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習慣構建文明社會

電梯和自動扶梯是日常生活中毫不陌生的設備,尤其是正快速發展的城市,這些公共設施會出現越來越多,因此有必要養成使用這些設施的良好習慣。然而,現實中,很多人還是不注重這方面的禮儀,在電梯、自動扶梯區域的場面通常是混亂的。

乘客在台北地鐵乘自動扶梯。

乘客在台北地鐵乘自動扶梯。

於超市、購物中心等公共場所裏的自動扶梯,常見的不雅情景是在同一座扶梯,有人靠右站,有人靠左站,有人乾脆站在中間,把行李或東西放在腳下前面的梯階;電梯門剛一打開,電梯內的人還沒來得及走出來,門外的人就蜂踴進入;電梯內,有不少人不願意把背後的大型背包卸下,這樣在電梯狹窄的空間內既佔位置又容易碰到站在身後的人,令人難受。

有一次我被站在前面的一名青年背後相當大的背囊“拍”到臉上,而且儘管我和身旁的其他乘客提議該青年把背囊卸下放在梯面上,但他絲毫不以為意,口中還喃喃說道:“哪有任何一條法律指明進電梯要把背囊卸下的!”

誰人如果有機會到外國去,會輕易發覺在很多國家,當乘自動扶梯時人們都是靠同一邊站的,騰出一邊讓趕時間的人走,而且通常人們是站在與路上車輛行駛同一方向的一邊。例如,在日本東京、新加坡、馬來西亞吉隆坡等左向駕駛的國家,乘客都會同時靠左邊站,騰出自動扶梯右邊的空間;在一些右向通行的城市如台灣台北、韓國首爾等,則右邊的扶梯是乘客站的一邊,左邊是空著的。
 
像我們這樣右邊行駛的國家,人們在乘自動扶梯時應靠右邊站,騰出左邊讓趕時間的人快步先行。一些設有自動扶梯的超市、辦公室大樓、購物商場等可以在枎梯區域張貼建議乘客靠右站的通知,或通過播音系統要求乘客遵守乘自動扶梯靠右邊站的規定。

至於乘搭電梯的禮儀,如果稍為留心一點也不難實行。在等候電梯時,應站在電梯門的兩側而切勿站在梯門正中間;誰先到誰就排在前面,先步入電梯;一定要先讓電梯內的人全部出來然後才步入電梯;如果有背著背囊或手提包,那進入電梯就應卸下來拿在手裏或放在腳下,這樣才不會對周圍的人造成影響……。

在不久的將來,當都市地鐵投入使用後,這樣的好習慣不僅給自己也給許多人帶來方便,比如,我們懂得先讓車上乘客先下車然後才上車;或者乘自動扶梯時靠邊站,讓要趕時間的人有空間可以加快腳步。

這些體現禮貌、有涵養和文明的行為習慣在學習、訓練的最初階段時是有一定的困難,這是因為我們從小就沒養成這種習慣。可是如果每個人都意識和自覺處處體現文明,養成這樣的良好習慣,同時從小教給孩子這些禮儀的話,那麼相信從每個人使用電梯、自動扶梯等公共設施的文明素養就可以顯示出該社會群體的文明素質◆

光 傑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本報讀者工作組向弱勢群體派發禮物。

本報啟動盂蘭節獻愛心行動

還有不足30天就到農曆七月盂蘭佈施月了。一直以來,每逢盂蘭佈施月,越華同胞都值此節日來臨,集中向各地有困難者表達一點關懷,已成為民族的傳統美德。本報讀者工作組也在每年這個時候向寺院的孤寡老人、孤兒及貧困家庭派發盂蘭節禮物,以表達社會大眾對他們的關心,讓他們在細雨霏霏濕冷長夜的七月天感覺到一點溫暖。

讀者意見

須提升徒步者執行交規意識

最近,我在某電視台看到一個報導:在頭頓市范鴻泰街一名男子在過馬路時不觀察,令到一名騎著摩托車駛至的青年為了不想撞他須緊急煞車而連人帶車跌倒,幸好當時從後開來的一輛7座汽車能及時掣住,否則便會發生令人遺憾的交通事故!至於本市,家住第四郡的阿Y曾因過馬路不謹慎造成命案而被第一郡公安起訴,因她在過舊伍倫橋時同一名騎摩托車的青年發生碰撞,令後者跌倒地上而被腦震盪,且在送往醫院急救途中身亡。在經現場勘查後,交警肯定阿Y不按規定過馬路,最後被法庭宣判9個月在庭外接受改造,並須給死者家庭賠償750萬元。

櫃員卡款項「無聲蒸發」

近日持續出現櫃員卡裡的款項在半夜“無聲蒸發”事件。應是銀行該審查櫃員機技術,以及檢討上述 各起失款案處理程序的時候了。

街道被水淹與漏電隱憂

今年5月19日,上完夜班值班後,家住第八郡的阮清兄在回家路上已給本報熱線電話來電反映出他的顧慮。他表示下大雨,許多街道被水淹,人們要推車涉水前行,見到人行道上的一個個電箱泡在水裏,他很是擔心。如果出現漏電那麼會很危險。的確,清兄及不少讀者的這個顧慮是正確的,記者也就此情況去尋找答案。

求助地址

腎病急需施手術

張蘇蝦,74歲,常住戶口在第五郡第十五坊新成街的一條巷子內,這裡也是他租住的地方,因為屋主要收回屋子,於是從2001年至今,他都是租住在第十一郡第二坊蔡蕃街78F號,在此登記暫居。他和妻子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長子有了小家庭,有兩個兒女,另租屋居住;女兒已出嫁,家裡剩下他夫婦和幼男一起生活。兒女們的生活都各有困難,有自己的家庭兒女要照顧,未婚的小兒子打工,每月給兩老100萬元和負擔家庭的日常開支。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腎病施了手術繼續化療

現年50歲的朱鳳玲,租屋居住在平政縣永祿B鄉10號省路永祿B居民區A座2.1號,與母親和弟弟一起生活。她的常住戶口在第五郡第二坊阮廌街某巷子內,屋子是母親的,已於10多年前賣出了,因為母親患乳癌沒錢看病,借貴利醫病,迫得賣屋還債,然後在50號國道買屋居住。母親再次發生事,這次是跌斷了大腿骨,為了醫治再次賣屋,之後到永祿B鄉租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