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懲處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者

最近我在第一郡孫德勝街的人行道上徒步,當時雖是下午2時多,但交通還是很擁擠,街上車輛堵塞著。這時,有些不耐煩的騎摩托車者便直接走上人行道,其他的便有樣學樣,於是,人行道驟然間變成了街道,令到徒步者在川流不息的“摩托車河”中須左閃右避,甚為驚險(上圖)!

須懲處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者

須懲處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者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有網民上傳一輛公交車竟在阮氏明開-八月革命街的人行道上行駛,令到目擊者不禁譁然且質疑:為何屬國家管理的公交車違法地在人行道上行駛而不見交警加以懲處,難道公交車有此優先權(見圖)?
須懲處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者 ảnh 1 難道公交車有此優先權!

的確,自從近年來本市多條街道“經常性”發生越加嚴重的交通堵塞情景後,不少人行道頓然變成了“代罪羔羊”。騎摩托車往往為了走“捷徑”,冒著被罰款的“風險”而走上了人行道。即使明知道是違法,而且人行道上有行人,但騎車者的車速依然不減,他們無視法紀,更輕視路人的安全。某次我看到有路人責備某名在人行道騎車的青年騎得快,很容易碰撞到他人,怎料被該青年兇狠地反駁過來,甚至還差點大動干戈,幸得有交警前來干涉,那青年才快快地騎走。
 
對於騎摩托車走人行道這場合,直至目前被交警處罰的個案仍不多,更可以說是鮮見,正因為有關禁止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的法規出台後尚未得到嚴肅地執行,所以便形成了上述情況,再加上騎車者的執法意識低,才令到馬路、人行道一片混亂,更對徒步者的安全受到威脅,令到人們即便步行時也產生一種恐懼的心理,再說不少人行道被人們霸佔經營,使人們無路可行,那麼國家又怎能動員人民多步行以鍛煉體魄,響應環保運動呢?因此,我們建議各郡交警部門必須對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者(其中包括各公交車與各類四輪車輛)加以嚴懲,為確保行人的安全作努力◆

蔣國治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租房者節約用電

自從電力平均售價正式上漲8.36% 之後,本市大部分租房房東都向租房者通知有關電價上調的事情。租房者大部分是低收入的,所以他們必須 節約開支或盡量節約用電以免入不 敷出。

讀者意見

沙井蓋潛伏意外事故隱患

本市已進入雨季,許多讀者反映若干街道的沙井蓋鬆散、崩塌、破損等。一旦降雨,沙井蓋成為路人的安全受到威脅的“陷阱”。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

求助地址

貧困夫婦無錢醫病

陳錦強(現年53歲)的戶口在第六郡第十一坊,但自從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他就居住在岳父母家 位於第三坊嘉富街458/9A號,並靠在堤岸區打散工、交貨謀生。他的妻子黃氏雪(55歲)幫人家洗衣服、抹地以幫補家計。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名叫陳淑卿,芳齡21歲,現是文獻大學中文系三年級大學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咽喉癌病人求助

家住新平郡平治東坊新和東街379/3/12號的劉國成(現年50歲)於今年2月發現右邊臉腫大,說話、吞咽都很困難,於是持著醫保卡先後進和好全科診所、第七軍醫醫院、大水鑊醫院等求診和做了相關檢查,結果醫生查出他患有咽喉癌。3月25日,他獲第七軍醫醫院醫生批准轉到平盛郡腫瘤醫院接受治療,截至目前為止已做過4次化療,約25次放療,轉院至今已先後向醫院預交共6000萬元的醫藥費,據說,等放療結束後再做體檢才知道癌細胞是否得以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