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 70 週年峰會召開 成員國諸多分歧

綜合報導,為期兩天的北約峰會當地時間3日在英國倫敦開幕。北約成員國之間的諸多分歧,讓這次本來是紀念北約成立70週年的聚會,難以形成熱烈的氣氛。許多歐美媒體認為,不讓爭吵主導這次峰會,恐怕就很不容易。70歲,本應是“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年齡,然而如今的北約,內部不和,前途迷茫,似乎越來越“找不著北”。
法總統(右)在巴黎與北約秘書長舉行會談。(圖源:AFP)
法總統(右)在巴黎與北約秘書長舉行會談。(圖源:AFP)
各方裂痕清晰可見。美國總統特朗普大念要求其他北約成員國增加軍費的“緊箍咒”;法國總統馬克龍拋出“北約腦死亡”觀點,批評美國帶錯節奏、北約內部缺乏戰略協調;德國總理默克爾則認為馬克龍言過其實;被馬克龍認為對“北約腦死亡”有責任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更直接強硬回懟馬克龍。儘管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努力施展外交手段,設法掩飾分歧,但美歐之間、德法之間、法土之間此起彼伏的爭吵,令北約內部矛盾日益公開化。一些西方學者認為,跨大西洋的裂痕已不是換個美國總統就能解決的,有可能長期持續。

改革方向缺乏共識。法國和德國在11月的北約部長級會議上都提出了各自對北約的改革設想,據德國新聞電視台報導,法德希望在北約中發揮更大作用。然而,一直是北約主導者的美國,豈會輕易讓歐洲國家主導北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質疑德法提出北約改革設想的時機,並辯解稱美國正在恢復在北約中的領導力。

歐洲加強獨立防務的努力也讓美國警惕。出於對“美國優先”、北約似乎難再靠得住的擔憂,歐盟謀求加強自主防務。美方擔心,這會引發北約與歐盟在防務方面“不必要的競爭”,也會對美軍工企業出口形成威脅。難以適應時代潮流。北約是冷戰對抗的產物,所以在冷戰結束後,就一直有聲音認為,北約已無存續的必要。如今的北約,儘管試圖不斷調整自身職能,且努力把觸角擴張到全球各個角落,但是,在世界各國相互深入融合、追求和平發展的今天,這樣一個帶有對抗“基因”的組織,始終面臨自身定位的困惑,也常常成為一些地區緊張局勢的推手。俄羅斯外交和國防政策委員會主席盧基揚諾夫給北約未來把脈說:“若是本質不變,它轉而履行更廣泛的全球性職能就註定會失敗。”

馬克龍認為,恐怖主義才是北約共同的敵人。德國聯邦議院左翼黨團稱,北約所聲稱的目標是讓世界變得更加和平,但“事實並非如此”,尤其是美國,到處建立軍事基地,破壞和平。思路決定出路,格局決定結局。霸權和對抗不可能讓北約尋找到自己的未來。如果罔顧時代潮流,罔顧國際社會希望合作共贏的普遍期待,北約恐怕只會越發與時代格格不入,越發難脫“迷茫”,乃至徹底“找不著北”。

特朗普多次要求歐洲盟友增加防務預算,批評這些國家防務支出不夠。法新社報導,一名北約官員表示:“所有盟國都同意新版費用分攤公式。依據新公式,多數歐洲盟國與加拿大分攤的費用會上升,美國則將下降。這展現了盟國對北約以及公平分攤經費的投入。”目前美國支付費用佔北約預算22.1%,2019年總預算為25億美元;德國則佔14.8%。而依據新版協議,美國將降低出資比例至北約總預算的16.35%,德國佔比將提升至與美國相同,其他盟國也會提高出資比例。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表示,北約的歐洲成員國和加拿大增加的防務開支多於之前的預想。他表示,截至2020年底,這些國家在2016至2020年間預計將總共額外增加1300億美元的支出。斯托爾滕貝格稱,預計到2024年,這些國家額外增加的防務支出累計將達到4000億美元。他還稱,今年將有9個國家達到防務支出佔GDP2%的目標。鑒於北約各國這段時間以來矛盾不斷,媒體對倫敦峰會持悲觀態度。儘管北約宣傳“峰會”是一場成立70週年紀念儀式,但考慮到當前的政治形勢,本次峰會更像是一場葬禮◆

最多點擊

去年在华盛顿拍摄的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新闻发佈会。(图:互联网)

IMF调升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

综合报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月30日发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WEO)中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将从2022年的3.4%降至2023年的2.9%,然后在2024年反弹至3.1%。这是IMF在连续调低或者维持对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后,在数个季度首次调升了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虽然如此,这一预期增速仍低于歷史(2000至2019年) 3.8%的平均水平,因为各国为对抗通胀而提高利率以及俄乌衝突将继续对经济活动造成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