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樣的孝順

愛人給我買了條褲子,因為太長,要打扁,我四處尋找針線舖。誰知,在街道附近轉悠了半天,也沒能找到。後來向社區保安打聽,告知兩條馬路對面的“禦蘭一品”有一家。我半信半疑,因為“禦蘭一品”可是我們這塊有名的高檔社區,樓下即是熱鬧的步行街,那門面得有多貴?靠針線活養得起嗎?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但我還是去了禦蘭一品。果然,還真找到了那家“便民針線舖”。舖子位於步行街拐角,門口人流如潮,面積約5個平方。一位老太太帶著老花鏡,正穿針引線。見我進來,忙停下手中的活兒,熱情地問道:“小夥子是要打扁嗎?”我答是。“來,我給你量一量。”老太太拿了尺子,動作麻利地替我量褲長。然後接過我手裏的新褲子,劃上記號。

“小夥子,你是坐這等著,還是下午再來取?”銀髮梳得一絲不亂的老太太微笑著問我。

想著也沒事,我說:“在這等等吧,大概多長時間?”

老太太說:“你等,我就先做你的。很快的,一刻鐘吧!”

老太太的縫紉機轉動起來。

我問:“奶奶,您這門面很貴吧?您隔壁都是專賣店呢!”

老太太忙著手裏的活兒,不抬頭答道:“還好吧,我閨女說,我這地方小,又屬於便民服務,有優惠,一個月只收100萬塊租金呢!”

“就是,我找了兩條街,才找到您這一家針線舖。您這真是名副其實的便民服務啊!”我實話實說。

10分鐘後,老太太疊好褲子,裝進袋內,雙手遞給我,微笑著送我出了門。

春風拂面,令人心曠神怡。沒走幾步,碰巧遇上了公司的總監,孫姐。

孫姐問我在幹嘛,我如實回答。

“是前面那家便民針線舖?”孫姐突然眼裏放光問道,“怎麼樣,老太太手藝不錯吧?”

我驚訝不已,還沒等我答話,孫姐笑著繼續說:“那是我媽,在服裝廠幹了一輩子,年紀大了還是閒不住。這不,我才給她弄個小  舖子。”

我豁然開朗,忙說:“真是個精緻又熱情的老太太,縫紉技術自然也是好得很!”

“孫姐,你媽說那間門面月租只要100萬?我看面積雖然比較小,但這種地段,應該不止吧?”我忍不住問。

孫姐呵呵一笑:“每月要700萬塊呢!不過,你可千萬別告訴我媽啊!她忙活一個月,毛收入估計都沒700萬塊呢。我媽退休後,跟我一起住這禦蘭21號,她在家說憋得慌,要找事做。她含辛茹苦養我長大,我只願陪她慢慢變老,不想讓她離家太遠,所以……”◆

最多點擊

(示意图:互联网)

享受那来自内心舒适的春风

说春已来,且看那绽放在一片秀色娇艳的香花芳草间,依恋着、活泼着、狂热着、跳跃着。别忘了山谷裡、溪涧中、原野上的每一处,蝶舞蜂飞也有春天,喜燕追逐也是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