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雲南院一年贊助社會公益 65億元

從城市到窮鄉 的慈善步履

第十一郡茶山慶雲南院是在本市積極於社會慈善工作的華人團體之一,從市方到郡方發動的慈善活動都有慶雲南院的熱烈響應,不僅如此,每當聽聞哪個地方或哪個單位有困難,都毫不猶豫予以協助。過去一年,慶雲南院在贊助社會公益事業方面的數字達逾65億元。

周華邦住持 給窮人派發禮物。

周華邦住持 給窮人派發禮物。

慶雲南院住持周華邦就是為這些慈善工作忙碌著,該道院的慈善診所是以東醫藥為病人
診治病,在南方解放前已經存在,是由原住持周炎老伯(周華邦的父親)設立的,因各種因素停頓了一段時期。1992年恢復活動,初期只兩位醫師、兩位抓藥及一位負責登記病號,共5人而已。到1999年,周炎老伯年老力弱,由周華邦接任住持並繼續這份慈善工作。
慶雲南院一年贊助社會公益65億元 ảnh 1 周華邦住持(站立者)巡視慈善診所的活動。

周華邦先生認為,診所就是為病人服務,不論貧或富,只要有診治病需求就一律接受。
診所每週服務從星期一至星期六,大開門戶為本市及各省市病人醫治病,以郡內人士為
最多。慈善診所贈醫施藥,不管是窮是富一律全免。因為擁有優秀的醫師隊伍,盡忠職
守,本著醫者父母心為病人服務,使病人藥到病除。一傳十,十傳百,到來看病的人日益增多,每天接待近百人掛診。有錢人家來到一定都會捐出一筆錢作為回報,也當作是支持慈善診所的活動,讓診所有足夠經費繼續為貧窮病人服務。據悉,慈善診所一年的開支逾16億元。

周華邦住持告知,慶雲南院的慈善活動經費都是得到各界熱心人士的支持。除了慈善診
所贈醫施藥,慶雲南院贊助其他的社會公益事業還有很多。從本市到各省市窮鄉,從濟
貧、幫助貧窮病人、捐助孤兒院、老人院、築橋修路、建溫情屋、頒發獎助學金、支持文化活動、捐建華文學校、配合政府單位等等。去年,除全力資助該院慈善診所外,還支持其他診治病單位1億元、本市及各省市“為窮人”基金6億4000萬元、建溫情屋7億8000多萬元、派發白米3億6000萬元、贊助獎學金3億多元 、歲暮濟貧禮物8億元、築橋修路 5億元、贈送練習簿給學生近6000萬元、捐助建設海島1億元、捐助其他公益事業近12億元。統計全年慈善開支逾65億8500萬元;其中,支持第十一郡就逾40億元,支持各省逾10億元。
 
值得一提,慶雲南院積極支持本報向各省市華人贈報閱讀活動,每年贊助5000萬元,2018年是連續第四年與本報同行。基於慶雲南院在周華邦住持的管理下,對社會公益事業貢獻良多,多年來得到無數的感謝書、表彰書,以及郡方、市方及中央的獎狀;2012年榮獲國家主席張晉創頒發三等勞動勳章。剛於去年11月獲得第十一郡祖國陣線委員會頒發的“良好落實內政部的05號《指示》內容,有關力促學習胡志明思想、道德、風格榜樣􃛤的獎狀,是他最引以為榮及受益良多,並以此作為處世座右銘。他表示,胡伯伯一生為國為民的精神,是他終身學習的榜樣。

燕農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市師範大學中文系大學生“愛心”慈善團在第八郡“無名”孤兒收容所合照。

中文系大學生愛心活動

〔本報消息〕市師範大學中文系大學生於昨(21)日下午組團前往第八郡“無名”孤兒收容所展開“愛心”慈善及交流活動。

讀者意見

在路邊搭棚潛伏安全隱患

今年4月中旬,平定省歸仁市的一輛汽車撞向在路邊搭建舉辦喪禮的棚子,造成4死6傷。一直以來,曾經發生多起在路邊搭棚舉辦婚禮或喪禮以致引起嚴重交通事故的事件。很多讀者都對此甚是擔憂。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

求助地址

母子倆處境淒涼

日前,我們已前往許金愛(60歲)租住的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門牌155/76號的二樓一個窄小房間作核實,以便瞭解她母子倆的生活情況。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婦女患病求援

現年65歲的郭榮是柬埔寨華人,數10年前因父母均在金邊逝世,她獨自跟著人群逃離來到越南生活,後來在本市遇上遠親,他們同意讓她加入戶口,以方便辦理一些手續和購買醫保卡之類的。實際上,她沒有在常住地址第六郡第三坊嘉富街居住,而到處租房獨自生活,並靠當家庭教師,為有需求者教華文這份工作養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