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年末歲尾時

當空氣中飄來臘香味兒,當人們開口閉口“回家的車票買了沒有”,“年貨辦得咋樣了”,年就輕移蓮足,嫋嫋婷婷地來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年一來,各種瑣碎的事就都來了,但無論多累,都是快樂著,因為有個團聚溫馨的家在遠方等著。

我記得那年回家的火車票一直沒有著落,心急的我最後咬牙買了價格不菲的深夜機票。

爺爺奶奶在世的時候,我們總是要回去看一看。

家鄉的年來得親切而熱鬧。最高興 的是奶奶,她不善言辭,只是傾其所   有的年貨,不停地說:“吃果子,吃   果子。”

年貨裡總少不了麻片和灌心糖。那是地道的鄉村手工小吃。

麻片糖是用糖稀混合黑芝麻、花生、米花,錘壓而成的糖。主材料中黑芝麻必定是要新年出的,如果是陳年的舊芝麻,香味會大打折扣;而火候更是關鍵,太大,糖稀容易焦,成品做出來會有苦味,太小,糖的黏合度又不理想。好的麻片糖吃起來,香、脆、甜而不黏牙。“你太奶奶是全村麻片糖做得最好的!”吃著麻糖的父親常不忘讓我瞭解祖輩們。

我並不知道灌心糖是如何做出來的,我只曉得,一口咬下去,黑芝麻或豆粉如煙花般從糖柱裡散落出來,齒唇留香,滿滿的甜蜜。

最熱鬧的時刻是吃年夜飯。大姑夫是公認廚藝高而能幹的人,每到這時都要來幫奶奶掌勺。紅燒魚、肉片筍乾、豆腐肉丸紅薯羹……菜式很多,每一道菜都飄著家鄉特有的味道。

等到菜餚備齊,爺爺就端起酒杯,說:“闔家團聚是人生最高興的事,來,喝杯齊心酒!”說完飲了杯中酒,宴席就此開始。

奶奶很少上桌,她總是在廚房裡忙前忙後,偶爾停下來聽孩子們講外面的世界。她靜靜地聽著,從不插嘴,她的臉上盛著笑意,眼睛裡閃著溫暖的神色。對她來說,孩子們能圍繞在身邊就是最大的滿足。

年夜飯,大人累並快樂著,孩子們則雀躍歡快,在我記憶深處,年夜飯是年味最濃,也是最有儀式感的部分。

隨著時代的發展,年的儀式感也越來越淡,年味也沒了往年的濃烈。物質豐盛的環境下,吃已不是首要的事,大家不畏辛苦地背上行囊,不過是為了親人團圓。闔家團圓,共用天倫,應該是年亙古不變的主題◆

最多點擊

母亲的元宵节

母亲的元宵节

正月十五吃元宵,元宵节是老家村上非常受欢迎的传统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