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七月夕陽情仍濃

方國威步出新山一機場安檢,東張西望一回就招了一輛計程車,並囑咐到幸福星旅館。在車上,國威看一看手錶覺得還早就叫司機到西貢兜圈兒。車子費了近50分鐘才駛到南圻起義街的街頭,國威嘖嘖驚訝故鄉堵車的嚴重性,覺得好耐悶就索性叫司機直回旅館休息。
李松年 畫
李松年 畫
一年前,國威在臉書東逛西逛無意間認識了一位家住西貢,名叫杏姐的女人,更驚喜的是這女人是他離開越南前的情人。在聊天室中聊天時,獲知杏姐離異後,國威急不及待地想和杏姐繼前緣,但杏姐還在猶豫不決未答應。故今天國威匆促從曼哈頓飛來越南會面一解多年的思念。坐在旅館接客廳的沙發,國威不時看著手錶而著急嘀咕:“快2小時了,會不會來呢?不會舊戲重演吧?”

35年前的6月底,才17歲的國威即將隨家庭赴洛杉磯定居時,約了杏姐於芹苴市的寧喬碼頭相會,但等了兩晚都沒見到杏姐赴約,往後不知發生了什麼原因沒再見到杏姐,而出國的期限已到,國威就這樣匆促的登機離開了他親愛的家鄉和他終身難忘的初戀。國威想著想著就自我嘲笑:“已50多歲人了,還這麼認真、執著。哈哈!”國威仰一仰眉頭站了起來欲上樓不等了,但他遲疑了一下就重新坐下自說:“再等一回吧!”

時間的緩緩消逝令國威有點納悶就叫旅館服務生要了幾條香煙,正點燃著,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哎呀!到美國這麼多年了還沒戒煙?”國威急轉回頭眼不眨一下地定定望著來者,一個婦女和一小女孩站在他面前。婦女莞爾一笑即說:“不認得我了麼?是阿杏啊!”出了神的國威急忙回說:“怎能不認得?好久沒見妳依樣沒變……”杏姐指著靠身的小女孩說:“這是我女兒,小梅快叫叔叔。”國威稱讚小梅後即請她們母女坐下,並叫了兩杯飲料給她們,接著從褲帶中取出100美元當禮物贈送小梅,杏姐不要,但經再三的婉辭不了,只好允許小梅  收下。

國威望著小梅又轉頭望著杏姐,欲言又止,千言萬語不知說什麼好,只含情脈脈地看著杏姐,小梅望望他然後望望母親,突然對著他大聲說:“哦!你想做的爸爸,沒門,還你紅包……。”小梅的大聲叫喊令得國威顯得好尷尬,但杏姐已及時阻止小梅說下去。國威急轉彎把話題轉開問杏姐帶著大小包的是什麼貨品,杏姐望了國威一下就說:“後天是七巧節,買了巧果、巧菜、麥芽、紙紮的針線和一些冥器回去拜七仙女,祈求七仙女帶來給小梅好良緣。”
國威微微笑說:“妳不為自己祈求繼緣麼?”杏姐伸手抱住小梅,然後望著國威細細說:“如果和小梅有緣的話…”國威伸手把小梅拉到身邊並抱起來,  向著小梅說:“我和妳倆確實是洋溢   著濃濃的緣份,不然怎會在網上相遇呢?”小梅掙脫了國威並睜大眼睛盯  著國威說:“你是壞人,想搶走我    媽媽,我討厭你。”杏姐苦笑向國威說:“對不起!我們改天見吧!這是我電話號碼。”國威只好點頭並送兩母子出門。

原來當年國威父母私下和杏姐的家人談話,要求杏姐家人監督杏姐,不要讓杏姐去赴會免得藕斷絲連而阻礙了國威離去的決心,因此杏姐的媽媽帶了杏姐到胡志明市去,而錯過了寧喬碼頭的約會。由於杏姐的丈夫嗜賭如命,不顧家庭並經常被虐待,最終提出離婚。離婚後,杏姐兩母女相依為命,也為了小梅幸福著想沒再嫁人。今天與國威重逢,往日甜蜜、幸福的感情猶如睡眠的火山一觸即燃,但目前最大的障礙就是小梅,杏姐想著國威會把小梅當自己親生麼?會疼愛小梅麼?小梅會接受國威麼?一連串的問題總在杏姐的頭中滾燙,整夜無法入眠。
翌日一早杏姐就起床趕緊給小梅做早餐,然後準備今晚初六拜七姐的一些供品。來到廚房看到餐具中放著一張白紙,正想丟去時,偶然看到紙頭寫著媽媽兩字,杏姐好奇掀開來看:“媽媽!昨晚您沒睡好,是想國威叔叔吧?我也是。媽媽!這幾年您已很辛苦了,我想來想去,我也需要一個爸爸,如果媽媽喜歡叔叔就娶回來當我爸爸吧!只要媽媽高興就好……。”杏姐跑到小梅房間叫醒她並哽咽緊緊抱住小梅說:“媽媽謝謝妳,小梅。”

七巧的夜幕,星光點點,於阮惠步行街、白騰碼頭,國威牽著杏姐的手散步。國威向她敘述關於他及美國生活狀況,至今他還單身未娶,並在位於堪薩斯州曼哈頓的布魯蒙特酒店上班。對她的思念是沒停止過,每次想著她時必會到堪薩斯河畔的石凳坐著,然後把思念她的情緒寫成詩。國威回轉頭凝望杏姐說:“杏妹!讓我照顧妳和小梅,好麼?”杏姐的臉浮起紅曇放低聲音說:“我不知道,去問小梅吧!”
回美的飛機上,國威感覺到幸福的到來,真的來了。望著機上的窗口,被那夕陽的繽紛、絢爛籠罩,是真實的、是永久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