,現實中,很多人還是不注重這方面的禮儀,在電梯、自動扶梯區域的場面通常是混亂的。

乘客在台北地鐵乘自動扶梯。

乘客在台北地鐵乘自動扶梯。

於超市、購物中心等公共場所裏的自動扶梯,常見的不雅情景是在同一座扶梯,有人靠右站,有人靠左站,有人乾脆站在中間,把行李或東西放在腳下前面的梯階;電梯門剛一打開,電梯內的人還沒來得及走出來,門外的人就蜂踴進入;電梯內,有不少人不願意把背後的大型背包卸下,這樣在電梯狹窄的空間內既佔位置又容易碰到站在身後的人,令人難受。

有一次我被站在前面的一名青年背後相當大的背囊“拍”到臉上,而且儘管我和身旁的其他乘客提議該青年把背囊卸下放在梯面上,但他絲毫不以為意,口中還喃喃說道:“哪有任何一條法律指明進電梯要把背囊卸下的!”

誰人如果有機會到外國去,會輕易發覺在很多國家,當乘自動扶梯時人們都是靠同一邊站的,騰出一邊讓趕時間的人走,而且通常人們是站在與路上車輛行駛同一方向的一邊。例如,在日本東京、新加坡、馬來西亞吉隆坡等左向駕駛的國家,乘客都會同時靠左邊站,騰出自動扶梯右邊的空間;在一些右向通行的城市如台灣台北、韓國首爾等,則右邊的扶梯是乘客站的一邊,左邊是空著的。
 
像我們這樣右邊行駛的國家,人們在乘自動扶梯時應靠右邊站,騰出左邊讓趕時間的人快步先行。一些設有自動扶梯的超市、辦公室大樓、購物商場等可以在枎梯區域張貼建議乘客靠右站的通知,或通過播音系統要求乘客遵守乘自動扶梯靠右邊站的規定。

至於乘搭電梯的禮儀,如果稍為留心一點也不難實行。在等候電梯時,應站在電梯門的兩側而切勿站在梯門正中間;誰先到誰就排在前面,先步入電梯;一定要先讓電梯內的人全部出來然後才步入電梯;如果有背著背囊或手提包,那進入電梯就應卸下來拿在手裏或放在腳下,這樣才不會對周圍的人造成影響……。

在不久的將來,當都市地鐵投入使用後,這樣的好習慣不僅給自己也給許多人帶來方便,比如,我們懂得先讓車上乘客先下車然後才上車;或者乘自動扶梯時靠邊站,讓要趕時間的人有空間可以加快腳步。

這些體現禮貌、有涵養和文明的行為習慣在學習、訓練的最初階段時是有一定的困難,這是因為我們從小就沒養成這種習慣。可是如果每個人都意識和自覺處處體現文明,養成這樣的良好習慣,同時從小教給孩子這些禮儀的話,那麼相信從每個人使用電梯、自動扶梯等公共設施的文明素養就可以顯示出該社會群體的文明素質◆

光 傑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人人為大家

自2017年11月13日至11月18日,本報社會工作組收到以下熱心讀者捐贈給各單位與個人的善款如下(恕不稱呼):

讀者意見

“愛心鏡頭”留下幸福時光

對於收入有限的夫妻而言,結婚時除了其他開銷還要支付數百萬元以拍婚紗照,這無疑是“百上加斤”。如果不拍婚紗照,則婚禮就略嫌美中不足,有些遺憾。為了彌補這個不足,一群愛好攝影藝術的年輕人已創辦了免費婚照攝影俱樂部,以向經濟有困難的新婚夫婦免費提供拍婚紗照服務。

年輕人需有健康生活方式

在網絡世界中的一些年輕人的論壇,有個共同點是要在深夜11時之後才是他們相約上網聊天,玩遊戲的“吉時”。當今,熬夜甚至徹夜不眠已成為大部分年輕人的習慣,尤其是在大城市生活和學習的年輕人,有的甚至還說晚睡、熬夜似乎已“滲入血液”,難以改變。

限制節假日交通事故刻不容緩

實際證明,每當各大節日長或短假之際,普天同慶萬眾歡騰的氛圍總是被交通事故的數字所沖淡!當人人都趕著回家團聚時,也有為數不少的人因交通事故而回不去,或者與親人永遠分離!

求助地址

請幫助患乳癌女病人

麥愛桃(41歲)現在第十一郡第二坊蔡蕃街門牌103/29/1 號居住。兩年前,桃姐發現自己乳房長腫瘤,在醫院檢查後曾經動手術割除。去年底,她進醫院複診,才發現又長了惡性腫瘤,於是再度動手術,結果向醫院繳納手術和醫藥費大約1200萬元。手術結束之後,她必須接受化療。化療費用每期不同,有期1000多萬元,亦有期升至2000萬元。由於桃姐有醫保,化療費用的八成獲醫保單位支付,自己也要支付300至400萬元。桃姐表示,在接受化療時期,她經常嘔吐,感到頭暈,頭髮逐漸脫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年婦女病痛求助

陳麗娟今年44歲,現與丈夫阮文劃(52歲)和兩個女兒(長女10歲,幼女8歲)在新富郡新山二坊阮文創街門牌22/1/34租個小房子生活。月租加水、電費約200萬元,一家4口的生活以及2個女兒的學費全靠其丈夫當摩的司機的微薄收入維持,生活十分困苦,生病都沒有條件入院好好接受醫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