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富仲总书记吊唁仪式今日举行 阮富仲总书记永存于本市党部政府人民心中 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咖啡店的故事--世界

他已經好多年沒見過這個樣子的她了。
她坐在靠窗的位子,微微側著頭,一手托腮,另一手用調羹攪拌著杯中的咖啡,就像很多年前和他泡咖啡店的時候一樣。
咖啡店的故事--世界

年輕時他們倆都沒什麼錢,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到咖啡店坐坐,聊天,聊他們認識的人,聊讀過的書、看過的電影,聊彼此的童年,聊喜歡吃的東西,聊夢想,聊外面廣大的世界。

那個時候她的眼睛總是閃著光,他在那柔和的眼光中看到憧憬、看到信念、看到他們的未來。

她總是說:幾時有錢了,我要去環遊世界。而他就會說:等我賺了錢,就帶你去環遊世界,去日本看櫻花,去匈牙利看藍色多瑙河,去加拿大看漫山遍野的紅葉,去拉斯維加斯看紙醉金迷……從不覺得那是個無法實現的夢想。

婚後孩子一個接一個出生,他們都希望孩子能在傳統的家庭環境中長大,她便辭去工作,專心在家做家務、帶孩子,不過這也意味著他的負擔更重了,常常得超時工作,有時週末加班也不捨得錯過,在家的時候他都是筋疲力盡,但看到她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條,孩子們健康快樂的成長,每月該付的帳單也從沒拖欠過,他覺得自己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只是他倆再沒有機會去泡咖啡店了,一起喝咖啡也只有每週一兩次早餐桌上的短暫機會,喝咖啡時他們很少交談,偶爾幾句也都是關於孩子的功課、物價、親戚婚喪紅白禮金要給多少等等。

她沒再說過環遊世界的事。他們現在已經有能力到歐洲美洲走走了,他也建議過一兩次,一家人出國旅行,但她表現得興趣缺缺,總是有藉口,說孩子太小、加拿大太冷、拉斯維加斯太熱、旅行團太匆忙、機場出入境太麻煩……,他聽得出那些都只是藉口,但也不想勉強她,這兩年因為新冠肺炎肆虐,旅行的事索性就不再提起了。

而現在,她坐在咖啡店裡,微微偏著頭,攪拌著杯中的咖啡,她的眼光又變得柔和起來,他看著她,不禁眼眶一熱,彷彿穿越10多年的時空,又看見了年輕時候的她,和他一起泡咖啡店、一起談夢想談未來的她。

然而坐在她對面的並不是他。

他剛剛去見了個客戶,在回公司的路上經過這家咖啡店,正好看見她在裡面,坐在她對面的,是一個穿藍色襯衫的男人,狀甚親熱的一隻手放在她的手背上,從他的角度看不見男人的臉。

於是他都明白了。

她不會再有時間和他一起去環遊世界。

他開著車四處兜了一會,才想起自己還沒下班,便打了個電話回公司請了半天假,還是吃中飯的時候,他一點食慾都沒有,在附近的公園坐了也不知多久,又回到剛才的咖啡店,她已經不在那裡了。

他走進咖啡店,坐下叫了杯咖啡,呆呆望著她不久前還坐在那裡的空桌。她想必是趕著回家,敦促孩子做功課、燒飯做菜,保證在他下班後能享受一頓豐盛的晚飯……一幅尋常人家的天倫圖,但他要怎麼面對她?

有人推門進來,逕自走到櫃檯不知說了些什麼,又匆匆要走,但走到門邊時回頭看到他,露出詫異的目光,停下腳步,過了幾秒鐘,彷彿下定決心似的向他走過來:“你也在這裡?真巧。”

這下輪到他詫異了:“你是……?”

“你不認得我了?我姓徐……”

“啊!”他這才想起,是她的朋友,一個出了櫃的男同:“對不起,我沒認出來。”

“我剛剛把東西忘了在這裡。”徐舉起右手,手中是一冊記事本:“幸好他們撿到,替我收起來了。”

“剛剛……?”他看看徐身上的藍色襯衫,恍然大悟:“剛剛是你和她……?”

“是的。你看見我們了?”

他不知怎麼回答。如果剛才和她坐在這裡的是徐,事情就不是他想像的那樣了。徐見他不作聲,  又說:

“可不可以請你裝作不知道呢?也不要跟她提起,行嗎?”

“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一頭霧水:“你們倆,在搞什麼鬼?”

“也罷,既然你都看見了--”徐在他對面坐下來,清清喉嚨:“是這樣的,你們的結婚紀念不是快到了嗎?她想安排一次旅行,正好疫情放緩,觀光業也回復正常了,所以她來找我商量,先瞞著你,要給你一個驚喜。”

“原來是這樣。”他點點頭:“對,我記得她說過,你在旅行社上班。”

“是的,就是對面那一間。”

“沒問題,我就裝作不知道好了。……要去哪裡旅行呢?”

“那就是驚喜的部分了。你還是先不要問吧。”徐露出神秘的笑容,伸手拍拍他的手背。他苦笑,明明和徐只見過一兩次面,但有的人說話時就是會有這樣過分親密的肢體動作,要是有認識他的人正巧在外面經過看見了,會怎麼想?真吃他不消。

“剛才她還跟我說起你們年輕時的事喔,”徐又說:“說你們一直想要去環遊世界,那是你們的夢想吧,她說起那些,眼睛都發亮了,就像個在談戀愛的小女生,可惜你沒看到……”

“我怎麼沒看到?”他呵呵笑起來:“和她談戀愛的就是我啊!”◆

相关阅读