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些年

晚上去散步,燈火輝煌的街巷,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好不熱鬧!走著走著,就聽到一串銀鈴般的笑聲,接著兩個女孩,從我的身邊追逐而過,長髮飄逸,身影輕盈,柔風吹拂下,她們笑得好開心,旋即跑開,如風自在。
(示意圖:互聯網)
(示意圖:互聯網)
不知為何,她們輕盈的身影,開朗活潑的笑聲,和那飄逸的長髮,都勾起我無限的回憶。晚風如酒,微醺和煦。面對著這車水馬龍,燈火霓虹,一時間,就墜在回憶的長河裡,不能自拔。

曾經的某一年,某一個時間的節點,剛剛從我身邊擦肩而過的小女孩,不正是自己嗎?或許那一刻,我正和同學們討論著心中的某個話題,或是因為某個惹人發笑的瞬間,忍不住和同伴分享,微風拂過披肩的柔髮,年華美得如同大朵大朵盛開的梔子花,芬芳馥鬱,令人陶醉卻不自知。

記得那個時候,我也是一個愛笑的女孩子,會一整天都在發笑,喜歡戴有蝴蝶結的帽子,走在校園清麗又孤傲,有男孩子從身邊走過,也會故作高冷並心如亂兔般地跑開。下晚自習時,在微風吹拂中,我會和同學們蹲在夜來香花叢中,與花並肩,與花同喜。月光拂照,我們青春的臉頰連同一瓣瓣羽翼般翕動著的花瓣,紛紛醉倒在迷人的月色裡。

那一刻我們正值18歲,誰也不知道,將來的我們會是什麼樣子。

記憶裡,我整個的青春都是陪一個女孩從雨季走過來的,那是一個  像極了從瓊瑤小說裡走出來的女孩兒--嬌嬌。無論是微雨黃昏,還是雪落屋簷,我倆都彷彿是從詩裡走出來的人--“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不過卻是兩個人的“並肩而行”。記得有一次,在快上晚自習的時候,我看到嬌坐在床鋪上,拿起針線縫著她的繡花坐墊,落日的光輝,照在她的身上,她手捏針線一針一針地縫著,就那麼一剎那,她溫柔的樣子,安靜的畫面,讓我篤定她就是能走進我內心的人,從此,我就敞開了心扉,把自己所有的悲喜都傾訴給她。更記得有一次,因為自己喜歡的一個男孩子表白了另一個女孩,就伏在她的肩頭啜泣,時值春季,花開如野,兩個小小女孩,在學校的車棚前,互相傾訴,互相安慰,一朵朵輕柔的花瓣被風不經意間吹落,落在我們的腳下,落在我們的手心,落在我們的髮上。花開又花落,多少青春如花墜落,曾經的每一幀每一幕,都成了難以忘懷的回憶。

更記得第一次喝酒,是在學校對面胡同的一家小酒館裡,我們4、5個女孩子,買了5、6瓶啤酒,連起啤酒都不會,互相爭著起,最後啤酒起開了,卻灑得到處都是,惹得我們開懷大笑。當然,也學著不醉不歸的樣子,舉起酒杯就一飲而盡,可兩杯下肚,就都頭暈眼花,不知道誰起身一腳踢碎了啤酒瓶,也忘了誰哭得傷心欲絕,只是,臨走的時候,我們雖然喝得東倒西歪,卻不忘了揮手和老闆說再見。4、5個女孩,搭著肩,勾著背,清風徐徐,一輪明月皎潔地掛在天上,我們都安靜下來,坐在操場上,望著天上的繁星,也望著那輪皎潔的明月,沒來由地,就有淚輕輕地,悄悄地從眼角滑落。

青春多麼美好的詞啊,像一朵含苞待放的梔子花,純潔,動人,無憂!可我們不可能總擁有青春,歲月在我們面前無情流逝,多年後,我們也曾提起往事,也曾歡笑,也曾哭泣,可最終,我們也都失散在人海,一去不復返!◆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