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症

“誰啊?”懷軍正仔細看著電腦上的招聘資訊,有人敲門。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懷軍開門一看,是房東夫婦。他猛然想起,自己的房租過期了!

女房東板著臉說:“小尚,你房租拖欠一個星期了,再不交說不過去啊!”

懷軍捏了捏口袋,尷尬極了,如果僅剩的幾百塊交了房租,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懷軍紅著臉說:“阿姨,能不能再緩兩天?我明天找同學借了就交。最多兩天,我保證!”

“如果都像你,那我們喝西北風啊?”女房東顯然生氣了。

“還在找工作?”男房東瞥見了桌上的電腦,像自言自語,“每年幾百萬大學畢業生,工作不好找啊!”

“哇!你那窗戶上掛的是什麼?”男房東眼裏突然放光。

懷軍扭頭看看,說:“是我們老家土特產,煙熏野豬肉,很香的……”

“賣給我!好多年沒嚐過野豬肉了!”男房東搶著說,顯得急不可耐。

“300元(人民幣)差不多吧?就抵你一星期房租,剩下的你抓緊借!”男房東不容商量。

懷軍關了門,心裏嘀咕:“本來是想送給你,讓我緩兩天交房租,你卻主動要抵房租,真是個吃貨!”

下樓後,女房東瞪著男房東,嚷嚷道:“你有病?人家一塊臘肉你也看得上?進城這麼多年了,還是個鄉巴佬!”

“我看是你有病!你有健忘症!”一向怕老婆的男房東破天荒發火道:“你忘了20年前,我倆初來上海,與今天的小尚一樣,求職碰壁,房租拖延了半個月,房東孫姐不僅沒有趕我們出門,還主動邀請我們上樓,在她家蹭了一個星期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