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欠一餐飯

丁力特地抽空早做準備,連酒店的包廂都交好押金定下了。他將請同學們相聚好好招待一餐。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一個月前,丁力突發疾病住進醫院治療。不知不覺,這資訊洩露出去後,縣城和市裡的同學都陸陸續續地前來看望。雪白的病房裡,丁力躺在床上光睜著眼不能動彈,陪護的妻子對來了有些時間的同學說:“要不,我陪二位去街頭吃頓飯?”倆同學幾乎異口同聲道:“不啦,你照顧著老同學吧,吃飯的事兒我們自己解決。”就這樣,送走一批又一批來病房看望的同學。受條件所限,沒招待好同學,連頓飯都沒吃。事後,丁力夫婦覺得過意不去,便商議著待丁力病好後再安心地邀請同學們聚一餐。

丁力的老家在鄉下,父母還在鄉下呢。丁力曾要父母一起搬來縣城住,老人家沒同意,說要在鄉裡種蔬菜。要是父母搬來縣城住,那這次丁力住院治病,就有人手幫忙招待前來看望的親友和同學而不至於吃不著飯吧。

丁力給所有同學逐個打電話,包括不知資訊沒來看望的同學,提前整整10天約定了日子,由他做東,請同學聚一餐。自然沒人拒絕。

沒料想,當地疫情突然反彈,丁力夫婦心裡頭直打鼓了。於是,急急去了酒店。丁力試探地問大堂經理:“我預定了後天的5桌酒席,今天能不能把菜點好呀?”年輕漂亮的女經理燦爛一笑,輕柔柔地說:“對不起,丁先生。我們正要給你打電話呢,因為疫情防控原因,我們酒店暫時不承辦酒席。”丁力是有了心理準備來的,因而也就沒有多說,接過美女經理遞上的定餐押金,怏然離去。

丁力再給同學打電話。第一個打給王健同學:“王同學,不好意思,又不能讓你來我縣城了。”王健立馬接茬:“知道了,防控疫情需要,暫不走動,暫不聚集。我本來買好了後天的高鐵票,剛剛都退掉了。老同學,待疫情轉好後,你再請同學們聚一餐吧?”丁力回話說:“王同學,這次聚餐,我就定了,你記得後天在家嘍。”

這通電話,比起7天前的請客電話,實在足難打得多,既要向人家解釋清楚,還得求各位予以諒解,故此,費了好長時間,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電話打完。

妻子因事剛回家,才聽到丁力所打的最後一個電話。待丈夫掛斷電話後,她有些不解地問:“你都不讓人家來了,後天中午還怎麼聚餐呀?”

“我不是都問了每位同學的家庭住址麼,還記著的哪,在這,你看看。”

妻子邊看邊說:“有住址和電話,就能到一起聚餐了啊?”

“當然能啊。”丁力告訴妻子,“各地不是都有外賣麼,我明天就在網上給同學們預買好後天中午12:38的外賣,到時我們就…”

“我知道了。”妻子拍響著巴掌說,“你們同學來個視頻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