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新的腫瘤脹大又痛。

患腫瘤病人等錢施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廷儀春街22/11號租房子與父母一起住的黃國新,今年42歲(未婚),許多年來他靠當泥水匠謀生,日薪雖然不高,但也足以維持一家3口的生活和付房租。可是2年前,他因右邊胸口長有腫瘤,身體健康每況愈下而影響生計。據他的母親曾秀蘭(現年66歲)告知,兒子第一次長腫瘤有檸檬一般大,進平新郡醫院做檢查和動手術,沒想到一年後它再次生長,比第一次大一些。於是去年又進醫院進行割除,但還是沒有根除。時隔至今僅約半年,腫瘤又是生長,而且越長越大,既腫痛又流血,平新郡醫院的醫生建議他轉到平盛郡腫瘤醫院接受醫治。經過多次在腫瘤醫院做檢查和會診後,醫生決定在本週進行手術。
馮強與右邊身癱瘓的太太。

夫婦倆同病相憐

顏美秀(今年60歲)與丈夫馮強(62歲)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第10-11聯區街租個小房子住。他們夫婦倆沒有兒女,美秀之前在某旅店打雜,後來因年紀大幹不了活,僱方也沒有打算繼續簽約的意思,於是她失業了。為了掙錢維持生活,她就去當鐘點家傭,每天幹兩、三個小時就有錢買米買菜,加上丈夫在和平街市為某存車場的負責人看車,月薪近400萬元,生活可算過得去。
朱四病後身體衰弱,無法去謀生。

父親病倒 兒子求援

家住平新郡平治東坊第16-18聯區街的朱四(今年63歲),患有腎衰竭、肺炎已經很多年,但一直沒有做體檢而不曉得自己有患病在身,身體不適的時候只到西藥房買藥服用,直至去年12月中,因血壓飆升使到正在騎自行車的他在路上暈倒,好在鄰居及時發現把他送回家,並通知他的兒女送進平新郡醫院急救,醫生做了若干檢查後,家人才知道他患有高血壓,導致腦溢血,腎病、肺病也爆發出來。住院半個月,他就在重症急救室躺了6天,完全失去知覺,後來才甦醒並獲轉出病房留醫多8天,27日眼見身體有些好轉便申請出院回家養病。
劉阿鳳與丈夫正等錢入院治療。

夫妻倆均患病

黃文弟(54歲)與劉阿鳳(47歲)同兒子黃明歸(21歲)一家3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5-11-12聯區街49號租個房子住。房租加水電費每月大約200萬元。他們育有2個兒女,女兒已經嫁人;兒子因文化水平不高,只能做普通工作,收入微薄。
郭光明陷入深昏迷狀態。

中年工人被觸電導致昏迷

郭光明今年55歲,與妻子黎氏蘭(52歲)和3個兒女住在平新郡平治東坊新和東街門牌473/106號。他以前是一名機械工,近2年來在某潔淨水生產單位打工,日薪有18萬元。妻子在第十一郡賣報紙,每日掙到約10萬元。長子福才30歲在某是由公司上班,次女芳娟27歲是某鞋廠工人,幼女芳貞22歲是假花店員工,他們均有工作做,月薪約500萬元左右。一家人都努力幹活,以掙錢生活及將之前貸款修繕殘舊房子的錢分期退還給人家。
吳南夫婦都患病在身。

貧病夫婦求幫助

吳南(54歲)與妻子陳氏細(50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5-11-12聯區街12/9號租房子住已經很多年。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吳春蓮今年29歲,3年前嫁到檳椥省生活和工作。吳南夫婦都沒有兄弟姐妹,只靠自己的能力自力更生。吳南當“摩的”司機,陳氏細是鐘點家傭,空閒時間還領些眼鏡回家加工,刻苦勞動勉強維持一日兩餐。
黃日輝病情有些好轉,但總離不開呼吸器。

肺癆病人無錢繳交醫藥費

黃日輝現年47歲,是個單身漢。許多年來他與兩個姐姐美英(60歲)和美鳳(51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16-18聯區街46/9號租房子住,房租大約150萬元。美英和美鳳都有家庭並各有一個兒子,她們去幫人家打雜,兒子都打工;而日輝,每天踩著自行車到第五郡某粉麵店工作謀生計,3姐弟的工資微薄,但省吃儉用生活總算過得去。
姚偉森病情越發嚴重了。

請幫助精神病患者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潘街24/31A租房子住的姚松枝今年67歲,10多年來他與患上精神分裂症的長子姚偉森(今年37歲)相依為命。年過花甲的他每天都得徒步去賣彩票謀生,每日賣出約80張彩票,掙到8萬元維持父子倆的兩餐和房租。
劉偉超目前還經常頭暈頭痛。

腦溢血沒錢繼續治療

家住平新郡平治東坊儀春亭街106/1/12/39號的劉偉超,現年47歲,獨身,與母親和一個弟弟同住。他原是靠賣彩票維生,一個多月前,突然腦溢血,獲家人送進115醫院急救。在這裡醫治了兩週,因為病情嚴重需要醫治的時間長,醫院建議他轉到第八郡職能復原中心繼續治療。此處醫生要他連續服特效藥3週才能盡快痊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