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雜技演員的辛酸命運(下)

                                                                     “賣命”謀生
儘管酬勞低,但由於競爭,要滿足舉辦單位越來越高的動作要求以繼續獲得他們的“青睞”,功夫雜技演員必須連續推出危險的節目。然而,要是在練習或表演時遇到意外,他們只可以默默承受並接受治療。如果讓舉辦單位    知道,很大可能不獲邀請演出以免受 牽連。
在讓觀眾觸目驚心的節目的背後是功夫雜技演員辛酸的命運。
在讓觀眾觸目驚心的節目的背後是功夫雜技演員辛酸的命運。
由釘釘子、掛鐵鉤以拖拉重物造成的傷勢都會痊癒,但此前要受到疼痛折磨。運行內功以及觀眾的掌聲、歡呼聲僅有助演員在表演時不感到痛楚而已。節目結束,觀眾離開後,剩下的只有演員以及皮肉之痛。而為了謀生,他們要繼續忍受上台表演。
藝人明新透露,皮外傷不會致死的,最怕是內傷。功夫雜技演員最常遇到的意外是由吞劍造成的頸部、喉嚨傷勢,因為這是最普遍的節目。即使已接受過仔細培訓,技術正確,但由於在表演時不小心或身體出現問題,所以意外仍可能會發生的。

有的意外成為了功夫雜技演員的陰影。演員H在練習吞燈泡時被窒息致死;演員B.C在表演吞劍節目後喉頭穿孔,要縫了22針並且昏迷一個星期;演員T.M在一次表演鑽鼻節目時發生意外,以致血流滿襟,但他不能停下來,因為這是開場節目。T.M只好用紙巾來止血,繼續表演,之後才默默去療傷,不敢向舉辦單位透露半句。對於附屬舉辦單位的藝人,即使是很久以前的意外,他們也不敢說出來。

由於收入僅足以度日,所以功夫雜技演員最害怕的是到醫院。他們大部分都是自行療傷,服用止痛藥、抗生素以免傷口發炎。僅在支撐不了時才到醫院接受治療。

從未承認自己有特別的承受能力,功夫雜技演員通常半真半假稱自己的工作是“賣命”謀生職業。為了有錢為妻兒修補漏水的屋頂以及重新安裝殘舊的電線,演員黃龍必須儲蓄多年,而且僅在從《神秘人》節目中獲得獎金後才能實現這個夢想。在患病時,其親人必須呼籲朋友以及善心人士提供幫助。

如黃龍的情況在功夫雜技界內並非罕見。就連已有40年經驗並且作為全國逾百名功夫雜技演員的“師傅”的藝人明新,如今的全部財產都只是位於隆安省芹育縣穿插於田地與民宅之間的60平方米土地上的小屋。

不敢奢望可以在齊備各種輔助工具的華麗舞台上表演,功夫雜技演員只希望自己不會失業,希望不被舉辦單位壓價,希望不要過早推送孩子進入以功夫雜技來謀生的循環圈中。這些簡單的希望卻讓人感到心酸◆
阿Q(籍貫平順省)的故事正是資深雜技藝人用來給年輕演員“訓話”的教訓。在一次表演吞劍以致受傷後,阿Q被送到醫院搶救。由於擔心住院費問題,所以在搶救後,他立即匆忙回鄉。僅在傷勢惡化時,阿Q才來到本市接受治療。經過3次手術後,他只好放棄雜技職業,到頭頓在街邊唱歌、賣糖果。很多同事認為阿Q還幸運,因為還可以說話。

最多點擊

第五郡“关圣帝君圣驾出游”

第五郡“关圣帝君圣驾出游”

〔本报消息〕 融入2023癸卯年欢乐的氛围里,堤岸地区一带到处洋溢着庆祝元宵佳节的气氛。获得第五郡人会第1568/UBND/VHTT 公文批准,本市义安会馆关帝庙(借富庙)本月2日(即正月十二)举办关圣帝君圣驾出游。第五郡领导、各华人会馆理事会代表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